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大选投票率超低 如何才能改善?

加拿大都市网

(■■满地可一个投票站在选举日大排长龙。星报/GETTY IMAGES)

与上周一联邦大选相关的所有问题,请加上一点:这几乎肯定是现代历史上其中一次投票率最低的选举。

不是最低的。这份“荣誉”属于另一次提前大选,即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8年宣布的那次选举,当时只有58.8%的合格选民投了票。

上周一大选的计票工作仍在进行(所有这些邮寄选票),但最新数据显示,投票率略高于61%,好过2008年,但与2019年的67%投票率相比,则是大幅下降。

这并不奇怪。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早在投票开始之前就警告说,疫情期间的选举将带来特殊问题。更难找到安全的地点设立投票站,招募选举工作人员也更难。

结果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因此,全国范围内的常规投票站减少了大约1,000个,迫使许多选民前往更远的地方投票。加上疫情限制(社交距离、额外的健康检查),结果是我们上周一晚上在多伦多市中心和其他地方看到的排长队投票。

难怪很多人懒得出来投票,或者看到排长队就放弃了。除此之外,没有人,包括启动大选的自由党,可以为我们现在举行选举提供充分的理由。

基于一些非常基本和明显的原因,我们希望公民参与到民主进程中来,无论这一民主进程多么有缺陷。

如果要修补这些缺陷,就必须关心结果以及如何去实现它。如果我们不参与并简单地将过程交给愤怒、激动的少数人,则不会产生任何好处。

我们也知道,当投票率下降时,它不会均衡下降。年轻人、穷人、心存不满的人更有可能不去投票。一旦他们认为与他们无关,说服他们回来就会困难得多。

这次的责任主要在于自由党政府。在这个时候举行选举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决定采用法律允许的36天最短竞选期,使情况变得更糟。

在宣布举行选举之前,选举局首席选举官佩罗(Stephane Perrault)表示,他希望政府能够采用最长的竞选活动期(50天)。他说,额外的两周时间将使选举局有更多时间来寻找合适的投票站、发送投票信息卡、确保投票在疫情期间安全,并且通常会鼓励更多人投票。

但是自由党认为自己有优势,想放手一搏,所以无视他的建议并采用短暂的竞选期。那是他们的决定。

选举局也犯了一些大错误。它取消了“校园投票”(Vote on Campus)计划,该计划原本是鼓励学生通过在大学校园内设置投票站来进行人生第一次投票。这不是最后一刻的决定;该机构在去年秋天就宣布取消“校园投票”计划,这实际上早在宣布大选之前很久就放弃了相当大一部分年轻人的投票。

更令人不安的是,在基诺拉(Kenora)选区的3个偏远原住民社区,选举局竟然没有设置选举日投票站,受影响的共有1,600名选民。

有报道指,选举局与当地领导人于9月13日安排这些社区进行提前投票,但许多居民在选举日震惊地发现,他们无法投票。想像一下,如果这发生在其他任何社区,无论多么偏远。

幸运的是,到我们再次举行联邦大选时,疫情将成为历史。因此,有时间尝试阻止另一次像这样的失败。

提高投票率的最好方法是在确实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举行选举,但这取决于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对此没有立法可循。

但杜鲁多政府其实有一个好主意,一旦新的国会重开,就应该再度提出。在上届国会中,杜鲁多政府提出了一项法案,除了提前投票和邮寄选票外,还要在整整3天(周六、星期日和周一)进行投票。这个想法是为了让投票更容易,并避免在最后一分钟排长队。

该法案在选举前的党派纷争中遭到搁置,但政府应该重新审视这个想法,并与其他政党合作,在下一次选举之前找到最佳解决方案。如果政治家有机会表明他们可以为共同利益而合作,这就是了。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Omicron病例曾在机场逗留4天,香港机场或成防疫漏洞

好价继续! Nouhaus人体工学办公椅7折 腰背酸痛必备

林俊杰在元宇宙里花12.3万美元买了三块虚拟土地

加拿大节奏!在机场对入境旅客进行COVID-19测试仍没确定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