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者生前获认同 却担忧死亡证写错身份

加拿大都市网

■■Callum Tate希望能早日纠正问题。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现在加拿大的一些省份已经可以提供不分性别(gender-neutral)的出生证明,但加拿大的跨性别(trans)和性别多样化(gender-diverse)社区的许多人还是担心,他们活着时的性别认同在他们去世后的官方死亡证书中,就不能反映出来。

多伦多一名30多岁的跨性别男子Callum Tate表示,“这是最终将事情搞砸,而你又不再能有机会指出来,别人弄错了。”

加通社报道,2012年至2017年期间,加拿大所有省份和地区都修订了《生命统计法》,并取消了想在各种文件上更改性别,一定要做变性手术的要求。有5个省和两个地区,还提供不分性别的选择。然而,死亡证书上还未有这样的规定。

新斯高沙省生命统计和医学检验办公室的Maria MacInnis称,个人身分如何反映在重要事件证书上,是全国各地司法管辖区的重要议题。

在一个人死亡时,体检医师或最后一位主治医生完成死亡医疗证明,该证明书根据尸检时观察到的身体特征确定性别。虽然每个省都有自己的政策,但整个加拿大的做法都是相似的。

由于只有一小部分跨性别者选择进行变性手术,死者的解剖并不总能反映他们的性别认同。

不能确认属于另类暴力形式

多伦多LGBTQ权益倡导组织519的协调员Kate Hazell表示,在加拿大,确定死者的身分仍然是一个非常医学化和病理化的过程,并按照分配的性别来理解和同情死者。目前还没有一个有意义的机制来确定死者的自我认同性别。

她认为,一个人活着时的身分认同在死亡时和死后不能得到确认,是一种形式的暴力。这对社区和亲朋好友也有伤害,他们希望确保亲人能被真实和受尊重的方式对待。

有律师认为,死后的错误身分认同可能让悲痛的家人和朋友感到非常痛苦,也可能影响家谱记录、保险理赔和延迟解决遗产问题。

2015年Trans Pulse报告发现安省20%的跨性别者因为他们是跨性别而遭到身体或性侵犯,67%的人担心他们会早逝。

2017年加拿大跨性别青少年健康调查报告显示,19岁至25岁的跨性别青年在过去一年中的自杀未遂风险是同龄人的16倍。

目前遗嘱是唯一可以帮助跨性别者表达死后意愿的法律文件。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名字和性别放在自己的遗嘱中,并要求执行人遵守这些要求。

MacInnis认为,改进的方向可能包括同时收集和记录,在尸检时观察到的性别以及活着时的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