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接種疫苗仍可能丟工作!原因令人尷尬……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我不反對疫苗政策。我完全支持它,」現年43歲,在俄羅斯接種了Sputnik V疫苗的註冊護士Denis Varaka說道。

在多倫多綜合醫院(Toronto General Hospital)的重症監護室,Denis Varaka在疫情高峰期間護理病情最嚴重的COVID-19患者。但他現在卻在擔心自己會因為打了兩針錯誤的疫苗而丟掉工作。

他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只不過,他註冊的是俄羅斯Sputnik V疫苗。

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數百萬人接種了俄羅斯的疫苗,但該疫苗仍未得到世界衛生組織(WHO)或加拿大衛生部的正式批准。包括多倫多綜合醫院在內的多倫多大學健康網絡(UHN)要求所有員工都要全面接種疫苗,但Varaka透露,他的僱主告訴他,他打的兩劑疫苗不算數。

Varaka說,幾周前,當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失去護士工作時,他很震驚:「我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

對於Varaka來說,保住工作的唯一辦法似乎就是迅速打兩劑已獲批准的疫苗。但他說,他擔心這麼快就多打兩針對健康的影響,因為他是一名癌症倖存者。

許多其他在海外接種疫苗的國際學生和工人可能會發現自己不得不做出類似的艱難選擇,因為全國各地的工作場所和機構都出台了各種疫苗規定。

以多倫多的大學健康網絡(UHN)為例,這家教學機構通常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醫生來實習。

 

“我以為我在做一件好事”

Varaka說,8月下旬,一封發給員工的電子郵件解釋了UHN的疫苗政策。為了獲得接種疫苗的資格,員工需要在10月8日之前接種兩劑世界衛生組織批准的疫苗。

郵件中說,如果不這樣做,員工將會短暫停職,如果仍達不到標準,則會被解僱。

然而實際情況是,今年春天,Varaka前往俄羅斯照顧生病的父親。

他說,當時他知道他可以在加拿大接種一劑COVID-19疫苗,但第二針的時間不確定,可能要等幾個月。

Varaka說,這就是為什麼他和他的室友兼朋友、同樣是俄裔加拿大人的Vlad Bobko決定,最好打兩劑Sputnik V疫苗的原因——他們要在俄羅斯呆兩個月。

45歲的Bobko在多倫多的家中說道:「杜魯多提到,最好的疫苗是現有的那種……對我們來說,就是兩針Sputnik V疫苗。」

Varaka說,他對疫苗進行了大量研究,並與俄羅斯的一名醫生進行了交流。

「我認為我在做一件好事,」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我自己接種疫苗,當我回來的時候,我是在保護我的病人。但結果卻完全相反。」

據了解,Sputnik V沒有在UHN的授權疫苗清單上,因為它還沒有得到加拿大衛生部的批准。世衛組織也沒有授權將其用於緊急用途。這個全球機構已經考慮這款俄羅斯疫苗申請幾個月的時間了。

大學健康網絡的一名發言人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只有經世界衛生組織批准的疫苗才會被認為是可以完全接種的疫苗:「我們為大量免疫缺陷患者提供護理,對於我們的病人和工作人員來說,需要一個儘可能安全的地方。我們目前的疫苗接種率為95%,目標是接種率達到100%。」

CBC News問及如果Varaka在截止日期前未能達到疫苗接種要求是否會被解僱,一位發言人寫道,UHN不會對個別員工發表評論。

 

請求定期測試或寬限時間

Varaka說,他要求特殊考慮:定期進行COVID-19檢測,或者在注射批准的疫苗之前,給予6個月的寬限期,以保住自己的工作。

他說,Sputnik的疫苗製造商Gamaleya研究所建議他隔6個月再注射新疫苗。

現在距他在莫斯科打第二針已經三個月了,但Varaka說,他的僱主告訴他,立即重新接種疫苗是他唯一的選擇,他無法獲得延期寬限。

Varaka說道:「我不反對疫苗政策。我完全支持。我覺得我已經接種了疫苗,但不管現在發生了什麼,對我來說都是無稽之談。我感到非常非常難過,我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在一份聲明中,代表Varaka的安省護士協會(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也表示,他們認為Varaka的選擇有限。ONA寫道:「根據《安省勞工關係法》,他們有義務代表成員,並且ONA指示成員就與疫苗接種和自身健康相關的問題尋求專業的醫療建議。」

 

疫苗和工作場所

如何處理在海外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一直是加拿大機構面臨的一個挑戰。

例如,紐芬蘭紀念大學(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以研究如何處理拒絕接種疫苗的學生和教職員工,以及可能已經接種疫苗但仍未達到該大學合格接種標準的即將入學的國際學生。

Memorial有一項疫苗任務,要求所有學生和工作人員接種世界衛生組織批准的疫苗。學生們必須在10月份之前遵守規定,才能在校上課。

該大學的病毒學和免疫學教授Rod Russell是委員會的成員之一,他說,該大學已經同意採取允許留家的疫苗政策。這意味着,如果一名員工拒絕接種疫苗,或接受了不符合標準的疫苗,他們可能會選擇在家或在隔離的辦公室工作。

Russell預計今年紀念大學將有大約2000名國際學生,其中許多人可能受到大學疫苗規定的影響。

Russell透露,做出這個決定是為了在維護政府法規和確保人們不鑽空子之間找到平衡:「我們會找到另一種方法來監控它們。」同時他說,對於像Varaka這種情況的人,應該有一些適應措施,比如常規檢測。

 

重新接種疫苗的安全性

 

薩大(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的病毒學家Angela Rasmussen說,向Varaka提供的重新接種疫苗的選擇「可能是安全的」。

她說,她今年春天在美國注射了一劑強生疫苗後,今年夏天又注射了兩劑輝瑞疫苗。

和Russell一樣,她承認關於這個話題的研究仍然有限,但她說,她覺得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混合接種疫苗是安全的。一些免疫功能低下的加拿大人甚至被鼓勵接種第三劑疫苗以增強免疫力。

「雖然這是傳聞……但人們正在接種不同的混合疫苗,我還沒有聽說有人出現嚴重的不良反應,」Rasmussen說道。

儘管如此,Rasmussen仍認為Varaka的經歷是疫苗授權的負面影響:「疫苗授權通常很好,但我們通常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即人們完全接種了疫苗,然後必須向接種疫苗國家以外的另一國證明自己接種了疫苗。」

Rasmussen說,像Varaka這樣的案例,應該有一個醫療豁免程序。

Varaka說,當他向他的僱主和工會詢問他的情況時,他沒有其他選擇。他說,在ICU艱難的條件下治療COVID-19患者幾個月後,這(種結局)尤其難以接受:「這太令人不安了。我簡直不敢相信。」

 

(編輯:北極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nurse-covid-vaccine-sputnik-job-1.6122589)

(圖片來源pixabay,僅作說明使用)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52个溜冰场将陆续对外开放

【Cyber Monday】电动高压清洗机 绿色6.6折$202.5

捡漏价! Keurig K-Slim单杯咖啡机 低至$49.99

再度爆冷!摩洛哥2:0比利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