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富商潘妙飞控告媒体人高冰尘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开审

加拿大都市网

 潘妙飞(左)周三到庭作证。李群摄

 ■潘妙飞控告高冰尘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三在卑诗最高法院开审。李群摄

■高冰尘(左)和郭国汀在法庭外合影。李群摄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Miaofei Pan),状告媒体人高冰尘(又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三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开审。潘妙飞作证指,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散布他作为富豪却隐瞒收入以领取牛奶金、花钱购买侨领身分、在中国欠下巨额税款等谣言,不但令他身心受损,在大温与人合作的生意也因名声受损告吹。高冰尘则指他所写的内容均有依据,更指原告方故意拖长审讯时间,导致他无钱请律师被迫自辩。

此案周三首天审理,潘妙飞身穿深色西装上衣、白衬衣,未系领带到场,进入法庭后《星岛日报》记者向他打招呼,潘略有迟疑未回答,身旁的女传译员说:“他不能与媒体说话。”高冰尘则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及男性传译员陪同下出庭,但郭国汀只是为高冰尘提供协助,高表示将自我辩护。

指报道殃及两单生意

法庭文件显示,潘妙飞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在该15页诉状中,潘提出3项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具体金额。

开庭后,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向法庭提出要求把特殊损害赔偿更改为加重性损害赔偿(aggravated damages),并获法庭接纳。

当日由里兹代尔就高冰尘自去年12月12日起,在社交媒体微信发表多篇文章询问潘妙飞。里兹代尔指在首篇文章中,高冰尘指称潘妙飞未能诚实申报财务状况以获取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Tax Benefit,牛奶金)。

控方指出,高冰尘曾提到《中国周刊》发表过一篇关于王一安的专访文章,高还声称王一安就是潘妙飞的化名。这篇文章中王一安受访时表示:“我有两对双胞胎女儿,都是加拿大出生。加拿大政府每个月奖励我2,000加币。”里兹代尔还指高冰尘在他的文章中的言论包括:“当然潘先生不在乎这2,000元牛奶金,但我们在乎是他逃了多少税款才获得这福利。”

潘妙飞回答看到文章后的反应:“我都想哭了,很生气,我什么时候拿了牛奶金,是谁在搞我?”他说从未使用王一安这名字,也未曾接受《中国周刊》采访。他说:“很多人问我这么有钱为何还拿牛奶金?我很痛苦,工作都不想做了。有个生意朋友原本和我谈列治文及渥列治(Oakridge)两个开发项目,就因为这些认为我以前的表现都是假的,不跟我做生意了。很多人看我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潘:我肯定没有买官
针对高冰尘题为《猜猜潘妙飞同志三个侨领“官帽”共花了多少钱》文章中,有关潘妙飞“花钱买官”、“目的就是拿回大陆去说事”等,潘妙飞说:“我就是想为乡亲做事。(买官回国做事)别人有没有我不知道,我肯定没有。”

里兹代尔使用很多时间询问潘妙飞任职各社团的时间,以及慈善捐款事宜。潘妙飞表示曾借40万元给温州同乡会,用于2012年兴建会所,也曾捐出大笔资金。在问及为何要做社团及慈善事业时,潘妙飞说:“我出生在贫困农村,从小看到周围的人吃不饱、穿不暖。工作后几年,我只留下基本生活费,其他收入都分给村中老人。”

针对高冰尘在一篇文章中指潘妙飞及妻子,合计拖欠中国政府税款高达4,190多万元人民币,潘妙飞也指他从未拖欠中国政府任何税款,又指出庭前从未见过高冰尘,对方也从未就上述内容联络他,他说:“他从第一篇文章就给我贴上‘问题侨领’标签,就是为糟蹋我并为自己获得利益。”

潘妙飞在庭上表示,他在中国做了11年公务员后辞职做房地产生意。移民加国已11年,长子已经结婚,现与妻子及岳母一起生活,与妻子养育2对双胞胎女儿。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震惊!华裔女子用锤子杀死前房东 藏尸窗帘 因盗取账户发生争执...

抵加旅客所有防疫措全部解除 飞机上是否佩戴口罩乘客自己决定

伊朗女事件掀起全球示威 安省与卑诗有大型集会

加拿大亚裔医生传谣: 新冠疫苗危险 会导致死胎! 被控违反专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