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岛酒庄老板的回忆录:白手起家在加拿大开酒庄

加拿大都市网

 
 
 
移民创业分不同的层面,小富则安是一种选择,生意经过最初的艰难逐渐稳定,安心地养儿育女,享受生活,这样的生活平静安详;也有人不满足于现状,有心劲再上一个台阶,追求理想,创立品牌,他们的经歷更加跌宕起伏。华裔中有这样一些创业者,他们在生意上有进取心,力争上游,像养育婴儿一样,培育自己的品牌。
选择创品牌就像爬山,走上一条比平地更难走的路,沿途有更美妙的风光,登上高峰后也有更大的成就感。记者採访的几位创业者,生意做得有大有小,共同的特点是,他们有远大的目标,遇到困难不轻言放弃。

图文:记者董清霞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中国之家到鹭岛酒庄

因为在2010温哥华冬奥会上成为“中国之家”的鹭岛酒庄(Lulu Island),其品牌如今已广为人知。成为“中国之家”,只是他创品牌路上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插曲,背后的是长期的努力和坚持。酒庄宽阔而大气,有酿酒车间和自己的葡萄园,据老板John(张忠楠)介绍,他们的品酒室是加拿大最大的。该酒庄目前是加拿大出口中国冰酒最多的,也是出口中国各种酒量总数最大的,冰酒产量在卑诗省200多家酒厂中佔55%,一年出口50个集装箱的酒。
移民后转行做酒厂,John走过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回顾自己创品牌的道路,他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说:“重要的是坚持,看长久而不是看短期利益。”

加拿大都市网
John在中国烟台国际葡萄酒大赛中获得金奖。

申请办厂用了一年半

John的办公室在酒庄的楼上,刚上楼梯,就有三条大狗冲下来迎接。他和太太一起创业,带三条狗一起上班。John在台湾学的是电子,27岁时与4个同学一起创业,做电子产品零件外销。在40岁左右的时候,他把公司卖掉,到加拿大旅游,看到Canadian Tire这类的大型商场,很惊讶,想把DIY的概念带到台湾去。但在开了水电材料DIY商场后才发现,DIY在台湾并不适合,于是转向为工厂大楼建筑用的水电材料。生意逐渐做大,成为当时台湾第三大的水电材料批发公司。

到加拿大旅游时,他很喜欢加拿大的人文环境,就申请了移民。后来不想结束事业,想放弃移民时,移民批下来了。1998年报到,John成为“空中飞人”,太太和女儿留在温哥华。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在为放弃事业还是放弃移民纠结。后来,还是因为喜欢加拿大的生活,将公司卖掉,彻底移民了。刚来时,他家住在Delta,邻居是早来的移民,带他去摘蓝莓。他没见过这么多新鲜蓝莓,就一下子买回100多磅,自己发酵酿酒。做出来味道不错,太太说:“我们开酒厂好了。”

有了这个想法,他们就去参观酒厂。遇到了一个年轻的西人酿酒师,是酿酒学校毕业的,二十六七岁,愿意为他工作。他不想买一个酒庄,而想自己申请,没想到手续那么麻烦。当时他是烈治文第一家申请成立酒庄的,连律师都不知道怎么申请。要在市政府开公听会,与警察局开会,还有其他旷日持久的程序,一共用了1年半才批下来。

亚洲人办事有冲劲,他以为很快就可以开张,就租了房子,买了仪器设备,让酿酒师到他家上班,还再请了两位员工。不能开张,他们就做样品酒。在家里的工具房做了300多种样品酒,从早晨9点到下午5点,一直品尝样品酒。不能光靠嘴品尝,还要检验留下数据。

旧品牌被抢注 重建新品牌

“那时候没想过,要是开不成怎么办?”他说。开张前2个月,酿酒师离职了,他只能自己上了,经过潜心钻研,现在他已经成为得了很多国际大奖的酿酒师。开业后遇到很多曲折,曾有9000公升的酒,做得不够好,就直接当废水排掉了。

加拿大都市网
John在中国之家的纪念画前面。

2001年公司开张,是在烈治文Minoru路的旧址,用的是Blossom的名字。开业后连连续亏了两年,每个月都亏1到2万元。还要继续做吗?当时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他说:“卖酒是卖品牌,品牌是慢慢建立起来的。”
第三年酒庄才开始赚钱。来门市买酒的人慢慢多了,他也将产品外销到日本、台湾、香港,明确了要走外销为导向的方向。为什么三年才赚钱?他说,酒的品质慢慢得到了市场的肯定。一定要诚实地做产品,如果勾兑,顾客一尝就知道了。
他原来用的品牌Blossom在中国没註册,在销售中国市场很顺利的时候,品牌被渖阳一家企业抢注了。无形资产就这样失去了。2009年,他重新创立新的品牌鹭岛酒庄(Lulu Island)。
为什么取这个名字?他说,烈治文古时候的名字就叫鹭岛,一提这个名字,西人就想到烈治文。而且这个名字在亚洲人看来比较洋气。

20万税变100元申请费

鹭岛酒庄的新址,是2006年买地,2008年开建,2009年7月开张的。他买的是农业用地,认为酒庄是农业,不是商业,不是工业。但政府忽然要他交20几万的都市发展金,认为他生产酒是工业,卖酒是商业。他让建筑师与政府沟通,应收金额改为18万多,但必须1个月内交。
John说:“这违反我个人的逻辑。”他找律师,想起诉市政府,律师不接这个案子。他于是自己写信给市长,讲自己的道理,认为自己做的是农业,在Okanagan、Delta的农地开酒庄都不用交这项费用,烈治文市政府的做法是不对的。
在农业区开酒庄,在烈治文是第一家。市政府开了公听会,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结果是,将20几万的都市发展金取消,只需要交100元的申请费就可以了。这个案例后,在烈治文的农地开酒庄就不用收这项费用了。

“中国之家”一波三折

让酒庄万众瞩目的“中国之家”,申请过程也是一波三折。有一天,参加2010年冬奥会的中国运动员“中国之家”筹备人员来酒庄找John,谈了想用他场地的意向。John表态,愿意免费提供场地。那时筹备人员已经在温哥华看了六七个场地,觉得鹭岛酒庄比较符合要求。临走时,就口头确定用这个场地。

“这个机会是老天给的,我不认识他们。”John说。当时离“中国之家”开放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要办的手续很多,遇到的阻力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有一些西人反对,认为在鹭岛酒庄办“中国之家”阻碍交通,影响生态。其实运动员出入坐的是大巴,交通流量并不大,为此还开了公听会。等批下来,还在酒庄前面预留了示威区,供可能有的示威人士使用。
在奥运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酒庄每天下午4点以后就不能接待客人了,专供中国运动员使用。那段时间,营业额下降了,但后来上升的营业额,把损失补回来了。

经营者没有行业之分

John在台湾和加拿大做过三种生意,行业各不相同。为什么都可以成功?他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说:“一个经营者没有行业之分,不管做酒厂、宾馆都可以做好。经营者需要很强的逻辑基础,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分清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走对的路。做合理的事才能长久,不合理的事,即使一时成功也是短暂的。开公司,需要把自己修炼成一个经营者。”

“台湾有句俗话:戏棚下佔久了,就瞭解整个故事了。”他解释说,从业时间久了,就瞭解行业了。他认为,华人的优点是勤奋、聪明、业务能力强,懂得控制成本。如果具有以上四点素质,再加上胆识,加拿大就是你的天空。在亚洲,有可能短期内捞到一大笔钱,但在加拿大,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