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民藥物計劃為何在加拿大舉步艱難?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關於全民藥物計劃議題,在聯邦大選期間,再有政黨提出。星島A1中文電台節目《A1出擊》主持馮凱欣,請來藥劑師伍錦舟,探討相關建議。

問:星島A1中文電台《A1出擊》記者馮凱欣

答:藥劑師 伍錦舟

 

問:有政黨提出全民藥物計劃,加拿大人是不是真的全民都需要政府承擔藥物開支,才能幫助我們呢?

答: 這個是見仁見智的,現在的藥物費用已經是政府給錢,或者工作保險給錢,你就不覺得需要。但有很多人是兩頭不到岸的,如果能有一個全民藥物計劃,對大家都會公平些,我覺得對沒有能力買葯的人,政府是要做些事的。比如很多人打工,但打工的類型是沒有健康保險的,因為可能是兼職工或散工。這些人不符合政府福利的標準,這些人如果因為藥物太貴不去吃藥,就對他們身體不好,所以有一部分人加拿大政府是應該幫他們的。

 

問:你說到部分人應該幫他們,例如低收入人士。在安省不同年齡層,政府都有承擔他們的藥費,只有中間層出來工作的人,就不一定有,要自己掏錢了。

答:是的,我們首先看年齡。65歲以上無論家裡多少錢,無論是否還在打工,政府都給大部分的藥費。說的是大部分葯不是全部,尤其是很新很貴的葯,都還未是政府給的。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嬰兒到24歲,政府前幾年有個新計劃,多數的藥物都是不需要付錢,除非他的家庭已經有私人保險。再另一方面如果你是拿福利的人,那每個月我們有一張叫drug card,去藥房拿葯多數的葯都是免費的。但如果你是沒有自己的保險,就變成要自己掏腰包,有時那些葯也挺貴的。

 

問:正如你說24歲到65歲的人,比如在安省,有病的話,買葯就要自己給錢。如果沒有公司的保險承擔,就真的會沒錢,那你怎麼覺得全民藥物計劃是見仁見智呢?

答:首先我們要看看,如果政府真的想要全國的藥物計劃,那政府需要多付多少錢呢?加拿大全國health care,包括醫生的費用,住院和醫院的費用,大約是1900億。藥物在其中,一年大概是340億。但這340億不全是政府出的,只有一部分,自己私人出錢大約有80億,保險公司出錢大約是120億。如果變成了加拿大全民藥物計劃,政府每年要多出200億。200億不是個小數目,而且那個增加每年都會多過通貨膨脹。因為我看見藥物每年在升價,每年都很恐怖,大約有4%至8%。政府如果全部都包,那變成藥物的價錢會越來越貴。

但好處是,如果加拿大人都用一樣的葯,那政府就可以和藥廠講價錢,那就好講很多。多了人用新葯,一般新葯都會有其他的競爭,變成他們(政府)可以拿個便宜一點的價錢。對整個國家來說,是有好處的。但對藥廠來說,他們會不太喜歡,因為他們賺少點錢。所以藥廠在這幾年,每次加拿大說要搞個全民藥物計劃,他們就立刻有些措施遊說政客,要他們不要通過這個計劃。這計劃是NDP 新民主黨提出來的,投票的時候失敗了。我覺得大藥廠在中間做了很多手腳,他們說,如果政府搞這個計劃,他們可能在加拿大的藥物研究上減少很多。暫時來說加拿大的藥物研究已經不是很多,每年就是12億左右,但他們可能說如果你搞這個計劃,我連12億都不做了,因為賺不了錢。所以搞了幾次(投票),都不太成功。

新民主黨說我們搞個全民藥物計劃,主要有五個方面。一方面是全部的加拿大人民都會在這個計劃,全部的藥物都在這個計劃。錢方面他們說出來就不是說那麼多,但到了真正要投票這個法案是否通過,自由黨當時就說我們不通過這個計劃。拖來拖去拖了一年,到投票之前了發現都還是沒有一個真正的全民藥物計劃。

 

問:就算聯邦層面可以推動全民藥物計劃,都需要省政府的配合才能讓國民受惠。

答:沒錯,因為我們的憲法是說明,省是負責醫療,包括藥物。所以除非是在憲法里做更改,不然就會變成聯邦政府就要逐個省去談,看看怎麼做好,所以比較困難一些。但是每5至6年會做個研究調查,到底要不要做全民藥物計劃,和應該怎麼做,又每5至10年都會出一個報告,每個報告都說應該做這個藥物計劃,但怎麼都做不出來。做了個研究調查出來,政府就把報告擺角落擺個幾年,然後到下次又做一個研究調查,看了幾十年都是這樣。

 

問:如果全民計劃不是最好,還有沒有別的建議可以舒緩一下那些沒有辦法負擔藥費的人?

答:現在的藥物有幾種病是越來越貴的,癌症,風濕,multiple sclerosis(多發性硬化),治這些病的新葯是非常貴的。聯邦政府可以在這方面首先着手,也就是說,這種葯,每一劑葯是非常貴的,甚至有的是一劑一萬多的。加拿大可以在那個方面開始先,做一個國家計劃,再和大藥廠商討多少錢。先做一個現在最急着需要的先,再說包括其他藥物。因為其他藥物包括高血壓,抗生素,那些其實不需要馬上搞個全民藥物計劃,因為那個計劃太大,涉及太多人和省份息息相關,變得很難開始。如果聯邦撥一筆錢出來,專門對付新而貴的葯,那我相信各個省也會贊成。

 

問:也就是不要一開始充胖子,慢慢逐步逐步來,首先針對最貴的葯先。

答:是的,沒錯,因為現在各個省都很頭痛,每年都有新葯,每次都貴過以前,但有些病人說真的需要,就要政府給錢。政府就覺得,是那麼新的葯,還要再慢慢看看。所以我們覺得很多個省的政府都為這方面頭痛,聯邦政府如果想在這方面下手腳先做,我相信各個省政府都會同意的。同時和大藥廠的講價能力就會高很多。

 

問:若全國都有藥物全民計劃,可能政府就要和藥廠簽訂一些合約,是長期買他們的葯。其實對他們來說有份合約的保障,但他們會覺得賺少了錢反而不高興嗎?

答:舉一個例子吧,很多時候現在風濕的葯是越來越貴,我們是叫他們biological生物藥物。這種葯很多時候兩個月就要一兩千塊一劑,有幾家公司生產這個。那政府就說,好,那我選一個或兩個,把價錢降低。很多時候藥廠就會和購買的政府說,你千萬別說出去我給了你什麼價錢,太便宜了不想讓美國知道。那很多時候是變成它賺少了錢,不是說那家公司做了這筆生意賺多了很多,其實賺少了,但就能拿到一筆生意。當他們這麼討價還價,總的來說是賺少了錢。那所以為什麼加拿大的藥物那麼貴呢?很多人說,不是那麼貴啊,你看美國。全世界如果看是公民自己出錢或加保險出的藥物的價錢,美國是全世界最貴的。但加拿大也距離它不遠,加拿大是第三。為什麼歐洲多數藥物都便宜過加拿大很多呢,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談判能力有全國藥物計劃,加拿大在這方面是落後很多。

 

問:也就是歐洲有些國家是承擔人民的藥費,所以他們反而拿到便宜一點的葯?

答:是的沒錯,就算是個小國家,好像紐西蘭的葯都便宜過加拿大很多。澳洲和多數歐洲國家,都是有他們國家的藥物計劃。同樣的葯他們拿到的價錢,是便宜過加拿大的,便宜過美國更多。

 

問:聽你那麼說,全民藥物計劃是好的,因為可以把葯價壓低?

答:總括來說是會好,但當然政府就會出多很多錢。那錢在哪兒來呢,暫時來說聯邦政府我看它搞了十幾年搞不出個計劃。

 

問:也就是還是沒有一筆錢能搞出這個全民藥物計劃?

答:沒錯,因為這筆錢不是一筆過支付的,而是一出就以後都要繼續出,所以它需要加稅才能做到這個藥物計劃。而且加上省是負責藥物的,變成聯邦和省也有些爭紛,所以這事有得等。

 

問:以你的了解,為什麼歐洲國家能做到,而我們就做不到?

答:他們的憲法不同,他們(的憲法)說明是負責公民的健康包括藥物,很多時候也包括了牙醫。但是加拿大,(建國到現在的)日子比較短些,比如我們看醫生不用錢,那個只是大概存在了50年左右,所以比歐洲遲了點。加上當時的討論說,我們不如都在醫生方面和醫院全民計劃,那就開始了。誰知道開始的時候太膽小,就沒包括牙和藥物,搞到今天這步。

 

(網上圖片) T12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新变种Omicron来势汹汹 应该打加强剂还是等新疫苗?

全球各大药厂争分夺秒 研制针对Omicron疫苗

谢霆锋回忆初出道时艰辛 在上海3块钱吃大排面至今难忘

Omicron变种攻陷欧洲 全球各国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