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选】华人选区投票率低 影响力何在?

加拿大都市网

■■今届大选,有华人民众集结力量呼吁大家投票。 星岛资料照片
 
【加拿大都市网】刚落幕的联邦大选,投票率不到六成,而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更低,甚至有低于四成的情况。有时事评论员称,尽管这次号召华人出来投票的声音喊得很响,但效果显然不大;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华人会在民主选举中发挥更多积极的力量。这一次参选的华裔候选人虽然少于上届,但仍有9人当选国会议员,这也可以解读当选的议员不是只依赖华裔选票,已经变得更主流化。
 
根据选举局的资料,无论是安省或是卑诗省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皆不足50%。安省的万锦于人村选区(Markham Unionville)投票率47.79%,士嘉堡爱静阁选区(Scarborough Agincourt)49.1%,士嘉堡北选区(Scarborough North)47.4%。卑诗省的列治文中选区(Richmond Centre)仅有39.7%的投票率,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Steveston-Richmond East)投票率则为48.5%。至于关慧贞所属的温哥华东选区(Vancouver East)投票率49.8%。卑诗省的平均投票率则是57.3%。安省平均投票率60.2%。
 
没好好回应选民诉求
 
法律援助机构Access Pro Bono项目经理吉米言表示,虽然华人居民比率高的选区,投票率仍低于平均值,但这次可以感受到华人投票过程中几个积极的亮点。“一个是在呼吁华人投票的圈子里,不是以社团为先头推动部队,而是社区站在前头,在促进华人投票联盟的组织中,多数都是普通的民众义工,是自发性地宣导华人投票,也没有为特定政党拉票。即使有时候有些人贴出一些比较偏颇激进的文章,自动就有人反驳或是指正这些文章的失误或是盲点,这是一个进步的现象。另一个进步的现象就是没有人呼吁华人选华人,而是更多呼吁选民关注各政党政纲,认识候选人的特质。”

由于保守党政纲中的对华政策,令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感到不悦,选举后有不少人在微信群上大声叫好,说这次能“把一些保守党议员挤掉,是因为华人努力投高了投票率”;又说“政治人物千万不要得罪华人,否则会死得很惨。”加拿大华人政治事务委员会的联合创办人林雯说:“无论是安省或是卑诗省的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都如此低,怎么能说是华人的投票成功而达成所愿呢?保守党失去华人所在的席次,和党领或候选人对中国的立场没有关系,而是保守党没有好好经营社区和选民诉求,例如在反亚裔种族主义抬头的情况下,该党并没有就此议题多接触华人社区,或是承诺未来提拨更多资源解决相关问题。”

林雯也说,保守党的黄陈小萍、赵锦荣和蔡报国(Bob Saroya)失去席次,恐怕和轻敌脱离不了关系。“我正好有朋友住在万锦于人村选区和列治文中选区,但他们都说不需要去投票,认为蔡报国和黄陈小萍是稳当选的人。所以原任的保守党议员是不是太大意了呢?没有努力把属于自己的选民催动出来投票。”

林雯说,有朋友问起:“我看到外面到处说这次华人投票率高涨, 你知道哪个选区华人投票率高吗?我翻了选举局数据后,只能回应:只有微信选区投票率高!”

不投票是太过消极

时事评论员、目前任教于Yorkville大学的陈心田说:“听闻不少华人抱怨,每个政党都很烂,真的投不下去,所以干脆不投了。但这种想法太消极,因为票票珍贵,若真的对所有政党都不满意,也要去投废票,因为废票就代表对政治人物和政党的不满,是可以反映在投票率上的。”

陈心田观察,过去华裔社区关心的议题比较一致,例如不想被歧视、不喜欢放松对毒品和枪械的管制等,这一届选举中的对华政策则让华裔社区有了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声音并非坏事,加拿大本就是尊重彼此的民主社会,其他族裔也会在议题上出现歧见,对本土加拿大选民来说,这是司空见惯之事。”

三位评论员均相信,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是华人选民或是候选人,都将变得更主流化。星岛温哥华记者陈仪芬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最新民调显示竞争非常激烈 关键地区席位可能起决定作用

【联邦大选】赵锦荣连任遭挫折

伍凤仪高票再度连任 誓领国民疫期向前行

​大选还没结束!13个选区仍在计票… 会不会有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