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表示加拿大堕胎虽然合法 但并未保障服务公平性

加拿大都市网

图为2014年一名示威者在活动中举著倡导合法堕胎的标语牌。加通社资料图

(图为2014年一名示威者在活动中举著倡导合法堕胎的标语牌。加通社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自1988年宣布堕胎合法化以来,一直被视为一个对堕胎友好的国家。但专家指出,堕胎合法化并没有保障加拿大的堕胎公平性,也未令堕胎机会得到了必要的改善。

非牟利组织“加拿大性健康及权利行动 ”(Action Canada for Sexual Health and Rights)国内健康推广总监查艾宝(Frederique Chabot)在CTV新闻的访问中表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说加拿大倡导且重视合法堕胎。但要倡导合法堕胎,我们首先需要能够提供这种选择。”

2016年联合国人权专员的一份报告指出加拿大缺乏堕胎服务,希望政府改善不平等现象。而近两年由于新冠疫情对医疗保健系统的冲击,包括堕胎在内的几乎所有服务的轮候时间,都变得令人无法忍受。

为女性提供性和生殖服务的非牟利机构SHORE中心执行总监普里查德(TK Pritchard)指出,堕胎处理能力方面的严重问题似乎被忽视了。在城市中心之外,很多人根本无法获得堕胎服务。

据慈善机构Canadians for Choice于2006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地理位置与堕胎服务的可及性直接相关。普里查德指,生活在加拿大乡村地区的人,正继续面临堕胎服务的障碍。大多数堕胎提供者距离美国边境不到150公里,通常只有六分一的医院提供堕胎服务。如果不在这些地区居住,则很难找到堕胎服务提供者。当人们考虑与交通成本相关的经济压力时,堕胎服务对于那些不在城市居住的加拿大女性来说,就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查艾宝也认为,这确实是一个基础设施问题。很多产科病房在疫情期间关闭,因为没有工作人员、资源和资金,所以人们不得不驱车三个小时才能获得分娩或终止妊娠服务。

堕胎服务的可及性还取决于女性居住在哪个省份。在纽宾士域省,政府只为三家医院提供堕胎服务资金;安省有11间堕胎诊所,但其中9间位于大多伦多地区,其余2间在伦敦和渥太华;唯有魁省的堕胎提供者数量最多。

专家认为,全国各省堕胎诊所分布不均,导致许多女性获得堕胎的机会不公平。在加拿大,堕胎保健服务没有公开宣传,寻找堕胎服务主要是通过初级保健提供者的指引,或通过个人的研究。根据卑诗大学2019年发表的一篇有关堕胎法的论文,许多患者仍然不知道堕胎服务不需要转诊。

在因移民身份而没有医疗保险的女性或低收入群体女性中,这个问题更加严重。

缅省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研究移民与生殖政策的助理教授拉里奥斯(Lindsay Larios)指出,对于需要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情况下进行堕胎的人来说,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费用。根据怀孕阶段的不同,或者居住地所处的位置,获得堕胎护理的费用在600元到2,300元之间。

拉里奥斯说,加拿大的许多居民都没有保险,包括无证移民、拥有工作许可但6个月未全职工作的移民、购买的私人保险不包括堕胎的国际学生以及等待申请的难民申请人。也就是说,没有永久居留权的人都有可能属于这一类。

根据加拿大性健康与权利行动组织于2019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对于怀孕超过23周零6天的孕妇,加拿大的堕胎服务者不提供服务。这些人以前通常会前往美国进行堕胎手术,如果“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被推翻,她们可能会处于危险之中。因此查艾宝认为,对于能在怀孕后期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和医院,仍然有很大的需求。

由于原住民的强制绝育在加拿大仍然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查艾宝还担心对寻求堕胎服务的原住民妇女的歧视。她指出,医疗保健系统中的种族主义,也是寻求堕胎服务的女性现在面临的障碍。

 

V18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住宅建筑投资 九个月来首次出现下降

华裔留学生来加为“美国梦” !南下求职续享加国福利

一名来自加拿大的志愿战士在乌克兰死亡

加拿大将修改《版权法》 艺术家作品被转卖时能获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