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醫療系統即將發生的5件事!

加拿大都市网

杜鲁多。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網】周二在渥太華,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與13 位省長將自 COVID-19 以來,首次同桌會議,商談新的長期醫療保健資金協議。

雖然目前仍有一些重大分歧需要商談,但雙方都對達成協議持樂觀態度,商談內容包括渥太華政府願意投入的資金,以及各省所承擔的責任。

疫情兩年多來,省長們一直在要求達成一項新協議。杜魯多政府也一直在觀望,直到 COVID-19 疫情基本結束。

撥款金額

今年,加拿大預計將向各省和地區撥款近 880 億,用於衛生、教育、社會支持和平等化。「醫療轉介撥款」(Canada Health Transfer,簡稱CHT) 為 452 億加元,占其中的 51%。

在 2022-23 年的預算中,各省預計將在醫療保健上花費 2037 億。渥太華的撥款占其中的22%。各省希望將這一比例提高到 35%,這意味着僅今年一年就將增加 260 億。

多倫多大學衛生政策、管理和評估研究所名譽教授馬齊爾頓(Gregory Marchildon)說:「 對CHT撥款的增加是一直存在的,但我從未見過如此大的增加。」

杜魯多計劃在周二提出,但不會立即增加 260 億加元,渥太華政府對此保持沉默。

隨着經濟增長,自 2017-18 年以來,CHT 年增長率平均為 5%。在過去 10 年中,CHT 增長了 67%,從 2012-13 年的約 270 億增至 450 億。2016 年一項新的 CHT 協議的嘗試失敗,導致渥太華與各省和地區之間達成協議,從 2017-18 年開始,在 10 年內共享撥款 115 億加元,以改善心理健康和家庭護理。

爭取問責制

在加拿大各省提供着自己的醫療保健。在大多數情況下,聯邦政府會提供資金,而各省則決定如何使用。

1984 年通過的《加拿大衛生法》為加拿大衛生撥款的接受者制定了指導原則,不遵守這些原則可能導致渥太華政府收回撥款。

杜魯多明確表示,聯邦醫療轉移的任何增加,都必須由省級問責制來表明結果。聯邦政府對各省在COVID-19 期間進行的醫療保健轉移缺乏問責制感到沮喪。杜魯多堅持,新的資助協議不該是這種情況,並且正在考慮將 CHT 的年度增長與針對特定問題領域相結合,例如醫護人員的保留和培訓,獲得家庭醫生的機會、手術積壓以及數據收集和共享。

缺乏共享數據

缺乏數據是加拿大聯邦制系統長期存在的問題,13 個獨立的醫療保健系統彼此並肩工作,但不一定協同工作。

聯邦衛生部長杜克洛(Jean-Yves Duclos) 於 11 月首次公開提議與各省就衛生資金展開談判,如果各省同意建立「世界級衛生數據系統」,聯邦政府將加大加拿大衛生撥款。

卑詩大學人口與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麥格萊爾(Kim McGrail)說:「這是了解我們在做什麼、誰在接受服務、我們是否在做出改進的基礎。數據影響了我們思考衛生問題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個體患者的健康狀況。」

在大流行期間,從追蹤 COVID-19 病例數到報告疫苗的不良反應,加拿大數據的差距以多種不同方式阻礙了國家衛生應對措施。跟蹤手術積壓和其他有關衛生系統運作情況的信息也是如此。

因為該技術不兼容,從一個省移居到另一個省的加拿大人無法了解他們的就診記錄。這樣的問題甚至存在於省內,不兼容的技術甚至導致醫院和診所之間無法互通病患的記錄。而解決這個問題代價高昂。上周,新斯科舍省政府簽署了一份 3.65 億的合同,為該省帶來新的電子醫療記錄,該記錄或許可能與其他省級系統兼容。

安省和魁省表示願意與渥太華政府就數據進行合作,其他省份目前對此不太堅定。

有尊嚴的老去

省級領導人已經同意渥太華對改革加拿大長期護理院的必要看法,具體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仍有待商榷。

杜克洛表示,幫助加拿大人「有尊嚴地老去」是渥太華新醫療保健協議的優先事項之一,長期護理在其中發揮着重要作用,家庭護理也是如此,2017 年的協議已經開始推動這方面的改進。

疫情爆發導致數千人死亡和老年人們過着悲慘的生活,這種大流行病更為突出了全國各地療養院的慘淡狀況。軍隊和紅十字會介入以提供幫助。在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加拿大在世界富裕國家長期護理中有新冠致死的最差記錄。

隨着需要專業護理的人數每年都在增加,而願意提供這種護理的護工人數量卻在減少,幾個省份已經宣布計劃增加居民每天接受護理的小時數,並為越來越多的壽命更長、認知和身體障礙更嚴重的老年人建造新的空間。

一些省份已經宣布計劃增加居民每天接受護理的小時數,並為越來越多的長壽老人建造新的空間,這些老人的認知和身體損傷更加嚴重。

聯邦政府在大流行期間設立了10億的「安全長期護理基金」,以幫助支付即時的感染預防和控制措施,阻止病毒的傳播。政府還撥出30億幫助各省使養老院符合國家標準長期護理的設計和運作,目前用於交付這筆款項的具體協議尚未與各省簽署。

各省達到這些標準,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特別是在涉及到勞動力的問題上。在未來 10 到 15 年內,加拿大將需要超過 10萬名新的個人支持人員,以便為居民提供足夠的護理。

必要的工作人員

加拿大護士協會(Canadian Nurses Association)主席西拉斯(Linda Silas)表示,如果聯邦或省級政府找不到辦法說服醫護人員留在加拿大各地的醫院、診所和長期護理中心,那麼他們的任何崇高目標都將無法實現。

醫護人員短缺一直是加拿大公共衛生危機背後一些最嚴重問題的共同主題。由於沒有足夠的工作人員來治療緊急傷害和疾病,數十家急診室被迫暫時關閉或減少工作時間。加拿大醫學協會估計,將近 500 萬加拿大人沒有家庭醫生。數十萬加拿大人正在等待名單上等待手術和診斷。

衛生工會和專業協會希望制定一項全國性的策略,讓醫生、護士和個人支持人員繼續工作,並培訓新員工以加強他們的隊伍。安省的護士也對限制每年加薪百分之一的法律表示不滿。

加拿大衛生信息研究所的數據顯示,由於應屆畢業護士的供應量仍在增長。然而,許多人選擇不擔任全職職位,現有工作人員越來越多地考慮提前退休。自大流行以來,這項工作的要求越來越高,加上從事這項工作的人越來越少,甚至造成了聯邦衛生部長所說的危機。

 

V08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豆浆比牛奶有营养?专家列7大好处 降胆固醇抗癌能力超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