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的中年人:作为中国移民,我如何在加拿大成为一名牙医?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

移民的意义就在于挣扎着去遇见更美丽的自己

文/谢斌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在你喜欢的的城市,做你喜欢做的事!

2004年3月,我遇到了这个我喜欢的城市。

那是刚结束了一年在卡尔加里的公派学习,回国时路过温哥华。在22路公交车在Downtown的终点一下车,推开几座银行的高楼,街道的尽头是还戴着白围脖的北岸的群山,眼前脚下就是Sea Wall的步道,一路迤逦前行,穿过Stanley Park的大森林氧吧,路过有懒洋洋的乌龟晒着太阳的Lost Lagoon……有山,有海,有离城市这么近的森林,有闹市,也有拐个弯就很幽静的小公园,可以在一天内上山滑雪下海划船,也总能在一天到晚任何时段看到有人跑步。我对温哥华一见钟情。

加拿大都市网

谢斌热爱运动,图为他在跑步。

不过,在申请移民之后的漫长等待中,有些东西就一点一点的淡了,我一直在反复问自己同一个问题:除了牙医,我还会做什么事?

2006年10月正式登陆,很快我在Downtown爱马仕的楼上叫GYU的铁板烧找到了中餐的工作。儘管在后厨切掉半个手指甲血流如注,儘管被香港老板骂,但是那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第一次挣到小费,$20。直到当上牙医我都觉得小费这个东西其实挺好的,它让我有服务意识,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公立大医院裡等着病人排队挂号来看牙的副主任医师了。

5周以后,我接到了加拿大最大的烤瓷牙加工厂AURUM在温哥华的分部打来的面试电话,这样我得到了这个跟牙医梦的距离又近了一点的牙科技师工作,我负责包埋蜡型并铸造切割,并给黄金牙冠抛光。我每天6点钟起床提前一个小时赶到lab,为了免费停车,也可以再多读一会儿书,5点钟下班6点钟到家做饭吃饭带上第二天的午餐,然后就开始了主要就是查单词的学习。大量的生词扑面而来,不停的查单词,甚至有很多生僻的专业词彙很难查到确切的中文翻译,每天只有2-3页的进度,蜗牛一样前行,凌晨1点抬起头来看看考试推荐的100本专业书籍的书单,我怀疑自己到底能走多远了。

周而复始,终于迎来了考试,又是漫长的等待,结果出来只有78分,试着申请一下UBC, 回复我明年再考。2008年10月,我回到国内疗伤。这裡有我的亲人,有发小,有熟悉的牙医工作,可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夹生的米饭,我觉得自己其实已经开始排斥这个从小长大的环境,幻想回到温哥华。这时候读到一个非常励志的老鹰的故事,不知道真实与否但对我触动很大。据说老鹰在成年之后因为沉重的羽翼和过度弯曲的喙让他很难捕猎,就会在悬崖上筑巢,然后脱掉沉重的羽衣用力摔断自己的喙,等到新的羽翼新的喙长成就可以再次搏击长空开始第二次生命。

2010年10月,我在枫叶卡就要过期之前再次回到温哥华,开始在悬崖上筑巢。也有犹豫徬徨的时候,但是这一次有了强有力的后盾。在国内是放射科医生的老婆选择在日本料理当waitress来支持我全职学习,我只偶尔打些零工,送送报纸,Richmond夜市做锅贴,UBC菜店搬菜,和平饭店waitor。有一次我从早上10点不间歇地刷盘子直到晚上10点,边刷边告诉自己,爷跟你拼了,拼不过去,就一辈子这样刷盘子吧。

加拿大的牙医考试一共五关,每一关只有3次机会,3次失败就不能再进行下一个考试。其中最难的一关就是技能考试,仅仅报名费就$6500。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会在培训班裡遇到志同道合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牙医战友,一关一关的考试大浪淘沙,每一次站起来抖抖灰土回头望一眼倒下的战友继续悲壮前行,当我最后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straight A的战绩通过考试的时候,老婆却悠悠的说了一句: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你考不过去,因为我觉得你比他们都强!至此我明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哲理:人生需要克服的困难确实很多,最难的却是要战胜那个不自信的自己!因为不自信,就浪费很多时间在考虑如果不成功怎么办,就给自己留很多退路,就不够专心学习;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更难成功!

2014年3月,我在温哥华西区有了自己的牙医诊所,11月,可爱的女儿在温哥华出生。我的故事被放在加拿大政府的官方网站裡鼓励新移民努力奋斗,我自己也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一晃移民10年了,我常想,移民的意义,甚至人生的意义,也许就是努力着挣扎着去追求幸福,去遇见那个更美丽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