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改成兩年一屆?著名教練炮轟足協向錢看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利物浦教練高普(Jürgen Klopp)似乎知道為什麼國際足協如此堅定地為兩年一次的世界盃建議爭取支持,他不滿明顯的經濟動機。「最後,一切都是為了錢,就是這樣。」

在德國,拜仁慕尼黑主教練拿格斯文(Julian Nagelsmann)同樣擔心,如果頻率翻倍,對國際足協這項旗艦賽事的影響。

「我不贊成這種做法,」拿格斯文說:「一方面,它加重球員的負荷,導致世界盃『貶值』。如果它發生得更頻繁,它就不會有同樣的重要性。」

在國際足協的磋商過程中,前阿仙奴領隊雲加(Arsene Wenger)並沒有在本周的媒體演說中強調這種不同意見。作為國際足協全球足球發展主管,雲加正在推進一項令當今足球界兩位人氣教練十分關注的願景。

高普在三星期之前,獲得了國際足協榮譽,從雲加手中獲得了年度最佳男教練獎。「我敢肯定,世界上沒有任何一項運動能像它這樣無情地安排日程,世界上有更多體能要求更高的運動,比如田徑、馬拉松賽跑,但它們不會一年跑203040次,其他體育運動沒有這個日程。」

「我們都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不管人們怎麼說,這是為了給不同的國家機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更多的球隊參加世界盃。」

但高普最終認為,這些政治爭論不過是為國際足協賺更多錢的幌子。「很好,」他說:「我們這樣做不是為了錢,而是因為我們喜歡它。這就是我們創立它的原因,當然我們也得到了很多錢。」

「但最終,在某一點上,有人必須開始理解,沒有球員,沒有這場精彩比賽中最重要的元素,我們就打不了比賽,事情就是這樣……沒有人比球員更重要。」

國際足協本周派了多位前足球員飛往卡塔爾,名義上的磋商過程的一部分,當中包括巴西名將朗拿度(Ronaldo)、前丹麥門將舒米高(Peter Schmeichel)和澳洲紀錄射手卡希爾(Tim Cahill)受邀參加新聞發佈會,支持改變自1930年首屆世界盃以來的4年一度的世界盃周期。

但來自體育界活躍人士那裡的支持並不那麼明顯。

拿格斯文說:「日程安排如潮水般湧來,越來越多,有時很難控制。我們所有人,尤其是在德國和拜仁,都必須努力控制在合理的財務範圍內。如果我們有越來越多的比賽,無論是國家比賽還是球會比賽,那麼球隊規模就會變得越來越大,成本就會激增。這一切都必須加以限制,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雲加認為,國際足協的首要任務是減少球員的旅行,減少對球會的干擾,並給予世界各地的年輕天才球員更有意義的比賽。目前的制度——通常是讓在歐洲踢波的球員在整個賽季的短暫休息期間乘坐長途航班回家參加國家隊比賽——可以考慮被10月份一部分的外圍賽所取代,國際賽則佔據每年的6月。

拿格斯文說:「我認為,大量比賽並不意味着每場比賽的質量更好,而是更差。我認為,如果足球變得更沒有吸引力,那麼最終資金流動就會減少。

「人們看電視的時間會減少,如果電視上有比足球更有趣的東西,因為球員們不能再跑了,那對我們也沒有任何好處。」

 

圖片:美聯社

T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无人机攻击伊朗军工厂 遭拦截引发爆炸

手机放床头易得脑癌?出现2种头痛须求医

8少女涉杀害香港移民案 再有两被告获保释

后疫情时代也要注意卫生!Method家居清洁一律8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