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总理克雷蒂安对加国经济感到担忧 谈与中国关系希望联邦政府面对现实

加拿大都市网

克里田认为加拿大有良好的治理体系,前景仍然是乐观的。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前总理克雷蒂安 (Jean Chretien) 由1993年到2003年领导加拿大。他表示,对加拿大经济的未来感到担忧,通胀处于近20年的高位,称加拿大正在“进入一条黑暗的小巷”。克雷蒂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他认为联邦政府在应对新冠危机时“别无选择”,但未来将面临困难的情况。

谈到通胀担忧,克雷蒂安指:“我们疯狂地印钱,我是感到担心的。我们要进入一条黑暗的小巷,但必须走到小巷的尽头。”上个月年利率达到4.4%,克雷蒂安回顾了他作为总理应对经济挑战的经历。他说,经济和生活成本上升已成为许多加拿大人的头等大事,加拿大将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他又道出:“随着新冠疫情,政府做了一些别无选择的决定。 但现实是已经发生,而且大家必须面对。”

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就联邦平衡拨款是否公平进行公投,克雷蒂安称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因为这需要修改宪法,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七个省的同意。”克雷蒂安又说,作为联邦的一部分,总理必须应对各省的“抱怨”。

谈到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现状,克雷蒂安说,联邦政府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就是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超级大国,所以加拿大政府不应该认为这两国可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他指出,在他任职期间,能够平衡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在经济问题上,同时在人权问题上“非常坦率”。

在克雷蒂安看来,加拿大总理杜鲁多 (Justin Trudeau) 的政府,在处理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留的事件上,其方式与他平常有所不同。​​​​克雷蒂安认为,政府应该早点采取行动解决他们被拘留的问题。

克雷蒂安又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力量。他承认,自他领导加拿大以来,中国发生了变化,这在政府中也发挥了示同的作用。他又说,应该始终要明白其他国家必定出于自身利益而行事,并且在确定战略时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另外,杜鲁多亡父老杜鲁多(Pierre Trudeau)担任总理时,克雷蒂安曾任印度事务部长,被问到前寄宿学校继续发现没有标记的坟墓,他是否承担一些责任时,他回应指:“那些寄宿学校一早就存在,而最后一间也是在我担任总理时被关闭,因为当时不得不处理这个问题。”

当被问及他是否会为他在加拿大寄宿学校中所扮演的角色道歉,其中包括提出一份极具争议且最终被撤回的“白皮书”。原住民认为该白皮书是同化主义者,因为它提议消除“印第安人身份”,克雷蒂安说他的重点是向前看。

最后,克雷蒂安被问及目前对加拿大最大的担忧是什么,他认为前景是乐观的。他表示,加拿大有一个良好的治理体系,国民也是互相理解,也没有存在太多歧视。他说:“但当一个国家有3800万人口时,总会有问题。庆幸的是我们很繁荣,有很多资源,也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同时,我们的优势是有两种官方语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公民,存在不同的肤色、宗教、语言,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身份都感到满意。”克雷蒂安还说,虽然他仍然喜欢参与政治,但已经不想再实践了。

V10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女子去美国购物7小时 一个小疏忽被勒令隔离14天

多伦多今冬98%公共人行道将由机械铲雪

农夫年鉴:安省有望白色圣诞,一月平均温度零下11度

巴里私校爆疫情确诊25例 学校及附近教会主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