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万锦集体食物中毒案跟进报道 食客亲述一家三口中毒经过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就喜悦小厨集体中毒事件,星岛从多方面进行跟进追访。其中我们联络到食物中毒事件一名送院入住ICU的食客袁先生,袁先生一家三口都是中毒送院的12人之一,而他和太太更一度留医ICU,他详细讲述当日的中毒经过和在ICU内的日与夜。

袁先生向我们表示,他出院后感到所见的报道只是单一方面讲述喜悦小厨,以及讲述他们有多么的惨,因为这次事件令他们损失生意,而忽略了真正的受害者(中毒食客),“感觉人命低于餐厅的生意,别人的健康远远低于他们的生意损失,这让我十分不舒服。”

袁先生30多年前由香港移民加拿大,从事销售行业,日常工作需要接触很多人,为了不想再提起这段痛苦经历,所以不愿意面向镜头公开容貌。

他又指自己一直以来是喜悦小厨的支持者,但对于餐厅这次的处理手法与态度非常失望,“这次我觉得餐馆方面有点儿逃避,有事情发生不肯出来见人不肯道歉,想不了了之,这是完全没有责任感的。”

袁先生一再重申,他这次站出来并非为了追讨任何金钱赔偿,而是为了唤醒餐馆业对食物制作负责任,也希望通过亲身经历,让大众了解到这次中毒事件的严重性,引以为戒,避免同类事情再次发生。

就袁先生对喜悦小厨老板的批评,我们找到喜悦小厨的大厨兼老板刘永康作评论,刘老板说对袁先生及其他食客的情况致歉,又说:“对他们表示问候,对这次意外非常之抱歉”。他又补充一句说,在事件中他也没有得到卖沙姜粉的冠业超级市场老板的道歉,他对此也愤愤不平。

喜悦小厨的大厨兼老板刘永康作表示,对袁先生及其他食客的情况致歉,说:“对他们表示问候,对这次意外非常之抱歉”。(CCUE记者摄)

袁先生讲述一家三口死里逃生经历(第一身叙述,为方便阅读,内容经剪辑)

袁先生一家三口都中了毒,而他和太太更一度留医深切治疗病房,他详细缕述当日的中毒经过和在ICU内的日与夜。(CCUE记者摄)

袁先生:我(8月28日)大约下午4点去喜悦小厨购买手撕鸡外卖,没有记错的话回到家大约六点开餐,吃完晚饭大约7点。我们一开始吃的时候已经觉得味道有点奇怪,平常吃的手撕鸡,鸡味是十分分明的,但那天吃的鸡味道有点苦,吃进口有一种麻辣的感觉,我就已经觉得有点儿奇怪。

我和老婆商量说:“不要吃了,扔掉吧。”可能是芫荽、青瓜(的缘故),把它扔掉,只吃了两块鸡肉,幸好我的儿子向我说味道奇怪,他吃了很少,只是“两小块”,我也只吃了两块,太太可能因味觉问题,比我吃多了一点,最终太太跟我说:“不要浪费,把鸡翅吃掉了吧。”

其实我们总共吃了半盒不到,大概四分一盒。

吃完大约半个小时后,开始有感觉,我的嘴唇觉得有麻辣,但那一种不是辣来的,是麻,纯粹麻没有辣,嘴已经开始没有什么感觉,手开始有少少麻痹的感觉,太太说多喝点热水。我们饭后坐下来,我太太说真的很不舒服,不单止手,连脚都觉得麻,我对太太说:“你喝杯水,上楼休息一下吧。”之后她想去厕所,去了厕所之后她就开始呕吐。大约晚上7点半,我太太说感到十分不适。我那时坐着已经站不起来了,我的儿子打电话,救护车很快来到我家。

喜悦小厨中毒事件重新开业后,仍有出售当日涉及严重中毒事件的手撕鸡菜式,但已不再添加沙姜粉。(CCUE记者摄)

致电老板娘:究竟你们的手撕鸡发生什么事……

在等待救护车时,我打电话给喜悦小厨,和老板娘说:“究竟你们的手撕鸡发生什么事,第一,鸡肉是苦的;第二,进食后感到麻痹,你是否加了麻辣(香料),你是不是下错了东西,或者你有没有加了洗洁精等不洁净的东西?”

她说没有这回事,然后她就取了一些沙姜粉试一试,我就和她说,不要再卖给其他人,她说:“好好好。”,那时候应该是八点前。

救护车到的时候,我已经站不起来,直接向后倒在地上,大约10分钟左右都是不省人事,我的太太在楼上也是一样,已经倒下了,救护员进屋后,觉得需要再多叫一辆救护车过来,也问了我的儿子有没有进食同样食物,我儿子说有,担心他一个小时后也会像我们一样,所以稳妥起见叫了第三辆救护车过来,将我们全部送进医院。上车时我已看不见,只有耳朵听到救护员说:“尽快送院。”

有两个救护员上了2楼,把我太太抬上第一辆救护车,我就登上了第二辆救护车,我的儿子当时只有口唇麻痹、手部麻痹,其他还可以,于是他跟车,我们共使用了两辆救护车,很快便到了急症室。

到了急症室,只记得医生当时在房内问我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知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看看是否清醒,我听得见,但不太能说话,完全看不见,但双眼是张开的,只看到光。我只是告诉医生:“我很辛苦,无法呼吸,我需要氧气,可否给我氧气?”他说:“好好好,我现在给你氧气。”

固然要吸着氧气,开始呕吐等症状,我只是知道注射了很多东西,我知道自己吐了许多东西。

急症室内至少八个人抢救我……

当我张开眼可以看见东西的时候,我看见急症室内至少有八个人正在抢救我,插喉、为我做许多治疗、用剪刀剪开我的衣服和裤子。

至于我太太那一面,我就不知道,我儿子则需要被监察身体情况8个小时,虽然他没有事,但医生表示不知道他的身体将会发生怎样的情况,所以不能离开,一定要留在那儿,他也要检查心电图、肺部等。

在急症室的房间内折腾了六至八个小时,抢救时间应该都用了两个小时,确切时间我不清楚,因为我已经失去知觉,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在我能够张开双眼,开始清醒一点儿,就看见自己动也不能动,插满了仪器、呼吸机,连说话都不能说。医生问我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说我不知道,医生又问我的名字,知不知道身处在哪儿?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清醒,当时我也能回答他的问题, 医生就说:“你现在食物中毒,情况颇严重,我要替你做一些治疗。”医生大概说了类似的说话,便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当我再次醒来,我的儿子便可以进来了,中间起码相隔8个小时,就只剩下两至三个护士在病房。我的儿子问过我的情况后,儿子说:“妈妈入了ICU,医生说情况比较严重,以及现在至少监察身体两天,所以暂时都不能去探望她。”

当时我想,自己的情况都这么差,我太太比我更加差,十分担忧,是非常非常之差,两夫妇能否挨过此劫,闯过这一关。我太太已经上了ICU,没想到隔了两个小时后,我也进了ICU。

那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差不多四、五点,已经折腾了10多个小时了,完全不能动弹,不准吃东西,不能下床,什么都不能做,全身插满管子,我的儿子说医生可以让他离开,他说回家收拾好东西,晚一点再过来。

喜悦小厨集体中毒事件引起全国华人关注,联邦相关部门亦作出跟进。(CCUE记者摄)

护士不敢说我太太情况……

我在那一刻感觉十分受伤害,有些护士进来,我可以说一些句子,因为我插着喉,不能说太多说话,我问护士我的太太如何,护士说:“不好意思,我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不是你太太的护士,许多资料我也不能透露,不能告诉你,最好晚一点医生过来,你直接问他,我不方便透露你太太的病情。”我听到这句说话,感觉十分严重,如果他不方便说的话,是否仍然稳定,即是护士都不敢说,可想而知我对太太的担心,是多么沉重,希望读者看到我所描述的感受,可以明白事件的严重性,是真的十分严重,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我们星期日晚上九时进入急症室,因为当时整个人仍是昏昏迷迷,不能动弹。医生进来后和我说的时候应该是星期一晚上,我遇到一个十分好的护士,我问了他多次可否帮忙问一问医生我的太太情况如何,我真的十分想知道,想知道我太太究竟有没有事,星期一晚上她走过来,她不是ICU病房当值的,特地从下面上来告诉我,“你放心啦,你太太情况应该稳定了,但她暂时还没有苏醒,详细情况都要由医生告诉你,但你不用担心,她应该没有事。”那一刻我可以叫做放松一点儿,但依然十分担心,其实我和我太太只是相隔两三间病房,但我没有可能下床,因为我插满了喉管。

儿子:妈妈插满了喉,不能说话,完全不能动……

直到星期二早上,儿子看到了妈妈,说:“妈妈插满了喉,不能说话,完全不能动,而且刚刚才苏醒,刚刚才醒过来,昏迷了一天有多,醒了以后只能用眼睛看一看我,完全不能动弹。”在那一刻听到儿子对我说这些话,真的感到十分受伤,究竟太太的严重性到哪个地步,自己都那么严重,她比我更严重,我对儿子说:“你问一问医生,看看妈妈怎么样,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妈妈的情况去到怎么样”儿子一看见医生在ICU那一层走过,便立即追问医生,医生非常好,解释给我儿子听,说明医生需要些时间去了解,虽然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但详细情形都要两天时间去观察,究竟她的身体状况是如何,而Side Effects(后遗症)是怎样,没有人知道,也无法回答,因为这种毒也是十分严重,也十分猛烈,没有想过会这么厉害,普通一般食物中毒不是这样的,你现在是中毒,不是普通吃错东西中毒那么简单。

星期二早上我对医生说精神“OK啦”,他说我可以吃点东西了,但我说“我插满了喉”,医生说一会儿帮你量度(身体指数),如果OK的话就可拔喉,吊盐水那些当然要继续,心电图也不能拆下来,要待真正稳定下来,才可以把所有仪器拆下来,拔了喉让你可以喝点水,或吃一点东西,但无法吃固体食物,只可以喝一点流质的东西,苹果汁、啫喱之类,一会儿护士会给你一个餐单,全是流质的食物。

到下午四点左右,医生说我的情况十分稳定可以把所有仪器都拔除下来,可以尝试下床走走,但我怕你下床会头晕,你就在这里做个测试, 试试走路,到一定的程度,我觉得你走路稳固,就可以让你出院,最主要你现在血液含氧量是正常的,你不需要靠呼吸机了,你现在恢复得很快,你太太就慢一点。我何时可以落地走?他说:“等一会儿我叫护士帮你拔走仪器,你便可以落地试试行路。下床后要多等两三个小时,如果你想出院的话,我少可以准许你出院,因为我要知道你真的没有问题,因为有些人一下床血含氧量就会变低,你回到家有什么事又要回来就无谓。

引致喜悦小厨集体中毒事件的“沙姜粉”,被当局验出曾受污染。(资料图片)

拔喉后第一时间被人扶着过隔离病房看太太……

我第一时间下床,护士明白我在着急什么,第一时间扶着我,说与我过去看看太太,我真的觉得非常之安慰,护士知道我想要什么,可能因为我整天都问她,“太太如何啊?”,当我第一眼看到我太太,我真的觉得十分受伤,因为我太太在病床上插的喉比我多,因为她无法呼吸,要插条管通往肺,要靠机器维持呼吸,在那一刻我看到这个画面,觉得好痛,是无法用言语或文字讲述的痛,那种感觉真是非常之辛苦,比我睡在病床那种感觉还要痛,好痛,痛得十分要紧,我见到太太,实在无法作声,太太他更加无法出声,我们俩都无法出声,我真的已经控制不住,感觉犹如大家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大事,终于走到这一步,有幸我见到她,她见到我,这个是我很大的感觉,而这个感觉会不会长久?她还会否有什么问题呢,我不敢说,因为她仍插着许多仪器,她完全无法回答我,完全不能动,她尝试用手势告诉我不要担心。我太太说:“你回去房间吧,不要看着我。”做手势叫儿子扶我出去,可能她自己也有一点忍受不住,而且如果太过伤感,身体插着喉反而感觉更辛苦,我明白她当时的处境,我也要回去房间,我只是看了她5分钟左右,儿子就扶我回去。

接下来护士说“你不要回去,再多走几步,想看看你够不够氧气。”于是做了一些测试,隔了几个小时,大约七时, 护士说如果你想回家的话可以回家了,我决定还是回家去,回家换衣服,在医院那段时间都颇辛苦,如果回家可能会舒服些、可以睡得着觉,因为在医院不能睡觉无法入睡。

第二天虽然我不太精神,我依然坚持让儿子驾车送我回去照看太太,我在医院多陪她两天,她才可以出院。看着她从插了许多喉,到一支一支的慢慢被拔走,可以减少仪器,医生说“这个不需要、那个不需要”,我看到那些液体一包一包的减少,以及医生告诉我:“她慢慢地康复, OK的了,很快,应该在这两天内就可以出院”心情始开始放宽,觉得有点安慰,太太终于没有事。其实我坐在医院,自觉一半都没有完全康复,病房护士看见我,都叫我回家休息,给时间自己复元,我说“不行,我要在这里”我从早上开始,一直陪伴太太到晚上7时多才回家。

经历劫波儿子长大了!

在这段时间,才终于感觉儿子长大了,回到家所有事都是由他做,他照顾我们一个星期,当父母出事时,他好紧张我们,也见到了另一面,原来儿子平常说不紧张,和他聊天往往“一句起两句止”,但当有事发生,原来他会疼爱自己的父母,有另一种感觉。

终于到了星期四早上,医生说“你太太已经康复得七七八八,基本上可以回家,监察完这一天,如果她真的很想回家而那些指数又OK,可以批准她出院。”我们(8月28日晚)九时进院,我的儿子第二天下午才离开,至于我就是星期二晚上出院,我的太太就是星期四晚上出院。两夫妇可以安然无恙地从医院走出来,但这个星期于医院的经历,身体上的痛楚都不是最痛,最痛是心灵上,即是见到自己的太太这样子,自己经历生死关头很难受的感觉。

袁先生出院后,血压的上压超过130,下压则近100;无法长时间拿重物,而且只要稍为走得急,呼吸便会变得急促,血压急升,须服血压药控制血压,并每天监测血压及血含氧量。(CCUE记者摄)

医生未知后遗症对调味料有阴影

出院后,袁先生和太太仍须于相隔一星期后看家庭医生做详细检查。另外医院医生也安排袁氏夫妇到心脏专科复诊。袁先生转述医生指,该种毒“严重影响心脏”,因没有先例,后遗症难料,出院后仍须持续观察,直到身体终于可以把所有毒排出来。

从事海产业的袁先生表示中毒后元气大伤,至今仍未恢复,无法长时间拿重物,而且只要稍为走得急,呼吸便会变得急促,血压高了,上压超过130,下压则近100,须服血压药控制血压,并每天监测血压及血含氧量。

袁先生还表示事件后对调味品蒙上阴影,除了番茄汁、胡椒粉和黑椒粉等,及正常用的柴米油盐外,已把其他调味粉全都扔掉,临近到期的调味料也会扔掉,不敢再用。此外也影响日后的饮食习惯,舌头变得很小心,只要吃到有什么不寻常的味道就会立即吐掉,“以后无论如何,觉得有点儿不对味,立即吐出来”。

8月28日喜悦小厨发生集体中毒事件,加拿大中餐及酒店管理协会于9月8日找来该餐厅老板联同万锦区3名议员召开记者会。(资料图片)

之所以我会那么着紧,希望你们可以讲述这件事发生的所有一切。不要把报道放在餐馆上,我觉得餐馆事故只是冰山一角。这只是我们两夫妇的叙述,其实我隔壁房间另外两位中毒者,可能他们的感觉比我更严重呢、可能他们的感觉比我更加强烈。我绝对可以告诉你那种伤害性,进医院的那种感受远远超越餐馆金钱、生意上的损失。钱可以再赚,但生命、健康、痛楚、心灵上的伤害,是金钱买不回来,希望借着你们的报道,可以唤醒餐饮业的人,可以知道食物制作要负责任,不要草率而令食客有伤害、有问题出现。这就是我最终目的、想做的事。

制作:CCUE.ca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 就枪支限制C-21法案辩护

感恩节餐桌消费大调查:加拿大人穷得都快吃不起火鸡了?

安省拨5700万增聘护理院护士保留执业护士人手

加拿大最危险城市排名 结果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