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警告:一分钟30亿美元!黄金再度上演“高台跳水”

加拿大都市网

周三(4月19日),金融市场再次上演类似一幕:有人在短短一分钟内抛售了名义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抛单,导致黄金短线急剧跳水。昨日金价一度在巨量卖单打压下急跌,但多头随后卷土重来,金价实现“绝地大反击”。自特朗普当选以来,黄金在特朗普再通胀交易下一度跌跌不休,近期特朗普交易停滞,黄金上扬。对于市场热切期盼的降低企业税和放松监管等亲增长措施,IMF发出重磅警告,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实施的减税和放松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金融冒险行为,这类冒险行为曾导致2008年的金融危机。

昨日重现!30亿抛单从天而降 金价再次上演“高台跳水

欧市盘中,现货黄金白银短线下挫,黄金短线急跌8美元,最低触及1275.60美元/盎司;白银逼近18美元关口,最低触及18.09美元/盎司,跌幅达0.6%。

知名金融博客Zerohedge撰文指出,昨日金市曾上演了类似一幕。伦敦定盘价前,黄金再到巨量卖单打压下短线急剧跳水,但随后震荡走高。

(图片来源:Zerohedge、FX168财经网)

今日,再次有人在一分钟之内抛售了超过2.5万手期货合约,名义价值高达30亿美元,导致金价短线跳水8美元。

 

FXStreet撰文指出,黄金需求持续消退,拖累其跌至1280美元/盎司关口下方。美元基调好转与今日黄金回调走低相一致,而围绕地缘政治风险未爆出新的消息看似也缓解了黄金的上涨压力。

近些日子以来,中东以及美国和朝鲜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使得黄金维持上涨势头。

此外,即将到来的法国大选(周日)仍将作为避险需求的潜在来源,尤其是在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在投票前获得动能的情形下。

永丰金融集团研究部主管涂国彬也表示,“黄金的整体情况非常乐观,因为朝鲜引发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并且升息预期降温。”

法国方面,本周日法国将举行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尽管民调显示中间派马克龙支持率排第一,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排第二,投资者仍保持谨慎观望。

据彭博,黄金在五个月高点附近交投,至少有一项指标显示,升势正在积聚动能。

本周,Comex期金未平仓合约攀升至1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从美国和朝鲜之间的问题到欧洲大选,全球的紧张局势催生了对避险资产的需求。

 

“未平仓合约上升,因为投资者希望在所有的不确定性面前保护自己,”RJO Futures驻芝加哥资深市场策略师Frank Cholly表示。

他说,“地缘政治方面一切都非常紧张,现在的局面就像是个火药桶。”

今年以来金价已累计上涨12%,原因既有对通胀形势的担忧,又有朝鲜核问题、美国打击叙利亚及阿富汗等地缘政治风险。

此外上季度预测金价最准的Intesa Sanpaolo SpA表示,预计今年黄金价格将以上涨收官,理由包括通胀加速升温,以及俄罗斯、叙利亚和朝鲜的政治局势紧张。

该行分析师Daniela Corsini称,今年金价可能呈现V型走势,年中美联储加息的时候料将大跌,然后在年底前反弹并触及每盎司1350美元。

不过,根据渣打银行分析师们的最新分析,相对强弱指数(RSI)暗示当前黄金价格处于超买状态,在未来数日可能对金价造成拖累。

美国30年期国债价格跌幅扩大至一大点,收益率升至2.88%;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盘中高位2.22%。

IMF重磅警告:特朗普降低企业税率的提议或引发新一轮金融冒险行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三警告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实施的减税和放松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金融冒险行为,这类冒险行为曾导致2008年的金融危机。

IMF在其半年度《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表示,在过去的6个月中,因强劲的全球经济增长和提高银行收益的高利率,稳定性所面临的风险总体上出现降低。

但其同时表示,已经高度杠杆化的美国公司可能无法将现金流从美国共和党的税收改革提案转化为能帮助可持续增长的生产性资本投资。

相反,IMF表示,多余的现金,其中可能包括被跨国企业遣返海外利润,或引向如金融资产收购、兼并和派息一类的风险。根据该报告,这种诱惑在信息技术和医疗保健行业最高。

“税改带动的现金流动可能主要流向承担大量金融风险的行业,”IMF称。“过去数十年,金融系统断断续续的严重动荡局面,都与这种风险有关。”

报告指出,以往的大规模税改往往会带来金融冒险行为升温,包括1986年的税改以及2004年的企业税汇回“优惠期”。这两次行动都导致杠杆增加,之后经济分别在1990年和2008年陷入衰退。

如果美国就业市场没有太大余地来消化特朗普税改和支出计划的刺激,那么通胀和利率升幅可能远超过预期。IMF称,这会加剧市场波动,并让已然捉襟见肘的资产负债表面临偿债成本提高的问题。

IMF补充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转向贸易保护主义,还可能降低贸易和资本流动,减缓经济增长并打击市场信心。

IMF表示,实力较弱的企业“可能因金融状况收紧而承压,”并指出因此所致的损失可能由银行业、寿险业、共同基金、退休基金与海外机构承担。

报告敦促美国政策制定者对企业杠杆升高及信贷品质下降保持“警觉”。报告表示,目前正在讨论的削减债务融资激励措施的税负举措–包括取消对债务利息成本的扣减,或有助于降低杠杆风险。

IMF表示,美国金融监管规定有“微调”的空间,但警告不要对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更高的美国银行业资本要求进行“大规模稀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