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民药物计划为何在加拿大举步艰难?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关于全民药物计划议题,在联邦大选期间,再有政党提出。星岛A1中文电台节目《A1出击》主持冯凯欣,请来药剂师伍锦舟,探讨相关建议。

问: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

答:药剂师 伍锦舟

 

问:有政党提出全民药物计划,加拿大人是不是真的全民都需要政府承担药物开支,才能帮助我们呢?

答: 这个是见仁见智的,现在的药物费用已经是政府给钱,或者工作保险给钱,你就不觉得需要。但有很多人是两头不到岸的,如果能有一个全民药物计划,对大家都会公平些,我觉得对没有能力买药的人,政府是要做些事的。比如很多人打工,但打工的类型是没有健康保险的,因为可能是兼职工或散工。这些人不符合政府福利的标准,这些人如果因为药物太贵不去吃药,就对他们身体不好,所以有一部分人加拿大政府是应该帮他们的。

 

问:你说到部分人应该帮他们,例如低收入人士。在安省不同年龄层,政府都有承担他们的药费,只有中间层出来工作的人,就不一定有,要自己掏钱了。

答:是的,我们首先看年龄。65岁以上无论家里多少钱,无论是否还在打工,政府都给大部分的药费。说的是大部分药不是全部,尤其是很新很贵的药,都还未是政府给的。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婴儿到24岁,政府前几年有个新计划,多数的药物都是不需要付钱,除非他的家庭已经有私人保险。再另一方面如果你是拿福利的人,那每个月我们有一张叫drug card,去药房拿药多数的药都是免费的。但如果你是没有自己的保险,就变成要自己掏腰包,有时那些药也挺贵的。

 

问:正如你说24岁到65岁的人,比如在安省,有病的话,买药就要自己给钱。如果没有公司的保险承担,就真的会没钱,那你怎么觉得全民药物计划是见仁见智呢?

答:首先我们要看看,如果政府真的想要全国的药物计划,那政府需要多付多少钱呢?加拿大全国health care,包括医生的费用,住院和医院的费用,大约是1900亿。药物在其中,一年大概是340亿。但这340亿不全是政府出的,只有一部分,自己私人出钱大约有80亿,保险公司出钱大约是120亿。如果变成了加拿大全民药物计划,政府每年要多出200亿。200亿不是个小数目,而且那个增加每年都会多过通货膨胀。因为我看见药物每年在升价,每年都很恐怖,大约有4%至8%。政府如果全部都包,那变成药物的价钱会越来越贵。

但好处是,如果加拿大人都用一样的药,那政府就可以和药厂讲价钱,那就好讲很多。多了人用新药,一般新药都会有其他的竞争,变成他们(政府)可以拿个便宜一点的价钱。对整个国家来说,是有好处的。但对药厂来说,他们会不太喜欢,因为他们赚少点钱。所以药厂在这几年,每次加拿大说要搞个全民药物计划,他们就立刻有些措施游说政客,要他们不要通过这个计划。这计划是NDP 新民主党提出来的,投票的时候失败了。我觉得大药厂在中间做了很多手脚,他们说,如果政府搞这个计划,他们可能在加拿大的药物研究上减少很多。暂时来说加拿大的药物研究已经不是很多,每年就是12亿左右,但他们可能说如果你搞这个计划,我连12亿都不做了,因为赚不了钱。所以搞了几次(投票),都不太成功。

新民主党说我们搞个全民药物计划,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方面是全部的加拿大人民都会在这个计划,全部的药物都在这个计划。钱方面他们说出来就不是说那么多,但到了真正要投票这个法案是否通过,自由党当时就说我们不通过这个计划。拖来拖去拖了一年,到投票之前了发现都还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全民药物计划。

 

问:就算联邦层面可以推动全民药物计划,都需要省政府的配合才能让国民受惠。

答:没错,因为我们的宪法是说明,省是负责医疗,包括药物。所以除非是在宪法里做更改,不然就会变成联邦政府就要逐个省去谈,看看怎么做好,所以比较困难一些。但是每5至6年会做个研究调查,到底要不要做全民药物计划,和应该怎么做,又每5至10年都会出一个报告,每个报告都说应该做这个药物计划,但怎么都做不出来。做了个研究调查出来,政府就把报告摆角落摆个几年,然后到下次又做一个研究调查,看了几十年都是这样。

 

问:如果全民计划不是最好,还有没有别的建议可以舒缓一下那些没有办法负担药费的人?

答:现在的药物有几种病是越来越贵的,癌症,风湿,multiple sclerosis(多发性硬化),治这些病的新药是非常贵的。联邦政府可以在这方面首先着手,也就是说,这种药,每一剂药是非常贵的,甚至有的是一剂一万多的。加拿大可以在那个方面开始先,做一个国家计划,再和大药厂商讨多少钱。先做一个现在最急着需要的先,再说包括其他药物。因为其他药物包括高血压,抗生素,那些其实不需要马上搞个全民药物计划,因为那个计划太大,涉及太多人和省份息息相关,变得很难开始。如果联邦拨一笔钱出来,专门对付新而贵的药,那我相信各个省也会赞成。

 

问:也就是不要一开始充胖子,慢慢逐步逐步来,首先针对最贵的药先。

答:是的,没错,因为现在各个省都很头痛,每年都有新药,每次都贵过以前,但有些病人说真的需要,就要政府给钱。政府就觉得,是那么新的药,还要再慢慢看看。所以我们觉得很多个省的政府都为这方面头痛,联邦政府如果想在这方面下手脚先做,我相信各个省政府都会同意的。同时和大药厂的讲价能力就会高很多。

 

问:若全国都有药物全民计划,可能政府就要和药厂签订一些合约,是长期买他们的药。其实对他们来说有份合约的保障,但他们会觉得赚少了钱反而不高兴吗?

答:举一个例子吧,很多时候现在风湿的药是越来越贵,我们是叫他们biological生物药物。这种药很多时候两个月就要一两千块一剂,有几家公司生产这个。那政府就说,好,那我选一个或两个,把价钱降低。很多时候药厂就会和购买的政府说,你千万别说出去我给了你什么价钱,太便宜了不想让美国知道。那很多时候是变成它赚少了钱,不是说那家公司做了这笔生意赚多了很多,其实赚少了,但就能拿到一笔生意。当他们这么讨价还价,总的来说是赚少了钱。那所以为什么加拿大的药物那么贵呢?很多人说,不是那么贵啊,你看美国。全世界如果看是公民自己出钱或加保险出的药物的价钱,美国是全世界最贵的。但加拿大也距离它不远,加拿大是第三。为什么欧洲多数药物都便宜过加拿大很多呢,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谈判能力有全国药物计划,加拿大在这方面是落后很多。

 

问:也就是欧洲有些国家是承担人民的药费,所以他们反而拿到便宜一点的药?

答:是的没错,就算是个小国家,好像纽西兰的药都便宜过加拿大很多。澳洲和多数欧洲国家,都是有他们国家的药物计划。同样的药他们拿到的价钱,是便宜过加拿大的,便宜过美国更多。

 

问:听你那么说,全民药物计划是好的,因为可以把药价压低?

答:总括来说是会好,但当然政府就会出多很多钱。那钱在哪儿来呢,暂时来说联邦政府我看它搞了十几年搞不出个计划。

 

问:也就是还是没有一笔钱能搞出这个全民药物计划?

答:没错,因为这笔钱不是一笔过支付的,而是一出就以后都要继续出,所以它需要加税才能做到这个药物计划。而且加上省是负责药物的,变成联邦和省也有些争纷,所以这事有得等。

 

问:以你的了解,为什么欧洲国家能做到,而我们就做不到?

答:他们的宪法不同,他们(的宪法)说明是负责公民的健康包括药物,很多时候也包括了牙医。但是加拿大,(建国到现在的)日子比较短些,比如我们看医生不用钱,那个只是大概存在了50年左右,所以比欧洲迟了点。加上当时的讨论说,我们不如都在医生方面和医院全民计划,那就开始了。谁知道开始的时候太胆小,就没包括牙和药物,搞到今天这步。

 

(网上图片) T1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15位华裔竞逐联邦大选 数目之少近年少见

【评论】经过一场不漂亮选战 各党需用心愈合分化

杜鲁多虽然获胜 但这四个承诺很难兑现

【联邦大选】转投自由党后出战 阿特温再次当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