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远程学习 中学毕业生面对学业与人际新挑战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很多本年度毕业的高中生自十年级开始便没有到过试场考试,而这是一个毕业生所需面对的新挑战。2022年的课堂有很多防止新冠肺炎传播的限制,包括取消实习、课外活动和体育等;“酌情评分”(compassionate grading)政策亦意味学生会获得比正常的功课和测验更宽厚的分数。

除了学校,疫情亦令青少年的社交生活偏离正轨,有高中学生表示经过多次强制隔离阶段,发现更难与同辈交朋友和互动。在多伦多就读海格伯爵中学(Earl Haig Secondary School)的Evan Woo自2020年开始,因为疫情缘故而经历了至少三次学校关闭,他指“现在我们的架构就是学习教科书和看着PowerPoint投影片,真的失去了学习的注意力、热情和动力,很希望我们可以将这些带回来”。他又表示现实生活的技能已经开始生疏,不肯定自己是否准备好做一些很随意的事,哪怕是和大学的朋友闲逛而已。

有教师曾担心学校的突然改变会令学生无法准备应付大学的要求,主要原因是对评分和考试制度的调整,教师需要由测验转变成较轻的功课或者开卷考试,这些都并不需要同样程度的温习。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儿童及青少年工作者Michelle Pagniello认为现时学习出现了很大差距,“很多即将面对大学的学生没有完成大型课题的经验,因为近几年允许他们自行选择,以减轻部分工作量和疫情带来的压力”。她又指出现在只有很少实习岗位供给应用程度课程的学生,意味着他们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错过了动手训练的机会。

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允许教师在评分时比平常更宽松,而中学成绩在寒假前,也正是Omicron病例开始增加导致再一次开展遥距课程的时候冻结了,这个决定意味着学生在该学期的成绩不会比去年十二月更低,而安省其他地方亦开始要求各教育局冻结成绩。

大专院校的学生也开始出现疫情学习所留下的痕迹,约克大学工程学教授James Andrew Smith(上图)  每年教导超过500名新生,他表示“以往上课嘈吵的学生现在不再嘈吵了,大多数都辍学了,有困难的学生有更差的后果”。他和很多教授一样也在适应,比起以往较全面的期中或期末考试,会将教学材料分成一整个学期中的不同功课。他相信某方面而言是个改善,至少没有了“高风险高压力”的期末考试,但当面授课程重启时他不会放弃大型测验,“考试十分重要,我们有方法验证学生是甚么样的人,他们是否明白教学材料、有否真正拥有知识”。

对于约克大学的新生Hassan Dannyal而言,面授课程“挺新鲜”,他表示在高中最后一年期间他缺乏社交,也很难让自己对遥距学习产生动力。但他相信将来的学生有能力跨越过渡期,教授们也十分谅解,现在他的最大挑战是寻找精力上面授课程。

(图片:CBC)  T07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世界杯战报:英格兰3:0塞内加尔 八强上演英法大战

安省年轻人须全职工作27年才能支付买房首期

邮政圣诞老人回信服务 提供多种语言选择

科技公司大裁员 寒潮刮到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