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性暴力趨惡化 經濟重啟也難獲改善

加拿大都市网

註冊社工兼心理治療師區慕啟坦言,疫情確令家暴情況更嚴重,不單是行動暴力,而是性暴力惡化,在疫前已有此狀況的伴侶家暴更是變本加厲;儘管經濟重啟,被虐婦女盼施暴者重返職場後情況會改善,但往往事與願違。

區慕啟向本報表示,自疫情後一直所做的心理輔導服務與求助當中,不少個案涉及家庭暴力,疫情期間家暴情況的確嚴重許多,大部分遭施虐受害人是女性。他指施虐者一般嚮往多些私人空間,但疫情下自我空間縮小,加上其他壓力,觸發暴力情緒。伴侶之間的性侵犯及性暴力也趨於嚴重。

區慕啟指對家暴受害者而言,遇到伴侶不理會其是否願意強行有性行為時,都未必想到這是性侵犯罪行而報警求助,結果施虐者性暴力很可能升級,愈來愈暴力。

大麻烈酒令情況加劇

他談到,施虐者多了留在家中,或會飲酒及吸食大麻,在壓力暨酒精及毒品影響下,施暴失控情況更見嚴重,對受害人所施加的暴力,甚至因「過度重手」使對方險死的情況,難保會有慘劇的出現。

問到隨着經濟重啟,打工仔開始返回職場,家暴情況會否因此有所紓緩,區慕啟坦言這僅是受害者主觀意願,實際上家暴情況沒有改善過;原因是儘管經濟重啟,但很多工作崗位已不復疫情前,工作時數銳減,施虐者在疫後所累積的壓力無處發泄,結果又再落到伴侶及子女身上。

他指社工一般是接獲受害人主動求助,當中70%求助受害人屬長年遭受家暴,在忍無可忍及生命受到險死威脅時,才會主動向社工求助;區慕啟稱頗多華人家暴受害人,本身也分不清何謂婚姻生活,何謂家庭暴力,她們不少認為這可能是婚姻生活的一部分,然而愈逃避愈令施暴者暴力程度升級。

經濟重啟不等如家暴減少

另外,受虐者即使向家人求助,但不少施虐者是「雙面人」,在妻室家人面前是「絕世好女婿」,在妻子面前卻是另一個人,令妻子在求助家人時也得不到家人相信,使她們更感絕望無助。

區慕啟坦言不少華裔婦女即使遭伴侶暴力對待也不想離婚,為子女勉強維持「完整」家庭,此想法大錯特錯,他指不少研究報告指出,長大後向伴侶施以暴力者,兒時就是家暴受害人或目擊父母遭受家暴,令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心理受到影響,最終變成施虐者。星島記者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杜鲁多当老师的照片曝光 像个书呆子吗?

劳伦森大学重组计划获批 料最快数周后破产重生

你可能不会用厨房纸巾做这件事 但真的很有用!

变废为宝!教你8个食谱 利用剩菜制作感恩节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