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多再组少数政府 哪些承诺较难兑现?

加拿大都市网

杜鲁多再组少数政府,部分承诺较难实现。 星报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周一联邦大选落下帷幕,杜鲁多(Justin Trudeau)带领自由党再度赢得大选,继2015年及2019年之后第三度执政,可是未能组成大多数政府,议席几乎与上次一样,只能再次组成少数政府。在这情况下,杜鲁多将如何兑现他的选前承诺?

由于是少数政府,自由党在国会投票上需要至少另一个政党的支持,方能维持下去,新民主党可能在帮助自由党通过信任动议和关键立法方面发挥作用,在下一届自由党少数派政府中保持权力平衡。

英文媒体Global New翻阅了联邦自由党的竞选纲领,并罗列出杜鲁多政府最难兑现的一些承诺。

首先,自由党承诺将全面实施贯彻“佐丹原则”(Jordan’s Principle),这一原则承诺在原住民儿童有需要的时候为他们提供所需服务,而不是首先花时间去弄清楚哪一级政府应该负责哪些费用。

然而“佐丹原则”的实施近年来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早前第一民族议会和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将政府告上法庭,并称政府一直未有实施相关的原则。

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负责人布莱克斯托克(Cindy Blackstock)说,正在进行的诉讼侵蚀了原住民社区和政府之间的信任。她说,党自由党承诺全面实施“佐丹原则”,并继续改革原住民社区的儿童和家庭服务时,自己担心政府能否言行一致,兑现承诺。

自由党还承诺,在他们当选的头100天内,政府将引入“打击有害网路内容”的立法。自由党的执政纲领中称,这些有害内容包括“仇恨言论、恐怖主义、煽动暴力、儿童性侵,以及未经双方同意传播的亲密图像。”它还将要求社交媒体平台对发布的内容担任更多责任,同时承认所有加拿大人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因为这项立法与宪章规定的权利相互抵触,自由党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努力执行这项法律时会陷入困境。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CLA)就警告说:“如果一个新政府想要解决仇恨问题,就必须在不合理限制言论自由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捍卫加拿大人宪法和自由权利的非牟利组织加拿大宪法基金会(Canadian Constitution Foundation)今年7月就曾公开反对自由党提出的这项立法。他们说,这项法律将影响加拿大人就悬而未决问题展开辩论的能力。

第三个较难兑现的承诺就是每天只需花费10元的日托计划。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可以每年为家庭节省数万元的托儿费。

根据加拿大政策替代中心(CCPA)的分析,在多伦多,有婴儿的父母平均每年将节省2万元。在卑诗省和亚省这样的城市,可以看到近1万元的开支节省。

然而,联邦政府要确保在2026年或更早之前建立起这个10元托儿系统,并在2022年之前将托儿费用削减一半,那么他们需要确保所有的省份都参与进来,目前全国已有8个省与联邦签署了相关协议。

不过,有专家就认为即便是托儿费用降低,父母能否真的为孩子找到托儿中心。多伦多大学儿童发展中心研究员麦克库格(Kerry McCuaig)曾表示,在疫情之前,只有28%的工薪家庭的孩子在有执照的托儿中心接受日托服务。许多托而中心因面临员工流失等问题而长期关闭。

CCPA高级经济学家麦克唐纳(David Macdonald)也表示,如果没有额外的资源,学费的削减可能会导致日托中心等候名单不断增多。

自由党另外一个承诺就是应对气候变化。他们承诺到2030年,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排40%至50%。

不过根据政府统计数据,自杜鲁多2015年首次当选以来,加拿大温室气体排放量每年都在上升,其中包括2016年到2019年,出口化石燃料的排放量增加了约15%。

2015年,杜鲁多还承诺到2020年底保护加拿大17%的土地和淡水资源。同年,他还发誓要在2021年3月之前取消原住民社区的烧水建议。2020年时,他说将禁止一次性塑料。但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完成任何一个目标。

不过,西门菲沙大学教授、国际气候委员会的雅卡尔德(Mark Jaccard)表示,对杜鲁多的计划抱有一些希望。他说:“自由党政府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实施严格环境政策的联邦政府,包括我在内的独立专家估计,相关的政策应该能帮助他实现目标。”

 

V33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学者质疑李云迪嫖娼事件 官方“通报”变相剥夺人格尊严

多伦多合资格者完全接种率达83% 距目标尚缺20万人

苹果iPod问世20周年 那些年“口袋里放1000首歌” 你可曾有过?

接女儿放学被开停车罚单 回家后竟引三辆警车上门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