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遠程學習 中學畢業生面對學業與人際新挑戰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很多本年度畢業的高中生自十年級開始便沒有到過試場考試,而這是一個畢業生所需面對的新挑戰。2022年的課堂有很多防止新冠肺炎傳播的限制,包括取消實習、課外活動和體育等;「酌情評分」(compassionate grading)政策亦意味學生會獲得比正常的功課和測驗更寬厚的分數。

除了學校,疫情亦令青少年的社交生活偏離正軌,有高中學生表示經過多次強制隔離階段,發現更難與同輩交朋友和互動。在多倫多就讀海格伯爵中學(Earl Haig Secondary School)的Evan Woo自2020年開始,因為疫情緣故而經歷了至少三次學校關閉,他指「現在我們的架構就是學習教科書和看着PowerPoint投影片,真的失去了學習的注意力、熱情和動力,很希望我們可以將這些帶回來」。他又表示現實生活的技能已經開始生疏,不肯定自己是否準備好做一些很隨意的事,哪怕是和大學的朋友閑逛而已。

有教師曾擔心學校的突然改變會令學生無法準備應付大學的要求,主要原因是對評分和考試製度的調整,教師需要由測驗轉變成較輕的功課或者開卷考試,這些都並不需要同樣程度的溫習。安省中學教師聯會(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兒童及青少年工作者Michelle Pagniello認為現時學習出現了很大差距,「很多即將面對大學的學生沒有完成大型課題的經驗,因為近幾年允許他們自行選擇,以減輕部分工作量和疫情帶來的壓力」。她又指出現在只有很少實習崗位供給應用程度課程的學生,意味着他們在高中的最後一年錯過了動手訓練的機會。

多倫多公校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允許教師在評分時比平常更寬鬆,而中學成績在寒假前,也正是Omicron病例開始增加導致再一次開展遙距課程的時候凍結了,這個決定意味着學生在該學期的成績不會比去年十二月更低,而安省其他地方亦開始要求各教育局凍結成績。

大專院校的學生也開始出現疫情學習所留下的痕迹,約克大學工程學教授James Andrew Smith(上圖)  每年教導超過500名新生,他表示「以往上課嘈吵的學生現在不再嘈吵了,大多數都輟學了,有困難的學生有更差的後果」。他和很多教授一樣也在適應,比起以往較全面的期中或期末考試,會將教學材料分成一整個學期中的不同功課。他相信某方面而言是個改善,至少沒有了「高風險高壓力」的期末考試,但當面授課程重啟時他不會放棄大型測驗,「考試十分重要,我們有方法驗證學生是甚麼樣的人,他們是否明白教學材料、有否真正擁有知識」。

對於約克大學的新生Hassan Dannyal而言,面授課程「挺新鮮」,他表示在高中最後一年期間他缺乏社交,也很難讓自己對遙距學習產生動力。但他相信將來的學生有能力跨越過渡期,教授們也十分諒解,現在他的最大挑戰是尋找精力上面授課程。

(圖片:CBC)  T07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本周末开放的6个多伦多圣诞市集 让你抢先庆祝!

士嘉堡中学刀伤案 警方拘控3名青少年

世界杯快报:加纳3比2韩国队!领先扳平再反超剧情拉满

多伦多手作冬季展 DIY工作坊自制礼品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