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时事评论员 两党结盟是不是欺骗选民?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昨天宣布与新民主党达成“信任与供应协议”,意味着作为反对党的新民主党将会支持执政自由党直至2025年总统大选。反对党与执政党的合作引起质疑,究竟当初选民在大选时所投的票还有意义吗?这样的政治合作是否欺骗了选民?

时事评论员伍瑞珍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表示以选民投票的角度而言的确有欺骗选民之嫌,而且对选民并不公平,选民是为了反对党能够制衡执政党而投票,但现在执政党却突然成为了大多数,失去了制衡。但她对此并不意外,又指自由党和新民主党不时会一起合作,例如在哈珀(Stephen Harper)总理保守党执政年代,自由党、新民主党及魁人政团曾想联手令哈珀下台。

但她指出这次所谓合作的形式比较奇怪,既不是联合政府但又比较像共同执政。如果是联合政府,即代表政府内阁里均有两党的人,每个党派占多少人便以拿到多少席位来计算,现时新民主党只有24席,但内阁则有39人,如此便没有了反对党;但现在两党以“信任与供应”作为合作基础,以答应新民主党的政钢来换取其信任票,这个方法便有监察作用,若然新民主党要求自由党推动某些政策但后者不答应,当保守党发动信任投票时,自由党政府便会下台。因此反对党角色仍然存在,但会比以往较小,假设保守党与魁人政团十分反对某项议题,但新民主党不作反对,即缺少了一个反对党。因此如果自由党希望能平稳地推出政策以应付新民主党,直至2025年的话,反对党的角色便会因而弱化了。

伍瑞珍指出这次合作会在政策层面上造成一定影响,新民主党这次开出的条件是要实行某些政纲,过去在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带领下提及一些关于全民牙齿保健、全民药物保健、全民托儿服务等政钢。但因为托儿服务并不是全民受惠,如果在今年内推出牙齿保健,民众固然会支持,但若推出托儿服务的话,大部分没有需要托儿的家庭并不会支持。因此新民主党应会按着时间推移而提出政策要求,以换取自由党落实,继而向选民展示自己与自由党合作后的政绩,以方便日后2025年的大选。她认为现在能够肯定的,是接下来的数年自由党会成为大多数,甚至在国会辩论上,如果自由党不希望反对党拖延的话便可以与新民主党联手,动议限制发言时间,回复以往大多数政府时代的情况。

但伍瑞珍认为这次合作的输家不只是选民,亦可能是新民主党。她指驵勉诚这次做法是希望2025年的大选能够向市民展示政绩,但以自由党以往的成绩而言,市民会很自然地趋向自由党。假如新民主党能够令加拿大国民放心,他们的政策不会带来高税高负债的话,仍然会有一定票数,但那些全民政策都会带来高税。她担心当实行那些全民服务时,资金来源很明显会来自加税,而第一项会是销售税。保守党政府时代曾将联邦销售税由7%下调至5%,但自由党政府却重新上调至7%。而自2015年至现时为止政府的预算案都没有盈余,甚至每年的赤字愈来愈大,近两年因为疫情而更加大,接下来数年赤字情况亦未见会好转。因此新民主党到2025年时亦未必能拿到比目前更多的席位,甚至可能没有机会成为官方反对党。

对于这次合作,伍瑞珍认为绝对是总理杜鲁多用以稳固自己权力之举。现时保守党正准备选出新党领,很可能是新气象,若现时政府倒台的话这个新气象便可以取代自由党执政。而假如没有这次合作,自由党若想在下次大选胜出的话,便很可能需要更换党领。她以安省的自由党为例,当时任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自知民望下跌时便主动辞职,由同为自由党的韦恩(Kathleen Wynne)上任省长,在省选后由属少数的省政府成为了大多数政府;她认为在联邦层面亦可能出现相似情况,届时或有机会保护到自由党但总理杜鲁多则要下台,由现任副总理方慧兰顶替。但这次合作却能让杜鲁多继续执政至2025年,自由党便有如购买时间至2025年,即使保守党新领袖上台后至2025年间有很好的表现,杜鲁多亦不会在这三年来倒台,而对选民而言,保守党亦没有新民主党的所谓政绩。

若然保守党新党领有足够魅力,伍瑞珍认为他要利用这三年时间建立自己的威望,因为反对党领袖需要建立威望才能带领其政党走出来与执政党抗衡。若然反对党领袖在国会里以党领身分参与大选的时间太短,很可能会没有足够时到全国的选区向选民解释政策,减低胜出的机会,因此她认为这次合作会间接影响保守党党领的大选,令党员更想选出一个合适的领袖。

(资料图片) T07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北美最大龙舟节在温哥华举行 逾万公众同贺夏日盛事

专家表示加拿大堕胎虽然合法 但并未保障服务公平性

俄乌局势|俄军完全攻陷北顿涅茨克市 泽连斯基扬言将收复所有失地

股票推荐:通胀之下加拿大食品零售商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