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问:啥是佩奇?这条刷爆朋友圈的片子究竟有什么魔力?

加拿大都市网

朋友圈因为一只“猪”刷屏了。

昨晚(1月17日),一则名为《啥是佩奇》的视频火遍朋友圈,此佩奇正是国人熟知的卡通小猪“小猪佩奇”。

但在这条长达5分多钟的视频里,佩奇“本尊”不过出现寥寥几秒,更多风头被一个粉红色的“鼓风机版佩奇”抢尽。

短片讲述了一位农村老人李玉宝发动全村为在城市里的孙子寻找“佩奇”的故事。事实上,该短片也是贺岁片《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先导片,由《小猪佩奇过大年》摄制组原班人马拍摄制作,二者导演均为张大鹏。

今天(1月18日)下午,一个小型媒体招待会上,导演张大鹏仍是“一脸懵”,他表示该视频的火爆程度已经超出他本人的意料。“火了真的是没想到。”张大鹏一直强调,“这只是歪打正着的一次尝试,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

灵感:创意险被毙掉

一下面对大量媒体的采访,张大鹏似乎并不适应。落座之后,看到媒体镜头对准他,他会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问题时也是言简意赅。

短片乍看上去与“小猪佩奇”的贺岁片没有直接关联,片中杂糅的中西文化、城市与农村的差异等,更像是另一个主题的影片。

于是,采访中有人问张大鹏,如何想到用“跨文化”的元素来体现“小猪佩奇”。对此,张大鹏一时语塞,坦白地说:“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做了一个小故事,想传递关心和陪伴。没有想过‘跨文化’这个词……”

不过,就是误打误撞的小心思,在拍摄之前,差点被出品方阿里影业毙掉。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李捷在今天发了一个朋友圈,解释了自己“差点毙掉”这个短片的过程。他说最开始看到预算和台词脚本,认为给动画片搞这么大宣传不划算,而且真人短片看起来和动画电影关联度不高,就想毙掉这个提案。“差点放弃了一个神作。”李捷感慨。

拍摄:两天拍完,演员多是“素人”

张大鹏介绍,这个宣传片是去年12月,在河北张家口怀来县花了两天时间拍摄的,短片中的村民,多是当地的“素人”(指非职业演员),之前都没有表演经验。

即便如此,张大鹏说拍摄时并没有感觉很难指导他们,“对于非职业演员的指导,第一遍第二遍是最好的。我个人的风格是偏自然流,不要求你说什么,就大概意思就行。”他说大爷们都是穿着自己的衣服“本色出演”。

▲片中的演员多是“素人” 截图自《啥是佩奇》

“他们塑造不了角色,塑造不了人物,他们只能演自己,这就是最真实的。”

▲截图自《啥是佩奇》

短片中最经典的形象莫过于“鼓风机佩奇”,对此,张大鹏归功于“网友启发”。他说自己之前就看到围绕佩奇有很多梗,道具除了鼓风机外,他们还准备了一个木制的,但大家都觉得效果没有鼓风机这个自然。同时在农村,这种鼓风机属于常见物,更贴近生活。

事实证明,这个“鼓风机佩奇”选对了。

短片发出后,淘宝也迅速出现了同款定制,还有网友感慨,“作为北方人,可能我感触更深。小时候在北方山区生活过,见过这种鼓风机,每天用它烧火做饭烧炕,更觉得这个创意很妙。”

解读:选择乡村表达淳朴

短片火爆之后,伴随的争议不可避免。在网上也有人质疑,农村人还不会用智能手机这点太假。张大鹏却认为,人物设定就是这个性格,手机不好才是全片推动的必要条件。

他说,很多细节在片中是合理,可以讲得通的。“我身边就有很多老人只用老年机,也不擅长上网。有的大爷与时俱进,但有的就很古板。”

▲截图自《啥是佩奇》

对于农村与城市的对比,张大鹏解释,都是相对的,“用乡村想表达的是简单淳朴。”

张大鹏表示,不要忽略父母、老人,多多关注和陪伴他们,正是短片想表达的内核,“我有时也会忽略我父母,尽管离得很近。”

个人:我不预设未来

这并非张大鹏的作品第一次刷屏。此前,他更多精力在商业广告领域。

去年网上有个刷屏的方言配音版的华为手机广告,同样出自张大鹏之手;此前他拍摄的链家团圆三部曲中的《老张的团圆年》,获得了2017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的最佳男主角奖和最佳导演奖。

《小猪佩奇过大年》是他执导的首部大电影,他接拍的原因很简单:为了孩子。

张大鹏说,自己的孩子正是看佩奇的“适龄儿童”,“我陪着已经看了上百遍佩奇,也是铁粉。”对他而言,拍摄跟佩奇有关的电影,是送给自己孩子很好的礼物。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部短片也可以算是张大鹏“送给自己的礼物”。

因为常年接拍商业广告,张大鹏以往的拍摄过程中会考虑多方因素,创意灵感可能都会随之改变或受限。但这部短片,张大鹏称之为“非常放松的状态下拍的,是我自己喜欢的类型。”

张大鹏过往的作品,从叙事到影像都追求用刻意的分寸感来烘托出情感的浓烈。在他的镜头里,很少见过猛的情绪流露,擅长用具有分寸感的克制来传递动人的感情。

短片里,反差调性贯穿细节:老式的手机天线突然掉落,农村老人李玉宝拿着锯子制作“鼓风机佩奇”,体现小幽默,“我自己拍片的话都是这种风格,有点小荒诞,但不重。”

儿童片并不在他的职业规划里。张大鹏习惯了商业广告领域,也并不排斥这种模式。尽管在拍摄过程中会受到各方限制,但他认为这很正常,“每一个职业的人都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

对于未来自己的影视之路如何走,张大鹏说,他并不想预设,“认真做好就完了,有时规划也没有用。”

来源: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