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剂不准寄出 加中合作开发新冠疫苗告吹

加拿大都市网

(■■加中合作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计划已经告吹。图为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大楼。网上图片)

加拿大和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今年5月签订共同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合作案破灭了,中国当局迟迟不批准康希诺的疫苗测试剂输出加拿大,康希诺行政总裁宇学峰表示,都是因为中国官僚主义犹豫不决所致。

据《环球邮报》报道,宇学峰说“Ad5-nCoV”疫苗运往加拿大的时间严重延迟,本来预定的测试计划无法进行。他说,中国关于是否将其送往加拿大的决定陷入官僚主义,某些部门不清楚该疫苗是否应该进行全球试验。现在进行这些试验的时间点“已经过去”。

改在其他国家作第三阶段试验

但是,在中国官员拒绝把疫苗运往加拿大之后,它们却允许疫情运往其他国家展开大规模测试,这恐将会衍生出加中两国疫苗协议的纠纷。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5月宣布,与康希诺合作开发“Ad5-nCoV”的疫苗,这个疫苗今年早些时候获得了中国监管部门批准,使得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得以在中国进行人体临床试验,预计6月份在加拿大进行临床试验,但加拿大却迟迟等不到中国的疫苗。

NRC说,在与CanSino签署协议后,中国改变了将疫苗运出该国的程序。声明说:“由于中国疫苗延迟运送到加拿大,自那时以来,NRC便将其团队和设施集中在其他研发病毒疫苗的合作伙伴上。”

这个疫苗合作不仅是商业问题,也涉及加中两国政治层面,特别是孟晚舟还在加拿大继续司法程序,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仍被中国关押著,这是不是都影响了疫苗出口决定呢?宇学峰说:“我不能对政治发表过多评论。”

他指出,除了知道中国政府对疫苗的决策很复杂外,他不知道问题还出在哪里。

这一事态发展突显了加拿大在与国际伙伴合作时面临的风险,实际上每个国家都希望能尽早为其国民获得疫苗。

“加国病例少 非理想测试地”

全球目前有近50种针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正在研发,尽管只有少数疫苗已经进行大规模试验。渥太华日前宣布与国际领先的两家公司Moderna和Pfizer达成协议,以确保明年在加拿大有数百万剂疫苗可使用。

Ad5-nCoV疫苗是康希诺与中国军方共同开发,但依赖于加拿大的一项技术,即由NRC修改的细胞系(cell line)。NRC于2014年向CanSino提供了该细胞系,该公司随后将其用于研发伊波拉的疫苗,然后今年初转而用于新冠状病毒上。使用该细胞系的授权并非独家的,这意味着如果疫苗证明成功,加拿大也无权从Ad5-nCoV疫苗中获得任何收入。

细胞系指原代细胞培养物经首次传代成功后所繁殖的细胞群体;也指可长期连续传代的培养细胞。
根据当初的协定,加拿大提供技术,而中国可允许满地可一家工厂生产疫苗,以进行测试和紧急使用。协议是否确定告终?NRC主席斯图尔特(Iain Stewart)说:“很明显地,与康希诺的合作已经结束。”

康希诺已在中国完成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试验,现在正在计划国际性的第三阶段测试,通常需要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参与。该公司宣布了在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行此类测试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可能加入南美和东非的测试。

尽管这些国家都未拥有像加拿大那样严格或透明的药物测试程序,但宇学峰说,加拿大“不是进行第三阶段研究的理想场所,因为加拿大的病例相对较少”。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温莎市向近8千名未完全接种的学生发出停课令

魁省向所有护老院 提供第五剂加强针

加拿大航空及铁路部门 豁免了1,700名旅客的疫苗要求

针对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疫苗预计10月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