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新车旧车一车难求!资深销售员详解买卖奥秘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近期劫车案数量大幅上升,单在本年头五个月便录得九十多宗案例,在去年全年劫车案数字只有百多宗的情况下,今年头半年的劫车案数字已快赶上去年全年的劫车案总数,你这种现象是否和汽车供应市场短缺有关呢?

多伦多警队黄大伟警官指劫车案数字增加是由多方面因素影响,其中一个因素好可能是由于市面上晶片短缺,导致汽车制造商供不应求。很多时候,这类抢车或者偷车案的失车都并非供应到加拿大本土市场,有组织犯罪集团偷去或抢去汽车后,会直接把汽车运上货柜箱从边防出关,运送到世界各地。因为汽车晶片短缺,全球的汽车生产亦有短缺现象,加上货运物流因欧洲战事和中国抗疾措施,以致全球物流大混乱,运输费用疯狂飙升,更导致全球汽车市场短缺。

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就现时汽车供应紧张问问了在多伦多从事汽车销售工作多年的Simon。究竟现时汽车供不应求的情况有多严重?

Simon﹕整个市场,无论是二手车或新车,都是一个连锁问题。往常,一间车行大约有200至300辆车的存货,现在,每间车行如果平均有五辆车以上的存货,已是不错。为何会有此问题呢?一、疫情期间,晶片短缺,加上大量造车工人因疫情而休息,整个汽车制造业的供应结构都出现问题,无论是供货、制造,所有环节囤积大堆订单,延误令巿场缺乏新车供应,导致现在订购一架车的等候时间长达三至四个月,甚至半年至一年,特别是Hybrid双动能汽车,更要等超过一年才能取货。连带令购买二手车的顾客一遇到心仪汽车便要立即抢购,而且要用高价竞争,演变成现时的巿场情况。

以前和现在车行的存货量真的相差悬殊。即使订购新车时,预计三至四个月交付,但工厂都有可能出现延误。在车行内部会议时,即使巿场是那么缺车,总公司依然表示产量会比以前少20%至30%,我觉得情况就如骨牌效应般,在未来的一年至一年半、甚至两年,供求都未必能满足巿场需求。

 

记者﹕一年至一年半、甚至两年,都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其实你在车行工作多年,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Simon﹕暂时都未曾见过这样的情况,其实现时车巿和楼巿一样,坦白说从前买车,车行会提供回赠和折扣,现在不但没有折扣,车行甚至綑绑销售额外保固计划,但客人照样会答应,可谓是为求尽快取车,甚么价钱都好谈。

 

记者﹕如果你说车巿就如楼巿一样,按照楼巿的情况,买家需要不断提高价钱去竞争心水楼盘,那有没有客人会不断提高价钱去争取心头爱车呢?

Simon﹕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卖家主导的巿场,许多客人为了买到特定的车型,无论甚么颜色、配备甚么升级项目,例如綑绑销售一些配件,即使令到最终汽车售价变得更高,客人都没有所谓,只要买到车便可以。现时,较为新的二手车,如行驶里数只有几千公里的汽车,可能甚至比新车来得贵,所以即使出现上述情况,顾客依然觉得是划算。

 

记者﹕听你所说,现在是卖家主导的巿场,卖家固然开心,不用和顾客讨价还价,但事实上卖家也缺乏货品出售,其实会否有另一些忧虑呢?

Simon﹕其实也是有忧虑的,汽车交易以交车为准,成功交付才会拿到佣金,即使看似卖出许多车,但由于等候时间太长,一般情况是顾客买车时会把旧车卖给车行,当手头上没有车,又急需用车,客人要不租车,要不取消订单,尝试转向其他汽车制造商购入汽车,因此现在看似容易以高价售出汽车获得高利润,但销量比以前大大减少,现时交车量甚至比以往下降40%至50%。

 

记者﹕这是否代表租车一族会比较麻烦啲呢? 还是租赁协定到期时,便直接购入原本租用的汽车,反而一了百了?

Simon﹕其实租车的人士的处境是比较好,因为他们有权买断该汽车,然后另外预订一部车。我们内部公认最好的做法就是延长租赁(lease extension),未必每间公司都可以这样做,你可以先打电话给自己的汽车租赁公司查询是否可以延长既有的租赁协议,其实这样做都很普遍。

 

记者﹕二手车巿场方面,你刚才提及有时行车里数较低的二手车,售价甚至可追上新车价格 ?

Simon﹕不论汽车品牌,预订新车均要等上三至四个月,很多买家等不及,又想要如新车的质素,便要购入较新的二手车。然而,当新车也缺货,二手车市场的零售价格都比两年上升30%至40% 。譬如,在一个正常情况下二手车第一年的折价率约为30%,现在一年车龄的二手车可能无须折价,甚至比新购入时的零售价格来得更高,因为所有客人都不想无了期地等新车。

 

记者:那么现时较新的二手车平均价格是多少?以前同质素的二手车又大约是多少钱呢?

Simon﹕以大约三万元的新汽车价格来计算,一年车龄的二手车大约行驶了10,000公里后,二手售价应会下降至26,000至25,000元,即下跌4000至5000元左右。现在,同样三万元的新车,一年车龄约行驶8000或10,000公里,基本可以原售价、即三万元的价格转卖,如果只有一年车龄之余,行驶里数只有一、两千公里,售价更可高达31,000元。

 

记者:另外,现时的新车价格是否上升了许多?

Simon﹕对,汽车销售来说,通常车行不会在一年内加价两、三次。但今年车厂不但完全没有提供优惠奖赏,利息甚至高至4.9厘至5.9厘,有些特别车种甚至上升到六厘以上。同时,厂方价钱可能由三万元升至31,500元、或32,500元,换言之,平均每三至四个月,价格就会有1%至2%增幅。

 

记者:是否你从事汽车买卖以来最频密的价格调整?

Simon﹕对呀,以前一年都只是加价数百元,现在一年可以加三次价,而且加幅超过数百元的水平,我从来未见过这么饥渴的市场。

 

记者:疫情初期,车行经常尝试说服客人换车、买车,因为当时业界害怕疫情导致经济下滑,影响销量。今时今日,想不到变成客人要“抢车”。

Simon﹕对,最主要是巿面上真的缺货,例如过往加拿大一年可能有500万辆车,现在变成一年只有150万或200万辆汽车,因为汽车需求每年都会随着人口而增加,现在所有人都买不到新车,带旺了二手车市场,甚至租车市场。为何会最近如此频密地发生偷车案,可能都是因为汽车短缺,这种情况不单出现在加拿大,许多国家都面临同一问题,加高利润令偷车案越趋猖獗,令某些人不惜铤而走险。

 

记者:连你都觉得偷车和汽车供应有关连?

Simon﹕绝对有关系啦,以偷车案比例、加价频率来说,是成正比的。

 

(图片:加通社)  T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停电3到4天不给补偿 安省居民抨电力局

加国通胀13个月以来首见降温!7月CPI升7.6%

突发!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首次确诊新冠

这些早餐坏习惯会让你的大脑更快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