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那些不愿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疫苗运动最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80%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至少注射了一剂COVID-19疫苗,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这一统计数字分散了人们对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的注意力:600多万加拿大人仍然没有接种疫苗。与此同时,专家警告称,我们需要更多的疫苗覆盖面来遏制秋季可能出现的病例激增。

第一剂疫苗接种现在似乎正在逐渐停止,每天接种疫苗的人数从上个月超过18.5万人的高峰下降到不足5万人,尽管新冠疫苗现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很容易获得。

许多持反对意见的人说他们担心安全和副作用。其他人说他们对目前提供的产品不满意。

另外,一些未接种疫苗的人对针头有恐惧,这使打针成为一种可怕的经历。一些人对疫苗成分有严重的过敏反应。一些加拿大农村居民在获得疫苗方面有困难。

专家们还指出,大约有2%到10%的人口强烈反对接种疫苗,无论公共卫生官员怎么解释接种疫苗的诸多好处。

本站最新报导:北约克疫苗接种率 落后多伦多全市20%

新技术与旧技术

纳蒂娜·史密斯(Nadina Smith)今年春天从师范学院毕业,她感受到了来自家庭和朋友的压力,要求她在秋季开学前接受疫苗注射。

史密斯表示,她研究了各种COVID-19疫苗背后的科学知识,她对强生公司的一剂疫苗最满意,该疫苗使用了更传统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

这种疫苗使用不同病毒(载体)的改良版本向细胞传递指令,并广泛用于预防流感等传染病。

虽然加拿大卫生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认为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但史密斯说她仍然不愿意接受如此快速开发的疫苗。

史密斯表示她并不反对疫苗,她称自己不是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而是对接种mRNA疫苗犹豫不决。她特别担心mRNA疫苗可能产生的长期影响,因为它使用的是相对较新的技术。

本站最新报导:多伦多皮尔区允许居民选择疫苗!

“我不想成为小白鼠”

“我们怎么知道这将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史密斯说:“20年后我是否会有第三只眼睛?”

史密斯表示,目前没有对COVID mRNA长期影响的研究或调查。这对她这是一个巨大的担忧。“我不想成为小白鼠”,史密斯说。

信使RNA,或称mRNA,在整个身体的细胞中指导蛋白质的生产,以触发免疫反应,保护人们免受传染病的侵害。

虽然之前mRNA疫苗从未上市,但mRNA疫苗已经在人类身上进行了至少四种传染病的测试:狂犬病、流感、巨细胞病毒和寨卡。没有关于这些产品长期副作用的报道。

三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mRNA技术及其潜力。随着美国政府和其他来源注入数亿美元的紧急资金,像莫德纳和辉瑞这样的公司将一个有前途的分子生物学研究变成了一个可用的产品,并在几亿人身上得到了巨大的效果。

各种矛盾的信息

来自安省爱德华王子县的退休人员洛里·卡蒂(Lorie Carty)说,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和加拿大卫生部,这两个机构有时对疫苗提出相互矛盾的建议,尤其是关于阿斯利康疫苗的建议,让她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

她说她已经预约了,但她一直在改期,因为她还没准备好。

卡蒂说:“我想在把它放进我的身体之前确定一下,因为一旦放进去,就没有回头路了。我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反疫苗的人。我只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我们真的不知道长期影响。只是有太多的问题,每天你都会读到不同的东西。”

疫苗的接受度正在增长

香农·麦克唐纳(Shannon MacDonald)是阿尔伯塔大学护理系的一名副教授。在接种疫苗运动开始之前,她对COVID-19疫苗在加拿大人口中的接受程度进行了研究。

她发现,总的来说,绝大多数加拿大人并不完全反对疫苗。事实上,只有不到2%的加拿大父母拒绝为他们的孩子注射儿童疫苗。

在麦克唐纳的研究中,65%的受访加拿大人对即将部署的疫苗知之甚少,但他们说一旦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使用COVID-19疫苗,他们就会接种。

自该研究发表以来,愿意接种疫苗的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

向犹豫不决的人展示数据

麦克唐纳表示,说服那些犹豫不决的人的最好办法是向他们展示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的有效性数据。

例如,在2020年12月14日至今年7月10日期间,安大略省报告的403,149例COVID-19病例中,只有0.4%是所谓的“突破性病例”,即接种第二剂疫苗14天后,仍然感染了COVID-19。

在这7个月期间报告的所有病例中,约有4%是只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其余全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截至7月10日,在安省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的1千万人中,只有不到18,200人感染了新冠。其中16,358人在只接种了部分疫苗时被感染,1,765人在接种了两剂疫苗后被感染。

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估计,最近因COVID-19入院的人中有97%没有接种疫苗。

麦克唐纳说,不良反应的数量非常少,这也应该让犹豫不决的人确信这些产品是安全的。

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数据,截至7月9日,加拿大只有2222例疫苗接种后的严重不良事件报告。这仅仅是所有接种剂量的0.005%。

尽管有这些积极的数据,麦克唐纳说,疫苗接种运动几乎肯定会遇到一堵根深蒂固的犹豫之墙。

她说,公共卫生部门仍应尝试说服一些未接种疫苗的人,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精力可能更好地花在让部分接种疫苗的人回来接种那关键的第二针上。

她说:“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而不是为了给那些不感兴趣的人注射第一剂而百般周旋。”(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meet-the-unvaccinated-why-some-canadians-haven-t-had-a-shot-1.6115270)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反疫苗示威今天将围攻5家医院

强制疫苗接种企业渐多 加拿大工会意见有分歧

安省疫苗证书政策起作用 接种人数再度攀升

福奇:9月20日可望开打第3剂辉瑞 莫德纳要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