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使医护处于崩溃边缘 华裔退休护士挺身而出重返战场

加拿大都市网

(■■新冠两周年,医护人员都说自己几乎要‘烧尽’了。星报)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加拿大已经爆发两年了,一名原本已经退休的护士冼女士再度被召回工作,她说,担任护士将近四十年时间,经历过非典(SARS)、H1N1甲型流感等大流行,但这一次新冠疫情是最煎熬的。许多医护人员几乎都处于崩溃边缘,她相信自己还能帮上忙,所以愿意重回职场。

冼女士任职护士已经39年了,在将近退休之际,她遇上了新冠病毒疫情,成了护士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医护工作本来就非常辛苦沉重,但从来没有如此快‘烧尽’的感觉,每个人每一天都精疲力尽,而且没有人预料到这会是两年后都未结束的大流行病。”

■■去年退休后的冼女士回到职场,到疫苗中心帮助民众接种疫苗。受访者提供

看不到尽头的高压令人沮丧

对比2003年SARS疫情,冼女士说:“当时SARS严重地摧残安省医疗系统,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大家都有点束手无策,一时的冲击力非常大,加拿大当年被称是在亚洲以外最严重的疫情区。这次新冠来了,虽然初期大家就有意识这可能会像SARS一样危险,却没想到它的传播性非常强大,而且不断变种,没完没了的感觉。如果是一段时间的高压,忍忍可能就过去了,但这次长达两年以上、还看不到尽头的高压,真的令我们非常沮丧。”

她说,医护工作者不仅在新冠疫情下要历经无数生老病死,还要面对一些反对政策的人之攻击。“例如之前有反疫苗者聚集在医院门前抗议,还有医生护士遭人吐口水、辱骂,这些事件真令人心寒。我们是来救人,不是害人的。”

做好本份总会雨过天晴

去年1月她届龄退休了,但几个月后因为极缺人手,她被询问能否来帮忙疫苗接种,就这样她再度加入工作行列。“这么多人都咬著牙辛苦着,我想自己能贡献分担一点也好。”

她无法预测这场疫情何时能散去。但她说:“每个人都接种疫苗,做好个人防疫,总会雨过天晴的。”

多伦多大学医学系副教授、传染病专家沙卡维(Abdu Sharkawy)接受CTV采访时说,没想到两年后,自己仍在新冠病房穿梭。“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非常令人失望,因为我们知道接种疫苗、改善通风、更好的口罩和更多测试等这些可用的工具,不幸的是,我们还在这里。”

沙卡维说,这场疫情也凸显对于弱势族群的影响,提醒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和社区网络需要重组,才能更好地帮助这些族群、更好地应对下一次危机。星岛记者陈仪芬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亚省五分一新冠患者有长期后遗症 15岁少女感到崩溃

多伦多华裔移民们结伴出游战胜孤独!积极参加各类聚会和活动

专访:安省护士职位空缺增56% 仅加薪1%或现流失潮

两名华裔通缉犯疑躲藏多伦多 警方悬赏15万缉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