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新冠疫情何时结束?对照人类历史上的大疫情演变

加拿大都市网

(1918年10月,密苏里州大流感期间,圣路易斯红十字汽车队戴着面具的妇女在救护车后面拿着担架执勤。来源美国国会图书馆)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新冠病例再次激增,在2022年伊始,有一个问题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迫切:COVID-19将在何时结束?

全球范围内传播的传染病,轨迹变化很大,取决于疾病的类型、时间、政治和现有的医疗保健质量。有时,一个疫情在它不再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之前,我们早就认为它已经结束了。

回顾我们以前的一些全球性疫情,可以让我们了解COVID-19在流行病学和社会方面会如何结束。

1918年大流感

1918年春天,第一波致命的流感开始蔓延。大约5亿人,占当时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被认为在这次大流感中感染了病毒。

最早的病例之一是1918年3月在美国堪萨斯州发现的,尽管流感最初看起来很温和,但很快就变成了毁灭性的疾病。

人们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倒下。整个城镇的人都躲在室内,街道上空无一人。由于殡仪馆不堪重负,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所学校开始存放死者,并定时展示死者以供吊唁。

与COVID-19类似,这种疾病也是一波接一波,每当人们觉得他们似乎已经战胜了病毒,但新一轮的病毒又来袭击。在1918年和1920年之间大约发生了四波疫情,1918年秋天的第二波疫情导致大多数人死亡。

由于没有疫苗或治疗方法,人们试图采取我们熟悉的公共卫生措施:戴口罩,不鼓励公共集会,并试图把商务移向室外。

它是如何结束的?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和医学史助理教授怀特(Alexandre White)表示,我们对1918年大流感如何在流行病学上结束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怀特说:“一般的假设是,流感要么变得更加温和,要么最终影响了足够多的人,以至于它不再有人口可以影响到如此大的规模,从而可以继续流行。”

从本质上讲,病毒要么进化得更温和,要么就是在人群中肆虐。

耶鲁大学医学史教授罗杰斯(Naomi Rogers)说得更简单:“它用完了所有的人”。

这意味着在病毒消散之前有大量的死亡人数。当时全世界大约有5千万人死亡,其中加拿大有5万人死亡。

天花

天花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唯一一种我们通过接种疫苗完全根除的传染病。这一壮举是在疫苗发明近200年后实现的。

那些患有天花的人全身都会出现红色的水泡,鼻子和嘴巴周围也会有病变,还有类似流感的症状。在埃及木乃伊上的考古发现,这种病毒已经存在了大约3000年。

大约每10个感染者中就有3个会死亡,多年来,它引起了许多不同的疫情。

第一种天花疫苗是在18世纪末发明的,并在不久之后被广泛接受。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世纪60年代发起一场雄心勃勃的疫苗接种运动时,天花其实已经在北美和欧洲被消灭了。但天花当时仍在南美、亚洲和非洲肆虐。

罗杰斯指出,有一种感觉是,宣布一种疫苗意味着对应的疫情结束。但在第一种脊髓灰质炎疫苗问世十多年后,美国才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

她说:“疾病不会因为你宣布有了有效的疫苗而结束,这是我们通过COVID时学到的东西。”

我们能通过疫苗消灭掉COVID-19吗?

我们能够根除天花,是因为它一种只属于人类的病毒,这意味着它只能在人类之间传播,而不像许多流感病毒那样有动物载体。怀特解释说:“据推测,新冠病毒在传染给人类之前,是先在动物身上感染的,携带有动物载体的病毒总是有可能以新的人类病原体的形式再次出现。”

那些患有天花的人也有明显的皮肤病症状来识别他们,这在大多数呼吸系统疾病中是不存在的。

“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未根除过一种呼吸道疾病,”罗杰斯说。

艾滋病

虽然艾滋病背后的病毒在流行病学上与COVID-19不同,但艾滋病危机在20世纪80年代席卷美国和世界时,突出了社会中的不平等,并对社会行为和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与COVID-19类似。

艾滋病病毒是一种攻击免疫系统的病毒,通过直接接触某些体液(如血液或精液)传播。

如果不进行治疗,艾滋病毒会导致艾滋病,这是一个感染的晚期阶段,如果不进行治疗,三年内就会导致死亡。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大约有3630万人死于艾滋病。

艾滋病是何时以及如何结束的?

艾滋病还没有结束。目前仍然没有治愈艾滋病的方法,也没有疫苗,尽管有一些候选药物正在试验中。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2020年约有15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有68万人死于与艾滋病毒相关的原因。

然而,在北美,广泛获得可靠的治疗方法使艾滋病毒感染者能够过上完整的生活,而不必担心死于艾滋病或传播病毒。这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通过阻止病毒在体内复制而发挥作用。

辉瑞公司治疗COVID-19的新抗病毒药实际上就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这是一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最早就是为治疗艾滋病毒而开发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轻易获得这些药物。

罗杰斯说:“现在,艾滋病被认为是一种传染病,反映了这个国家的资源状况。”

怀特指出,通常情况下,当一个疫情在较富裕的国家或西方世界内的威胁减少时,我们就认为它已经“结束”。艾滋病毒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COVID-19会走向何方?

COVID-19疫情会不会在人类中继续肆虐,然后进化到足够弱,不再是全球疫情病级别的威胁?它是否会成为一个季节性问题,通过每年的疫苗接种来控制?富裕国家会不会通过疫苗接种或新的治疗方法在地区内征服COVID-19,然后认为新冠疫情已经结束,而它却在低收入国家蓬勃发展多年?

当我们试图将历史上的疫情教训应用于当前或未来的病毒时,永远没有一个直接的答案。

罗杰斯预测,最可能的情况之一是更接近于1918年的大流感,COVID-19最终成为季节性的、更温和的病毒。

她补充说,在文化观念上疫情的“结束”,我们也可以看到类似于艾滋病的情况,“我们可能认为它已经结束,但它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结束”。

但与1918年不同的是,当时人们所能做的只是等待流感的演变,直到它变得更弱,而我们现在了解这种新病毒是如何工作和传播的。我们有疫苗和其他治疗方法,要么已经存在,要么正在进行,以对抗COVID-19,并避免大规模的死亡。

怀特说:“如果我们对COVID-19的接受迫使我们接受一个数十万或数百万人继续受到感染或面临严重疾病和死亡风险的世界,我将感到不满,非常不满。”

“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努力付诸实践,实施我们知道将拯救生命的有效做法,那么我们应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思考一下我们将给我们的孩子留下什么样的社会。”(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北韩新增9610宗发烧病例 首次单日少于1万宗

研究:加拿大的抗疫表现胜于大多数G10国家

安省新冠疫情 周六528人染疫入院

确诊与住院患者激增!魁省建议65岁以上人士重新戴上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