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性暴力趋恶化 经济重启也难获改善

加拿大都市网

注册社工兼心理治疗师区慕启坦言,疫情确令家暴情况更严重,不单是行动暴力,而是性暴力恶化,在疫前已有此状况的伴侣家暴更是变本加厉;尽管经济重启,被虐妇女盼施暴者重返职场后情况会改善,但往往事与愿违。

区慕启向本报表示,自疫情后一直所做的心理辅导服务与求助当中,不少个案涉及家庭暴力,疫情期间家暴情况的确严重许多,大部分遭施虐受害人是女性。他指施虐者一般向往多些私人空间,但疫情下自我空间缩小,加上其他压力,触发暴力情绪。伴侣之间的性侵犯及性暴力也趋于严重。

区慕启指对家暴受害者而言,遇到伴侣不理会其是否愿意强行有性行为时,都未必想到这是性侵犯罪行而报警求助,结果施虐者性暴力很可能升级,愈来愈暴力。

大麻烈酒令情况加剧

他谈到,施虐者多了留在家中,或会饮酒及吸食大麻,在压力暨酒精及毒品影响下,施暴失控情况更见严重,对受害人所施加的暴力,甚至因“过度重手”使对方险死的情况,难保会有惨剧的出现。

问到随着经济重启,打工仔开始返回职场,家暴情况会否因此有所纾缓,区慕启坦言这仅是受害者主观意愿,实际上家暴情况没有改善过;原因是尽管经济重启,但很多工作岗位已不复疫情前,工作时数锐减,施虐者在疫后所累积的压力无处发泄,结果又再落到伴侣及子女身上。

他指社工一般是接获受害人主动求助,当中70%求助受害人属长年遭受家暴,在忍无可忍及生命受到险死威胁时,才会主动向社工求助;区慕启称颇多华人家暴受害人,本身也分不清何谓婚姻生活,何谓家庭暴力,她们不少认为这可能是婚姻生活的一部分,然而愈逃避愈令施暴者暴力程度升级。

经济重启不等如家暴减少

另外,受虐者即使向家人求助,但不少施虐者是“双面人”,在妻室家人面前是“绝世好女婿”,在妻子面前却是另一个人,令妻子在求助家人时也得不到家人相信,使她们更感绝望无助。

区慕启坦言不少华裔妇女即使遭伴侣暴力对待也不想离婚,为子女勉强维持“完整”家庭,此想法大错特错,他指不少研究报告指出,长大后向伴侣施以暴力者,儿时就是家暴受害人或目击父母遭受家暴,令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心理受到影响,最终变成施虐者。星岛记者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惊!加拿大花在这五个地方几十亿 都是纳税人的钱!

多伦多52个溜冰场将陆续对外开放

宾顿市禁烟火请愿获9000个签名 即将全面禁放烟花

【黑五】Coach X Snoopy合作款低至5折+额外7.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