网上疯传英国人说话的hidden rules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

 

文︰林仕功
英国人不是一个容易了解的民族,有人曾经打趣说,在飞机旅程中跟一个美国人同坐,你很快就会知道他或她的身世;相反,即使认识一个英国人好几十年,你仍会感到陌生,好像对他或她的事情所知很少。

破解under-statement

这不无道理,英国人一般彬彬有礼,但性格内敛,说话含蓄。特别在语言方面,英国人说话婉转,喜欢刻意淡化,所谓的”under-statement”,正是此意。其用意是避免让人尴尬,期望对方心照不宣,说话一方能进可攻、退可守,是英国人的说话艺术。但不熟悉他们的人,容易误解意思,甚至以为他们说反话。
最近网上“疯传”的一道帖子,教人如何理解英国人日常说话的真正含义,有朋友传给我看,读后发现帖子拿捏得很准确,值得那些服侍英国老闆的朋友参考,即使是跟英国人不相往来的人,也应该觉得有趣。例如下面节录帖子中的例子,你会觉得说话的人究竟是甚麽意思呢?
That’s not bad
Quite good
Very interesting
这些都是英国人日常挂在口边的说话,但是赞还是弹,就不能单看字面意思了。
That’s not bad是赞,意思接近中文的“不错”,是婉转的说法。英国人说”That’s not bad”,其实是颇为赞赏,即”That’s good”,一般没有例外。相反,Quite good就不一定是赞,很多时候英国人先说”Quite good”,只是为了要提出批评或相反意见,又或者为了提出较好的做法而铺路,真正意思是a bit disappointing。当然,Quite good有时也可以是字面意思,所以听者要看情况去了解真正意思。至于Very interesting,就一点也不interesting。因为英国人这样说,通常指事情很糟糕,甚至觉得荒谬(This is clearly nonsense)。所以当你听见英国人说”Very interesting”,应该想一想,他或她大概是认为事情出问题了。
以上几句都是关乎赞或弹的问题。以下几句则和同意与否有关:
I hear what you say(其实他或她不同意,但婉转地说:听到了。)
Could we consider some other options(我们可以考虑其他选择吗?即是不同意了!但礼貌地用上Could,即表达“不知可不可以”的客气态度。)
I almost agree(我几乎同意你,意思完全相反,他或她其实是不同意!)
I’m sure it’s my fault(这肯定是我的错,意思也相反,其实是有点假惺惺地说:这是其他人的错,但他或她想指出错在哪里。)
有时候英国人装作随意,但不要以为他们不紧张,例如以下是常常听见的开场白:
Oh, incidentally(碰巧说起这方面……其实不是碰巧,他或她很想讲这点的!)
By the way(广东话说“讲开又讲”的意思,但这绝不是随便讲开又讲,其实也是有意要说的。)
I only have a few comments(我只想讲几点。谦虚而已,其实不止几点的,还是拿出笔记簿,详细记下吧。)
是不是觉得英国人很虚伪、很麻烦?这就见仁见智了。其实虚伪的不只英国人,我们中国人也不一样?我们不是最懂以退为进吗?常常说“不会”、“不懂”、“不才”,心里不是觉得自己才是专家吗?硬是要名利双收,不但要人出口捧自己是专家,还要“连赢”谦谦君子的美名!

英国人看英国人

回头说英国人的文化,笔者看过几本探讨英国人国民性格的书,觉得很耐看,而且庄谐并重,值得推荐。其中包括Kate Fox的Watching the English: The Hidden Rules of English Behaviour及Jeremy Paxman的The English,都是英国人写自己的民族,当中自有其见地。

( 独家稿件,谢绝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