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機票被層層加價 經濟艙炒至18萬人民幣

加拿大都市网

加航宣布计划裁员2万人。星报图片

今年3月起,隨着海外疫情的擴散,回國航班驟減,國際機票價格水漲船高,回國機票從2-4萬的經濟艙全價炒到10萬元的實際成交價,背後經過了層層加價的多次轉手,加價方卻不一定是擁有正規牌照的機票代理,而是擁有客戶資源的黃牛。

4月16日,中國民航局下發《關於進一步明確疫情期間國際機票銷售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航空公司對國際機票全部採取直銷模式,確保公開透明、明碼標價,杜絕中間環節倒票、炒票行為。

8月27日,某商旅公司知情人向封面新聞記者透露,疫情期間,一張回國經濟艙機票最高被炒到了18萬。目前,上海和北京公安成立了專案組,以詐騙形式立案調查,有數名旅客成功找代理人退返差價,但90%的旅客並不知情,仍以為是市場溢價行為。

回國航班一票難求 黃牛賣票最高炒至18萬

3月,海外疫情爆發,留學生們紛紛收到停課和停考通知,面對不斷增長的確診人數,焦慮、恐懼、擔憂籠罩着留學生與相隔半球的家人,他們開始搜遍各種渠道,只為求一張回家的機票。

3月29日,民航局出台「五個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個國家只能保留一個航線,並且一周最多只有一個航班。

據某商旅公司知情人宋剛(化名)透露,回國航班銳減,北美、歐洲回國機票從平時的八九千經濟艙價漲至兩萬至四萬,仍然一票難求,數個機票代理商開始趁機炒高價機票。

對此,4月16日,中國民航局下發《關於進一步明確疫情期間國際機票銷售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航空公司對國際機票全部採取直銷模式,確保公開透明、明碼標價,杜絕中間環節倒票、炒票行為。

但這並未阻止代理商高價炒票的操作,當時的回國航班分為三種,直飛航班、包機與中轉航班,每類航班代理商加價不等,直飛航班經濟艙價格炒高至十多萬,宋剛說,「最高達到18萬。」

周女士的兒子在加拿大讀本科,疫情爆發後,她擔心兒子安全,一直在找渠道購買機票,讓兒子回來。6月,她通過朋友推薦聯繫上了一位特價機票代理人,原價4萬多的東方航空經濟艙機票,最終以1萬訂金,10萬多元的成交價格,在代理人手裡買到了7月從溫哥華直飛成都的機票。

  

在紐約讀研的程同學,微信聯繫到一位機票代理人,原價2萬多的埃塞俄比亞航空的中轉航班,最終以6.1萬元的價格成交,回到了上海,「代理說沒辦法把價格放低,因為價格低了對方也不得給他位置。當時想的是,能成功回國就好了,哪兒想到其他那麼多。」

涉嫌代理以詐騙罪被查處 消費者可要求返回差價

8月9日,宋剛收到上海市公安局國際機場分局調取證據通知書,得知內部有人員私自代理機票,最終以涉嫌職務侵占罪進行刑事拘留。目前,上海和北京公安成立了專案組,以詐騙形式立案調查,「有些旅客知道了去找代理人,代理人只好把錢退給他們。」

宋剛表示,4月20日,公司已收到航空公司下發的直銷通知,通知內部人員不能私自倒賣機票。「許多在英國讀書的中國小學生、初中生,家長着急,不管出多高的價格都希望孩子平安回來,因此造成了市場違法哄抬價格的行為。」

以10萬價格成交機票的周女士在7月才得知,民航局曾發過《關於進一步明確疫情期間國際機票銷售有關問題的通知》,她所購買的機票,是代理違規違法操作,涉嫌詐騙和非法經營。

於是,她打電話至航空公司投訴,第二天,就收到代理人退回的6萬元差價。

據她得知,目前已有多位知情旅客收到了差價退款,「但絕大部分被加價買票的人是不知道這回事的,以為是市場行為,就算了,其實他們被收割了是可以找票販子退錢的。」

「最近查得嚴,票販子們低調了。」宋剛透露,已有多家涉嫌代理公司被查處,各大航空公司也從內部嚴格處理相關涉嫌人士。他也呼籲,疫情期間在非官方渠道買到高價國際機票的旅客,可以直接撥打航空公司電話舉報,或向公安報警,挽回消費者損失。(重慶晨報,文內圖片來源網絡,題頭圖片來源圖庫)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猴痘源头 疑似与一间桑拿浴室有关

尼奥: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 避免感染猴痘病毒

多伦多天气油价汇率 今日有雷暴雨最高22度

安省新一轮雷暴来袭!强风+冰雹 下周体感36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