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民医生中刀惨死 其亲生儿子误杀罪名成立

加拿大都市网

■■在彼德堡市执业的医生陈志诚。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2015年12月底,居于安省彼德堡市的50岁港移民肠胃科医生陈志诚(Andrew Chi-Shing Chan,译音)中刀惨死,警方拘捕死者当时19岁的儿子陈唐斯(Thomas Chan,译音),起诉一项误杀及一项企图谋杀罪名;主审法官月初判词总结案件是伦理悲剧(详另文),被告脑部长久受损,加上案发前服用毒品魔术蘑菇”,行为不能自控,但误杀父亲证据确凿,即使寄以同情,也必须依法判其误杀罪成。

涉嫌弑父、现年23岁华裔被告陈唐斯,案发时被同学誉为美式足球校队明日之星,也是学校内风头趸,然而据高等法院主审法官判词表示,被告罹患中度脑部外力创伤,一旦受药物影响容易失去理智、行为失控。

代表陈唐斯的辩护律师麦法登(David McFadden)认为,该案审讯重点在于案发时受毒品控制的被告,在完全失去理智之下,应否为杀父行为负上刑责。

酒吧喝酒返家再食毒品

案发于2015年12月28日凌晨3时30分,警方接报指安省彼德堡市Haggis Dr一民居发生凶案,警方抵达现场,发现50岁肠胃科华裔医生陈志诚倒毙家中厨房,身上有刀伤;与其同住的女友韦特芬(Lynn Witteveen)亦告受伤,当时伤势严重。

据高等法院主审法官布士维尔(Justice Boswell)判词表示,案件起源是在27日晚上8时半,被告陈唐斯与多名友人到酒吧喝酒及观看球赛后,返回母亲位于Denure Dr的房屋地库再聚,其间部分友人离开,剩下包括被告在内5人,有人决定购买毒品“魔术蘑菇”共享。

其中一名当晚负责购买“魔术蘑菇”的被告友人作供时称,不记得当时购买了多少份量,只知所购份量足够各人服用。众人服用毒品后感昏昏欲睡,当时在场的被告友人均称,他们没有留意被告服用毒品过后有何不良反应。

至28日凌晨近2时,被告其中一名友人基斯顿逊(Soren Christianson)发现被告行为出现异常,被告问他自己该睡在哪里,并从地库走到楼上,期间漫无目的来回楼上及地库至少2次。他作供指被告当时语无伦次,表示自己很恐惧而亮着手机电筒走到楼上。

语无伦次称母为魔鬼撒旦

被告母亲维塔诺(Vestano)作供称,28日凌晨约3时18分,被告走进其房间,当时她正与男朋友菲腊斯(Jeff Phillips)同床睡觉,被告称想与母亲聊天,母亲要求被告关上手机电筒令他回房睡觉。

■■涉嫌服用毒品后失去理智弑父的Thomas Chan。资料图片

被告离开母亲房间返回自己睡房,母亲思索下感到不妙,与身处另一房间的女儿一同跟着被告,并想走进被告房间,但被告拉着门锁不让二人进入;他之后突然开门,高声指母女二人是“撒旦”及“魔鬼”,自称见到光,并表示要到约一街之隔的父亲住所。

当时上身没着衣且仅穿上长裤的被告突冲出屋外,母亲见状立即穿上外套,并持被告一件外褛追了出去,但她追不到被告;被告母之男友及被告友人基斯顿逊见状亦追出来,二人乘车欲截住被告,但已不见其踪影,他们驱车驶至被告父亲陈志诚住所,发现被告在家门前徘徊,众人上前阻止他,母亲欲给被告外套却遭被告用粗口谩骂,母亲将外套交给儿子友人,让儿子披上外套。

基斯顿逊问被告有否问题,被告以小孩语气说“OK”,但被告此时捡起地上一块石头,走向基斯顿逊欲击打他,友人害怕返回车辆上,但被告不罢休,持石块击打司机位车窗,众人遂驱车返回被告母亲住所报警求助。

众人怕会出事再驱车回到陈志诚住所,但不见被告身影,母亲从窗外查看屋内,见到屋中有人走来走去,母亲按门钟却听到被告叫嚣说﹕“我是神,你是魔鬼”。

法官指被告非常不幸 形容命案属家庭悲剧

■■港移民肠胃科医生陈志诚在安省彼德堡市寓所遇害。资料图片

 

高等法院法官在判词指出,辩方强调,就读私校的被告于美式足球校队表现出色,但曾经2次遭对手击倒地上,致头部受伤与昏迷,确诊有中度脑部创伤,法官同意案发时被告在毒品影响下,没能力分析行为对错,无法分析眼前是否现实;但法官倾向采纳控方论据,指被告案发时精神状况,并非因创伤引致而是毒品引发,裁定被告需就事件负上刑责。

法庭文件显示,案发当天凌晨被告击破窗户入屋,但其实被告可透过指纹析别器宁静地入屋,死者家客厅安装2部保安摄录机。据摄录影像显示,被告入屋后大叫并亮灯,他说:“我不再恐惧了”﹔被告之后直接走到父亲房间,摄录机虽没有拍到被告,但有明显踢门声。

另一段呈堂片段听到被告与父亲正身处厨房,并多次出现叫嚣声,案中被刺至右眼失明的女受害人Lynn Witteveen,即死者女伴,站在家中走廊,一直注视著厨房位置,女受害人作供称,当时被告持刀,死者则企图安抚儿子说:“Thomas,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女受害人作供说,她目睹被告持刀猛力刺向死者,死者流很多血。

警员:被告如有神力一样

片段随后显示被告从厨房跑出,持刀追斩女受害人,女受害人供称,虽然多次向被告表明自己是谁,并说很疼惜他,但被告对其所言全无反应继续袭击她;女受害人说,当时被告击打其腹部及刺向其腹、手臂与胸部。

女受害人负伤返回房间致电911求助,期间被告疑持刀刺向女受害人右眼,导致其右眼永久失明。被告一度离开房间之后再次折返,并用刀割伤她的颈项。

2名警员到场欲踢门入内但不成功,警员勒令被告开门,被告遂开门,并被警员戴上手扣与按在地上;被告之后企图挣扎,其中一名警员形容被告如有“神力”一样,制伏他非常困难,幸好之后增援警员到场成功将他拘捕。

榄球赛期间曾2次头部重创

警员作供时称,向被告录取口供时,被告喃喃自语,听到被告以低沉声量说:“我是神,我已经完成计划,快些开枪打死我吧”的语句。

法官同意辩方所言,被告有否用刀杀害父亲及重创女受害人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在于被告犯案时的精神状态,是否足以判断其毋须为此负上刑责。

法官认同被告在15至16岁期间,不单是学校明星美式足球员,更曾参加本国17岁以下榄球国家队,然而也因该项运动曾在一星期内2次严重头部创伤,首次受伤时,并无求医及作详尽检验,第2次受伤后,被告出现频繁头痛、对光极为敏感及抑郁,母亲带他求诊及检验,发觉脑部因外伤受创,一度暂停儿子继续打美式足球,死者则容许他继续打下去。

法官布士维尔接纳被告有中度脑部创伤征状,但认为其脑部创伤并非造成是次案件起因,而是因为被告在案发前服用毒品“魔术蘑菇”所引起。

法官在判词中指被告是一个好人,遭遇非常不幸,其不幸不单是因运动受到创伤,也包括他身边出现了不好的人。

法官相信被告爱父亲与家人,以及爱父亲的新伴侣,相信被告不会对社区构成安全威胁,认为只要获得适当治疗,仍可继续追逐梦想。
法官表示,对被告遭遇深感同情,整个案件是家庭悲剧,然而人情以外还需遵守法律,裁定被告一项误杀及一项严重伤人罪名成立。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