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拿到Facebook的1000元赔款吗?两名加拿大人展开集体诉讼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两名Facebook用户正代表数十万加拿大人寻求损害赔偿,这些加拿大人的个人数据可能被不当用于政治目的。

卡尔加里居民Saul Benary和Karma Holoboff提出的集体诉讼,要求联邦法院命令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加强安全措施,以更好地保护敏感信息并遵守联邦隐私法。

它还要求为通过应用程序分享信息的大约62.2万加拿大人每人支付1000元。

去年4月,隐私专员Daniel Therrien和他的卑诗同行Michael McEvoy发现了Facebook程序上的重大缺陷,并呼吁加强法律保护加拿大人。

在调查之后,有报道称,Facebook让一个外部组织使用一个应用程序来访问用户的个人信息,然后一些数据被传递给了其他人。

这些信息的接收者包括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该公司曾参与美国的政治活动。

这款名为“这是你的数字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应用程序曾鼓励用户完成一个性格测试,但收集了更多关于安装该应用的人的信息,以及他们的Facebook好友的数据。

报道称,全球约有30万名Facebook用户添加了这款应用,导致其他约8700万人的个人信息可能被泄露,其中包括约62.2万名加拿大人。

隐私专员们认为,Facebook未能获得应用用户及其朋友的有效且有意义的同意,违反了加拿大公司管理隐私法,而且它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 “保障措施不足”。

尽管Facebook公开承认在 “剑桥分析 “丑闻中存在 “重大失信行为”,但它对报告的调查结果提出了质疑,隐私专员们也表示Facebook拒绝执行他们的建议。

因此,隐私专员Therrien在2月份发起了联邦法院诉讼,要求法官宣布Facebook违反了加拿大隐私法。

而Facebook则要求法官推翻监督机构的调查结果,该监管机构认为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宽松做法使得个人数据被用于政治目的。

Facebook曾多次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加拿大用户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共享。

不过, Benary和Holoboff在向法院提出的申请中称,他们在2018年4月被Facebook告知,他们的信息 “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被披露给剑桥分析公司”。

两人随后向隐私专员Therrien的办公室投诉了他们信息被不当收集和披露。

去年10月,隐私专员通知Benary和Holoboff他们有权在联邦法院进行申诉。

申请通知要求法院将该诉讼认证为集体诉讼,并宣布Facebook有义务根据《个人信息保护和电子文件法》保护他们的信息。

Benary和Holoboff的律师没有发表评论。

Facebook尚未在法庭上对集体诉讼申请作出回应,也没有立即对该申请作出评论。(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cp24.com/news/two-canadians-launch-class-action-lawsuit-against-facebook-alleging-misuse-of-personal-information-1.516395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联邦提幼儿教育及托儿法案 确保长期拨款

不满攻击英国皇室 保守党议员吁剥夺哈里梅根皇室头衔

病人激增,多伦多居民竟然被家庭医生除名!

杰出青少年大使体育奖得奖者 体能才智爱心全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