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大選投票率超低 如何才能改善?

加拿大都市网

(■■滿地可一個投票站在選舉日大排長龍。星報/GETTY IMAGES)

與上周一聯邦大選相關的所有問題,請加上一點:這幾乎肯定是現代歷史上其中一次投票率最低的選舉。

不是最低的。這份「榮譽」屬於另一次提前大選,即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8年宣布的那次選舉,當時只有58.8%的合格選民投了票。

上周一大選的計票工作仍在進行(所有這些郵寄選票),但最新數據顯示,投票率略高於61%,好過2008年,但與2019年的67%投票率相比,則是大幅下降。

這並不奇怪。加拿大選舉局(Elections Canada)早在投票開始之前就警告說,疫情期間的選舉將帶來特殊問題。更難找到安全的地點設立投票站,招募選舉工作人員也更難。

結果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因此,全國範圍內的常規投票站減少了大約1,000個,迫使許多選民前往更遠的地方投票。加上疫情限制(社交距離、額外的健康檢查),結果是我們上周一晚上在多倫多市中心和其他地方看到的排長隊投票。

難怪很多人懶得出來投票,或者看到排長隊就放棄了。除此之外,沒有人,包括啟動大選的自由黨,可以為我們現在舉行選舉提供充分的理由。

基於一些非常基本和明顯的原因,我們希望公民參與到民主進程中來,無論這一民主進程多麼有缺陷。

如果要修補這些缺陷,就必須關心結果以及如何去實現它。如果我們不參與並簡單地將過程交給憤怒、激動的少數人,則不會產生任何好處。

我們也知道,當投票率下降時,它不會均衡下降。年輕人、窮人、心存不滿的人更有可能不去投票。一旦他們認為與他們無關,說服他們回來就會困難得多。

這次的責任主要在於自由黨政府。在這個時候舉行選舉是他們的選擇,他們決定採用法律允許的36天最短競選期,使情況變得更糟。

在宣布舉行選舉之前,選舉局首席選舉官佩羅(Stephane Perrault)表示,他希望政府能夠採用最長的競選活動期(50天)。他說,額外的兩周時間將使選舉局有更多時間來尋找合適的投票站、發送投票信息卡、確保投票在疫情期間安全,並且通常會鼓勵更多人投票。

但是自由黨認為自己有優勢,想放手一搏,所以無視他的建議並採用短暫的競選期。那是他們的決定。

選舉局也犯了一些大錯誤。它取消了「校園投票」(Vote on Campus)計劃,該計劃原本是鼓勵學生通過在大學校園內設置投票站來進行人生第一次投票。這不是最後一刻的決定;該機構在去年秋天就宣布取消「校園投票」計劃,這實際上早在宣布大選之前很久就放棄了相當大一部分年輕人的投票。

更令人不安的是,在基諾拉(Kenora)選區的3個偏遠原住民社區,選舉局竟然沒有設置選舉日投票站,受影響的共有1,600名選民。

有報道指,選舉局與當地領導人於9月13日安排這些社區進行提前投票,但許多居民在選舉日震驚地發現,他們無法投票。想像一下,如果這發生在其他任何社區,無論多麼偏遠。

幸運的是,到我們再次舉行聯邦大選時,疫情將成為歷史。因此,有時間嘗試阻止另一次像這樣的失敗。

提高投票率的最好方法是在確實有充分理由的情況下舉行選舉,但這取決於我們的政治領導人。對此沒有立法可循。

但杜魯多政府其實有一個好主意,一旦新的國會重開,就應該再度提出。在上屆國會中,杜魯多政府提出了一項法案,除了提前投票和郵寄選票外,還要在整整3天(周六、星期日和周一)進行投票。這個想法是為了讓投票更容易,並避免在最後一分鐘排長隊。

該法案在選舉前的黨派紛爭中遭到擱置,但政府應該重新審視這個想法,並與其他政黨合作,在下一次選舉之前找到最佳解決方案。如果政治家有機會表明他們可以為共同利益而合作,這就是了。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男子中13亿彩票,花4000万帮朋友买房,每周花84万做慈善,可惜很快人没了...

SabotHeat升级版电热手套 打5折仅售$49.99

男子TD银行帐户被盗刷 银行为何拒绝偿还?

安省发布长新冠病人收费代码 新冠后遗症治疗有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