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温哥华华埠最后一位裁缝

加拿大都市网

台湾留学生成继承人

黄光大到90多岁时仍没有退休,每日喝茶后便返到裁缝店,继续70年不变的工作,他对他所做的感到满意,只是有一个心愿未了,就是趋时裁缝店的接班人。他儿子黄兆正虽然有帮手打理裁缝店,但他有自己的事业,也非是裁缝,很难继承裁缝店。但上天似乎安排了他的承继人,这个人是一个来自台湾的国际女留学生。

这个女留学生是吴欣蒨,英文名Mia。 Mia来自台湾著名游览点,南投县鱼池乡日月潭,她在家中排行第三,自小便跟随母亲学习裁缝,对时装设计很有兴趣。大学时,Mia虽然主修国际贸易,但她去设计学院选修服装设计课程。2013年9月,Mia来到温哥华布兰奇麦当娜时尚美学学院(Blanche MacDonald Center)学习时装设计。


■黄光大与Mia在裁缝店内合照。

2014年12月,Mia准备学校毕业展,作品是传统西装裤和背心,需要打釦孔,在学校老师引领下,她来到趋时裁缝店,遇上了黄光大,黄光大与Mia一见如故,一谈就谈了两个小时。黄光大回答了Mia很多问题,也分享了他的理念。临走时,Mia提出想加入趋时当学徒,黄光大一口便答应。
“当年走入趋时前,我完全不知道他背后的历史和故事,甚至对加拿大一点也都不认识。每天上班时,Bill(黄光大)都会跟我分享他的故事和经验。”Mia说。

黄光大成为Mia的伯乐,两人相处更似是一家人。当黄光大知道Mia住在国际学生分租套房的客厅,便给她一条裁缝店锁匙,让她在下班后可以到店里做自己的作品。又给了她更多工作机会和薪酬,不用在假期到餐厅打工赚生活费,可以更好地学习及钻研设计和裁缝技术。

Mia还说:“我结婚时,依照台湾习俗,女方家长要做一套西服给新郎,由于我家人都在台湾,Bill主动提出为我未婚夫做了套西装。他是我师傅、恩人,也是我异乡的家人。”

2017年4月8日早上,黄光大在睡梦中去世,享年95岁。他儿子黄兆正指父亲死前两日仍在工作,“善终服务人员曾经问过他最想在哪里,他说想在华埠,想在裁缝店”。

现时趋时裁缝店已由Mia接手,Mia表示:“每当我因为外来身份产生自我怀疑时,Bill(黄光大)就告诉我,他父亲那一代也是新移民。大家来自不同国家,但都选择在温哥华华埠生根,开始新生活。当年,Bill的父亲从中国带来好多年轻裁缝,他们未必有血缘关系,但同样是为趋时裁缝打拼。今天的我,也是一样。”

1
2
3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一次性杯子收费!这个地区实施一年的效果如何?

加拿大知名艺术家画作被盗 福利机构心痛不已!

大温地区房屋租金高 越来越多人搬进露营车

华裔女警自杀调查展开 姐姐称妹妹遭性勒索选择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