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街头截查仅凭直觉 法官称损害互信促废除

加拿大都市网

■■安省上诉法院法官托诺治(小图),昨日发表对警方街头截查制度的独立报告。图为警员截查一人士。加通社/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早年安省推行“警方街头截查制度”(Carding System)备受争议,前省府委任上诉庭法官托诺治作为期一年走访安省各区的咨询工作,他昨日公布报告,指随机式“警方街头截查制度”理应废除,但警员在有合理怀疑的非随机性截查仍具保护社区价值,他认同制度实行后,非裔、原住民及深色人种遭截查机会不成比例地多。

加通社报道,经过约1年走访安省不同社区及城市的安省上诉法院法官托诺治(Justice Michael Tulloch)昨日表示,早于除夕日完成了整份长达300多页的独立调查报告,在整个咨询阶段,他与逾2,200名关注“警方街头截查制度”的社区人士会面,包括来自34个省内执法机关的代表,且收到超过100份书面意见。

托诺治法官表示“警方街头截查制度”推行之原意,是透过截查一些怀疑对社区安全构成威胁人士,从而预早阻止罪案发生,然而实行后,却出现有警方人员在毫无合理怀疑下,随意截查一些他们认为该截查的人士,使公众对制度感到混乱,更令一些族群感到遭执法人员针对。

部分社区警民关系跌至冰点

他提到在实施此制度前,警务人员必须受训,警队也必须有清晰执行定义,哪些人才应该被截查;然而制度实施后,执法人员却出现随意截停、查问甚至纪录个人资料之行为,更出现有警务人员纯粹单凭直觉,“认为”被截查者有可疑而将其截停查问。

托诺治说,根据安省执法机关所提供之资料,被截查及纪录者虽然有不同社区及肤色者,然而原住民、黑人及拥深肤色人士被截查比率确是不成比例的多,这方面于整个咨询过程中,最多社区人士关注的焦点,也是此制度实行时所带来之困扰。

报告强调警方街头截查行动绝不能依据种族或外貌打扮等,充满著歧视与偏见的眼光,而随机截停没有任何可疑行为的市民;报告重申,应该废除这种单靠执法人员“直觉无凭”的抽样式截查应废除禁止。

托诺治认为有执法单位直指因为“警方街头截查制度”遭叫停,令枪击案数字在2018年猛升,此说法毫无根据;他认为要维系社区安全罪案率下跌,并非依赖执法人员截查他们相信的可疑者,而是靠警民合作与互信,截查制度导致部分社区的警民关系跌至冰点。

报告提103项建议促修改

他在报告中提出103项建议,务求将自2017年起实施的“警方街头截查制度”变得更完善,包括将制度由负评变成正评;建议警方在执行此制度时,以建立社区关系为主要目标;前线警员执行时不得以收集对方个人资料作为情报及调查之用。

建议亦要求警队必须就“可疑行为”作出定义,警方必须有充分与客观理据,才可向被截查对象查问个人资料;要求各支省内执法机关,必须向警员提供指导性的充足训练,警员截查市民时需第一时间垂询对方,而警员在询问被截停对象时,不能以感到对方可疑的偏见口吻查询。

托诺治在咨询过程中,不相信随机及毫无焦点的街头截查制度,对缔造安全社区带来任何好处,强烈建议省府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