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母女双双染新冠 母亲满身插管命悬一线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一名40多岁的华裔女子,虽是运动达人,也处处小心防护,但最终仍未能逃过新冠,还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ICU),可以说与死神擦肩而过。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市民,一定要认真对待新冠,染疫后亦应相信本地医疗系统及时接受救治;她更感谢在住院期间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希望人们通过接种疫苗及遵守防疫措施为医疗系统减轻负担。
 

家住温哥华的张女士,以前曾接受过专业的体育训练,现在也非常热爱运动,经常打羽毛球和游泳。一向身体健康的她认为自己抵抗力比身边大多数人都好,疫情开始后她也一直处于“过度防范”状态。她将所有从外面购买的东西都消毒,去任何场所也都戴口罩,甚至家里只有女儿和她时,她也戴上口罩。即使如此,新冠病毒仍未放过她。

今年4月下旬,先是她15岁的女儿出现一些轻微征状,她也出现发烧和头疼。经检测后她于4月24日确诊染上新冠。但她至今也不清楚究竟她和女儿在哪里染上新冠,以及母女两人谁先中招的。她说,身在篮球队的女儿在确诊前曾参加过一次训练,所幸篮球队要求配戴口罩,未有队友因此中招。

一度想起要立遗嘱

女儿的征状仅5天就基本消失了,但张女士万万没想到自己身体如此健康最后竟然进了ICU。“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自己的抵抗力”,张女士提醒道。

确诊初期张女士也曾求助过中医,但感觉没有帮助,发烧和头疼等征状未见改善。在确诊后第4天和第7天时,她感到呼吸困难,叫了两次救护车,后一次是与跟踪联络的护士沟通后,护士认为她情况危险,帮她叫来的。但两次去圣保禄医院(St. Paul’s Hospital)急诊后,院方并未让她留医,而是接受吸氧治疗后就让她回家了。

通常新冠确诊患者到了第10天没事就可以解除隔离,然而张女士说,其实10天后仍可转成重症。她在第14天时,通过在网上购买的血氧测量仪器发现自己的血氧含量持续下降,且感到呼吸困难,坚持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不得已还是叫了救护车。

“一下子来了3辆救护车”,张女士说,她一下子被这阵仗吓坏了。而一进医院,医生就已经在门口等候,与上两次的情况完全不同。医生很快决定要把她送进ICU,这个决定更是把她吓了一跳:“我有这么严重吗?”

她开始担心,甚至想起要立遗嘱,并嘱咐好友帮忙通知远在中国的家人。医生为张女士实行了全身麻醉,待她醒来时已经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

张女士说,她在ICU住了3天,病房全部是透明的,“好像金鱼缸一样”,她说:“医生鼓励病人的家属前来探望,隔着玻璃通过iPad人视频沟通,因为医生认为得到家人的鼓励后,病人会有更强的求生意志,而这对危重患者是非常重要的。”

身体精神均受巨大痛苦

张女士表示,在整个住院期间身体和精神都遭受巨大痛苦,有时甚至感觉游离于生死之间,许多以为不记得的人也开始浮现在眼前。她甚至在痊愈后逐一去联络了这些人,并感恩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3天后张女士由ICU转进普通新冠病房,原本至第9天医生认为她可以出院,但她却未能通过出院前的考验——在医院的走廊走几个来回,于是拖到第10天终可出院。本以为回家可以好好睡觉,没想到她却因更加恐慌而无法入睡,因为没有了医疗系统的保护,她时刻担心自己再出状况而无人知道。她只好开着门睡觉,谨防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叫醒女儿帮忙叫救护车,甚至洗澡时也让女儿在浴室门口等著。

刚出院的她身体也非常虚弱。不过,她表示,医疗系统的跟踪服务非常到位,在出院前6周,不但每周都有人打电话跟进,还有心理咨询师、物理治疗师等协助她尽快恢复,令她感觉受到“大熊猫”一般的待遇。

通过调理和休息,张女士感觉到自己体力一步步恢复,从每天可以工作一至两小时,再延长到3到4小时,直到恢复正常。不过,她仍有一些后遗症,比如头疼,特别是当天气炎热时会更严重。她也仍要在出院后覆诊4次。

感觉捡回一条命的张女士,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市民,新冠非儿戏,一定要认真对待,遵守防疫措施,尽早接种疫苗。(题图:张女士表示圣保禄医院的医疗服务非常贴心。圣保禄医院官网)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RB周六到期,新的福利又来了

萨省卫生官谈及新冠ICU情况情绪崩溃!几度哽咽劝大家认真对待疫情...

坚持就是胜利!一女子20年用同样的彩票号码 最终赢得巨额奖金...

截止下个月底,多伦多不注射疫苗的警察将停薪停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