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多伦多夹巷中的住房单位 螺蛳壳里做道场

加拿大都市网

【巷道屋】对一个住屋短缺的城市来说,巷道单位(laneway suites)有很大的意义。几十年来,它们一直是市政府的一个非启动项目:太复杂,太昂贵,太令人头痛。但现在他们终于将政策落实执行,成为合法的住屋选择。

据《多伦多生活》报导,长久以来,巷道都是城市的另一面,它们最初是马车房和马厩、马匹、铁匠和蹄铁匠的所在地,以及马夫和其他工人的住房。后来,它们成为运送煤炭、木材和煤渣的服务路线。然后,在战后时代,它们被重建为车房,也成为一条只有车房门,阴森荒凉的走廊,至90年代,巷道更成为城市涂鸦胜地。

直至2020年代,多伦多的住屋问题严峻,更多的人以单车通勤,又或甚至不用通勤。在市中心的巷道社区,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拥有一辆汽车。在楼价飙升速度超过了人们收入的时候,住房需求如此之高,城市土地如此宝贵,巷道单位就成为其中一种解决方案。

多年来,多伦多市政府没有好好正视80年代末期建筑师提出巷道单位立法的问题,搁置了约30年后,直至2018年终于通过了一项法规,允许在巷道里建造房屋,就这样,每个人都成为开发商。

自附例生效以来,已有50间巷道单位(不是“住宅”,附例坚持认为,因为它们被认为是该地段主要住宅的延伸)建成,另有131间正在建设中,另有58项申请正在通过审批程序。除此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申请者正在咨询建筑师和建筑商。

建造一个套房的费用从30万元到60万元不等,这取决于业主的预算、品味和心目中的结构功能。巷道单位被市场看好,因为不愁没有租务市场;夹心一代需要一个新的长期护理方法;年青家庭已厌倦了家居挤迫的感觉; 上了年纪的“直升机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离开家。但又不会走得太远。

巷道单位可以回应社会的需求,并产生许多社会效益:可持续性、不太挤迫的居住密度和支援网络。巷道单位将令城市再出现一番新气象,在社区里会再次衍生出另一个社区来。

【巷道屋/之一】巷道屋  温馨三代情

费雷拉(Nuno Ferreira,上图右二)和父母、兄弟、祖父母和两个阿姨在Trinity Bellwoods Park附近的一栋房子里长大。这个家族从大西洋中央的亚速尔群岛(Azores)移民过来,他们保留了许多传统。

费雷拉回忆道:“每个星期天,祖母会早早起床,为我们做一顿大餐。”当中会有海鲜饭,或烤沙丁鱼,或葡萄牙红烧猪肉,还有蛋挞做甜点。春天的时候,一家人会以祖父用煤渣砖搭成的烟筒自制香肠。甚至当他的父母法蒂玛(Fatima)和路易斯(Luis)在2000年搬进自己的房子时,他们住得仍然离他的祖父母很近。

在2017年当费雷拉的妻子怀孕时,他们也在考虑是否要搬回他父母住的房子里。费雷拉说:“我们想,如果能让我们的孩子拥有我曾经拥有的童年,那该有多好。”

碰巧,费雷拉的父母拥有一个独特的房产。主屋被划为住宅单位,但后面的车房空间,以前是屠宰场所在地,则被划为商业用地。通常情况下,巷道住宅不能超过两层楼高;然而,由于车房原则上属于商业区的独立地段,费雷拉怀疑楼层限制并不适用。

2017年,他委托建筑公司提出一项计划。在与市政府进行了一轮艰苦的谈判后,终获当局在车房顶部加建第二层和第三层,作为费雷拉的新家园。

费雷拉夫妇和两岁的小女儿,以及8个月大的儿子终于在2021年3月搬入了他们的新家。费雷拉的母亲现在负责周日的盛宴,这个家庭也恢复了制作香肠的古老传统,他们还使用了升级版的烟薰炉。费雷拉强调这是一个全天的活动。

这一切都是他们所希望的,基里奥说:“每当我的女儿想去看她的祖父母,她可以下楼,他们每天都在一起玩。他们的关系很好,就像我和父母一样。基本上,我的孩子不知道我们有独立的房子。他们认为自己住在两间房子里。”

费雷拉的巷道单位,客厅在二楼,视野是不受干扰的,它比附近的每一栋房子都要高。

这个单位是超级绝缘的。这对夫妇还在屋顶上铺设了管道,以让他们将来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两扇天窗将阳光引入住宅的主要楼层和上层。他们眺望远方,穿过Little Portugal,可以看到Liberty Village和湖边。

这是主人房


这是两岁小女儿的房间

这是8个月大儿子的房间

定造的肉类烟薰炉还配备了一个烧烤炉和比萨饼烤箱。费雷拉说:“它非常热,达800度,比萨饼在90秒内就能烤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avalacde of Lights重回多伦多,市政府广场周末灯光绚丽

杜咸区发现大多首例Omicron变种病例

多伦多今晨天气油价汇率资讯

58呎高圣诞树运抵多伦多 数周内举行亮灯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