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严重不足三个年级混合上课 网课太难教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上周多伦多教育局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结果显示疫情下学生和教师都感到精神压力大,而接受星岛新闻网访问的教师更表示,自己被迫调去教网课,工作量大增,班上人数由以往实体课的平均32人左右,曾经大幅增加至42人,而其中有学生不开镜头上课,令教学困难大增。

多伦多教育局(TDSB)在二月底公布一项名为《听听教育系统怎么说?》( What is our system saying?)的报告,共有6,133名TDSB教职员、76,926小学生家长、 19,572中学生家长,以及约36,000名6至12级的学生参加。

报告反映出在疫情下学生和教师有很大的压力:
* 40%(约12,800人)的学生(一直或经常)感到孤独。
* 50%的学生(一直或经常)紧张或担心。
* 60%的学生感到无聊,压力很大(一直或经常)。
* 70%的教职员工因为工作而感到疲惫和焦虑。
* 许多受访教职员表示,工作上的问题让他们夜不能寐,一天结束后,他们几乎筋疲力尽。
* 在10名教职员中,只有不到3人指出:他们可以预测到特定一天的工作量。

不能规定学生开镜头上课

疫情令实体上学平添了许多安全上的顾虑,但网课却又带来了其他意想不到的挑战,多伦多教育委员黄婉贞(上图)接受星岛新闻网访问时称,曾经听过这样的一个实例,反映了网课的困难。她指出有老师在家长教师面谈中,表扬学生做得不错,但家长好像越听越不是味道,最后忍不住出口纠正老师,说老师一直以“他”(he)来称呼孩子是错的,这名学生是个女孩。原来这名学生是少数族裔,名字上不能反映其性别,而在上网课期间一直没有开镜头,老师无从得知其性别。

黄婉贞指出,这反映了上网课师生之间的沟通问题:“我们怎会想到有这种沟通问题,如果不想方法去加强沟通,就会有这种误会。”黄婉贞称教育局鼓励学生在上网课时开启镜头,但不会明文规定他们要这样做,因为这牵涉各方面,例如私隐、公平的问题——有些家庭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包括网速太慢而不能让孩子开着镜头来视频上课。

事实上,疫情下学生不愿打开镜头上课的确对老师造成了无形压力,这是以往上实体课所不能想像的。大学毕业后即进入TDSB教了六年书的胡小姐,今年在网上教的是一群六年级学生,她说学生可以选择不开镜头,也不作声,教师完全不知道学生在做什么,“有时那边只传来打字声。也不知道学生是否在上课。”

而为了更加明白学生的情况,胡老师在上课时不断发问,要学生回答问题,以确保他们都在学习,并且明白所教的内容,她表示:“以前在上实体课时,学生是否明白我都可以马上看到,但上网课就不知道了。” 另外她更担心学生情绪的问题,因为不能像以往实际地看到学生的情绪表现,所以她总是在上课前叫学生答问卷,说说自己今天情绪怎样。“有些学生会表示自己压力很大,有时是因为功课,有时是家里的事情。”

学生程度参差不齐  网课人数一班曾增至42人

感到压力的其实不只学生,胡老师自己也透不过气来。在去年九月开课时她本来选择教实体课,她直言自己对实体课有把握,对教网课没有信心,因为预视到网课的行政组织将会非常松散,也没有工作方向。但想不到大量学生在开课后由实体课转到网课,TDSB网课老师严重短缺,教育局在十月将570名教师从实体课调去教网课,胡老师也是其中的一员。

胡老师以往任教的班级由幼稚园至小学八年级,班上人数试过少于32人,但大多数时间都不多于36人,想不到网课的学生人数一开始便徘徊在36至39人,在今年二月中时更达到过42人,那是因为有学生在寒假过后选择转去上网课,胡老师表示这对教学质素有很大的影响:“我是小学教师,基本上教授所有科目,包括英文、数学、科学、社会科学、体育、健康、戏剧、音乐和美术等科目,很多科目都有练习,教42个学生根本不能维持教学质量。”胡老师为此向教育局有关方面反映,学生人数得以减至37人。

而这班六年级学生来自多伦多不同地区,程度也参差不齐,胡老师称有学生程度只像小学二年级,有些则达八年级程度,其中还有许多人有特殊的学习需要,她指出:“这种情况在平时实体课中,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会有专业老师辅导,但现在已不够人手另作辅导了。”而这种情况也不只胡老师遇上,胡老师称她的同事中,就有人一班学生中有三个级别,她说:“小学教师要教一个班级所有的科目,现在每个科目要教三种不同年级的课程,一个教师怎么做得了!”

图:加通社

 

临时老师短缺

除了教授课程外,胡老师表示网课老师还需要承担本来由校务处做的行政工作,例如在学生缺席时联络家长等杂务。此外,胡老师以往有事找家长都会在上学期间,八时至四时内打电话给他们,但现在上网课后,学生和家长有事都以电邮向老师查询,胡老师称有时晚上九时十时也有会有电邮,而家长也期待老师尽快回答,令人压力很大。

黄婉贞表示TDSB是一个庞大的教育系统,每年在一月时开始为九月新学期准备,去年的疫情令人难以预计,而他们也要听命于省教育厅的决定,去年九月在很短时间内决定要开设的网课,为他们带来很大的挑战,“那根本是另一个独立的教育系统。”

而大量学生选择网课,也令人手严重不足,现时负责网课的校长一个人要照顾几十间学校。此外黄婉贞指出TDSB有财政限制,人手也不容易招募,“省教育厅有资格规定,不是谁都可以当老师。我们也试过找退休老师回来支援,但有老师试过后,就表示‘别搞我了’。”

 

教育局回应:教师请假  两个月缺3624人次替工

多伦多教育局回应星岛新闻网的查询,指出以小学老师来说,去年12月共有17,629人次请病假,其中10,510人的工作需要临时老师,但只找到7,847个临时老师, 其余2,663个找不到。

教育局表示,至今年1月则有18,384 人次请病假,需要临时老师填补的工作有7,644个,共有6,787个找到临时老师,其余857个找不到。

至于中学方面,去年12月请不到代课老师的职位共有76个,今年1月则是28个。TDSB的发言人Ryan Bird指出在寒假之前,临时老师不足一直是教育局的挑战,其中以法语教师的短缺问题最严重。

图:Julia M Cameron@Pexels

 

教委感谢老师辛劳

黄婉贞表示教育局会好好分析这些报告资料,研究如何改善,目前首先推出的就是最新通讯,向全体教职员工报告疫情下的最新资讯。她也呼吁教师有困难时可以和教委反映。

胡老师称开课以来,压力一直很大,而TDSB的支援不多,也没有肯定教师的辛劳,令她萌生去意,她不讳言自己有过辞职的念头,但当学生和家长对她的教学表示感激时,她还是愿意努力地干下去。

作为教育委员,黄婉贞表示眼前的情况,的确需要老师自己去找办法解决问题,她曾见过有老师在实体课中,在既要保持社交距离,又要做小组讨论时,想出富创意的方法来解决;也看过老师集体想办法,去鼓励条件许可的学生自愿打开镜头上课,黄婉贞称看到老师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收集很多资料去教好网课,感到非常感动。

她说:“教育局、家长和学生都非常欣赏教师的努力,感谢你们在这困难时期,使用灵活方法去教育学生,全心努力做到最好。请相信教育局和你们每一位都是同心为学生、公立教育努力,我们会尽力聆听你们的说话。大家辛苦了。”

 

(图片:资料图片、加通社) 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后院养鸡当宠物 市政府征求民意

中国著名电影人赵军去世 脑溢血享年63岁

加拿大人无惧疫情 上个月74万人出国旅行

WhatsApp可能会有新功能 聊天纪录可从安卓迁到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