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派外交领域趋同 民生问题成选战焦点

加拿大都市网

(■■民生经济是大选的主轴。加通社)

竞选逾半,抵达一个临界点,透过迷蒙的选战硝烟,主体导向架构清晰起来。尽管一些族裔社团呼吁以国家关系裁夺投票意向,但至少在目前,国际事务难以左右大选主流方向。在这场疫情威逼下,民生成为国民关注的主体对象,提高支付能力、维持物价稳定、有相对固定的住所和安全就业成为多数国民主要诉求。疫情再加上严重干旱,致使农产品售价上涨,国人在粮油杂货方面的支出已百上加斤,或是近代历史上粮食价格最大涨幅。疫情下居家办公,收入锐减下吃饭生存,尤其对没有储蓄习惯的许多国民来说,住房和食品购买都是须臾不可或缺的日常开销。此乃大选短兵相接的要害所在,越实惠越具体,就越会赢得民意青睐,就越会产生投票动力。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环球公众事务行政总裁布里克(Darrell Bricker)日前说,在紧迫的经济威胁下,许多国民更认真地思考前景,他们对疫后政府举措的重点有不同意见。

疫情在全国肆虐迫使许多部门停业,联邦政府推出战时之外罕见的大规模支出。这些计划对许多人等同救生圈,但也令人关心它们应当何时结束,在恢复平衡预算的情况下,这些计划是否属于有利于未来的最佳方案。一旦挨过疫情,一些在几代人时间发展出来的经济价值就开始重塑。

外交领域大体一致

大选第三周收尾,尽管一些社团提出祖籍国关系问题,但还是国内问题主导大选过程。因为各党外交政策基本一致,分歧也是碎片化。除环保之外,加国在重大国际事务上唯美欧马首是瞻,加军也将参加美、英、荷、日船舰联合训练。保守党近日就主张促成与英、美、澳洲和新西兰四国联盟(CANZUK)的自由贸易协定,加深西方阵营合作,主张贸易与民权挂钩。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韦斯曼(Nelson Wiseman)分析说,尽管近来阿富汗和中国等的新闻成为全球头条,但外交政策不会对大选产生实质性影响。无论是对于康明凯(Michael Kovrig)或斯帕弗(Michael Spavor)问题,还是阿富汗悲剧,各党政策趋同。即使外交有异见,也不会使选举整个翻盘,关键在国内问题。

至于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事件,使打击种族主义成为部分族裔选民关注的议题。而所有政党都表示高度重视,绝不姑息,创造公平公正社会。所以此议题亦不会导致票源变化,重大歧见才有裂解效果。

归根结柢,外交政策不是决定政党能否获得选票的成败因素。

化解生活成本高企

加国经济因疫情萎缩在意料之中,大选最后分别将体现在衣食住行上面,看政纲看得眼花缭乱的选民最终会趋于冷静。食价飞涨刺痛国民,年通胀率飙升至3.7%,为10年最高。贵湖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食品、农业和资源经济系的马索(Michael von Massow)说,今夏北美西部火灾和干旱,使牧场主减少禽畜养殖数量,肉类价格飙升。食品杂货店和餐厅大额账单成为选举议题,对可负担能力的担忧成为选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保守党政纲特别提及食品价格问题,公布降低食品成本的政策,可谓挠到痒处。该党誓言加大对价格操纵的惩罚力度,引入“保护供货商和促进食品杂货竞争”行为准则,为降低生活成本而控制通胀,确保更多竞争,使国民生活更具可负担性。为降低食品价格,把价格垄断最高罚金从2,400万元提高到一亿元,对被定罪垄断价格的企业高管实施刑事处罚,包括监禁。奥图尔(Erin O’Toole)计划对周一、周二或周三外出就餐的食客一个月内提供50%返现,该措施为餐饮业注入10亿元资金。采取负责任和克制的理财模式,10年内控制赤字,不削减服务支出下平衡预算。NDP则承诺20元最低时薪,提高国民支付能力。

作为民生主要内容的托儿费用,按照自由党计划每月210元。而根据保守党的税收抵免,每月托儿费用1,178元。同时各党继续调整住房政策,做出倾向草根阶层的修正。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表示,首期拨款100亿元,兴建50万个可负担房屋;使用联邦拥有的空置土地,发展可负担房屋。打击富人和企业的炒楼活动,把房屋资本增值税率由50%提到75%,保证一般家庭、小商业和使用RRSP置业人士不受此影响。简化合作柏文(co-ops apartment)、社会和非牟利住房资金申请,免除联邦部分GST/HST税,用于推动建造新的经济适用房。
杜鲁多许诺帮助首次置业家庭,先租后买,减少月供。首次购房者税收抵免从5千元升到一万元,降低过户成本。4年斥27亿建造修复140万经济房,改造空置写字楼为柏文大厦,收紧针对海外买家的限制。

也有学者指出,住屋负担能力的解决方案不受业主欢迎,受惠物业价值上涨的业主是投票基本盘,目前全国三分二家庭拥有物业。剑桥大学政治经济学分析员拉伯雷(John Rapley)表示,由于拥有物业的人口比率十分高,政党很难获得选票来对此采取实际行动。

打全民医疗牌剑走偏锋

支持率在被保守党赶超的当下,劳工议题又让对手抢占先机,“疫苗护照”引爆大规模抗议游行,感受到危机的杜鲁多病急乱投医,抛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摆出一付集思广益的亲民姿态。同时在寻找保守党的漏洞,咬住奥图尔有关医疗双轨的言论,力争在普遍关注的医疗上打一场翻身仗。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Twitter)发布视频,抨击奥图尔推助私营医疗机构。方慧兰标榜全民医疗保健体制为加国立身之本,并剪切掉奥图尔后一句话:“‘全民保健’(Universal Access)仍然是最重要的。”杜鲁多在纽奔驰域省和爱德华王子岛等地都引用了这段视频,并且进行了转推。

在魁北克法语电视网TVA主办的大选首场党领电视辩论上,杜鲁多花全力狙击大选黑马奥图尔,火力就聚焦在医疗保健,指摘奥图尔支持牟利的医疗服务,称对方引入“两层”医疗系统只会使富人受益。杜鲁多将自己打造成全民医疗体系捍卫者,未来5年用780亿元改善医疗系统、日托服务和可负担房屋,招募7,500名家庭医生和护士,清除积压的轮候名单,提供“高质素、便利和免费”的精神健康服务。杜鲁多提醒选民,保守党用私营与全民医疗争利,让选民心生忌惮。

杜鲁多还特意强调把精神健康列为劳工法例中职业健康及安全项目的“特别元素”,要求雇主采取预防性措施,避免员工受到压力和创伤。这貌似在谈医疗,却收在“劳工议题”上亡羊补牢之效果。
奥图尔用医疗举措作为回应,许诺增加病床应对滥药。向省级政府增拨医护资金,部分指定用于精神健康服务,让为雇员承担精神健康保险的雇主开支免税25%;3年内拨1.5亿元支援社福机构的精神健康计划。

联邦新民主党则承诺,把精神健康列入全民受保范围,保证有需要国民不会因高昂费用而得不到服务,建立全国处方药保险计划,为各省每年节省40亿元医疗费用,为家庭每年节省550元药费。通过向极富人士和大型企业征税,推行全民牙医保健计划。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保守党检讨大选失败 奥图尔是否辞职仍未定

投票站前排起长队 官员建议最好错开投票高峰时段

史上首次疫情下的大选 将选出338名国会议员

周一投票日 部分票站出现骚乱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