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萬錦集體食物中毒案跟進報道 食客親述一家三口中毒經過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就喜悅小廚集體中毒事件,星島從多方面進行跟進追訪。其中我們聯絡到食物中毒事件一名送院入住ICU的食客袁先生,袁先生一家三口都是中毒送院的12人之一,而他和太太更一度留醫ICU,他詳細講述當日的中毒經過和在ICU內的日與夜。

袁先生向我們表示,他出院後感到所見的報道只是單一方面講述喜悅小廚,以及講述他們有多麼的慘,因為這次事件令他們損失生意,而忽略了真正的受害者(中毒食客),「感覺人命低於餐廳的生意,別人的健康遠遠低於他們的生意損失,這讓我十分不舒服。」

袁先生30多年前由香港移民加拿大,從事銷售行業,日常工作需要接觸很多人,為了不想再提起這段痛苦經歷,所以不願意麵向鏡頭公開容貌。

他又指自己一直以來是喜悅小廚的支持者,但對於餐廳這次的處理手法與態度非常失望,「這次我覺得餐館方面有點兒逃避,有事情發生不肯出來見人不肯道歉,想不了了之,這是完全沒有責任感的。」

袁先生一再重申,他這次站出來並非為了追討任何金錢賠償,而是為了喚醒餐館業對食物製作負責任,也希望通過親身經歷,讓大眾了解到這次中毒事件的嚴重性,引以為戒,避免同類事情再次發生。

就袁先生對喜悅小廚老闆的批評,我們找到喜悅小廚的大廚兼老闆劉永康作評論,劉老闆說對袁先生及其他食客的情況致歉,又說:「對他們表示問候,對這次意外非常之抱歉」。他又補充一句說,在事件中他也沒有得到賣沙姜粉的冠業超級市場老闆的道歉,他對此也憤憤不平。

喜悅小廚的大廚兼老闆劉永康作表示,對袁先生及其他食客的情況致歉,說:「對他們表示問候,對這次意外非常之抱歉」。(CCUE記者攝)

袁先生講述一家三口死裡逃生經歷(第一身敘述,為方便閱讀,內容經剪輯)

袁先生一家三口都中了毒,而他和太太更一度留醫深切治療病房,他詳細縷述當日的中毒經過和在ICU內的日與夜。(CCUE記者攝)

袁先生:我(8月28日)大約下午4點去喜悅小廚購買手撕雞外賣,沒有記錯的話回到家大約六點開餐,吃完晚飯大約7點。我們一開始吃的時候已經覺得味道有點奇怪,平常吃的手撕雞,雞味是十分分明的,但那天吃的雞味道有點苦,吃進口有一種麻辣的感覺,我就已經覺得有點兒奇怪。

我和老婆商量說:「不要吃了,扔掉吧。」可能是芫荽、青瓜(的緣故),把它扔掉,只吃了兩塊雞肉,幸好我的兒子向我說味道奇怪,他吃了很少,只是「兩小塊」,我也只吃了兩塊,太太可能因味覺問題,比我吃多了一點,最終太太跟我說:「不要浪費,把雞翅吃掉了吧。」

其實我們總共吃了半盒不到,大概四分一盒。

吃完大約半個小時後,開始有感覺,我的嘴唇覺得有麻辣,但那一種不是辣來的,是麻,純粹麻沒有辣,嘴已經開始沒有什麼感覺,手開始有少少麻痹的感覺,太太說多喝點熱水。我們飯後坐下來,我太太說真的很不舒服,不單止手,連腳都覺得麻,我對太太說:「你喝杯水,上樓休息一下吧。」之後她想去廁所,去了廁所之後她就開始嘔吐。大約晚上7點半,我太太說感到十分不適。我那時坐着已經站不起來了,我的兒子打電話,救護車很快來到我家。

喜悅小廚中毒事件重新開業後,仍有出售當日涉及嚴重中毒事件的手撕雞菜式,但已不再添加沙姜粉。(CCUE記者攝)

致電老闆娘:究竟你們的手撕雞發生什麼事……

在等待救護車時,我打電話給喜悅小廚,和老闆娘說:「究竟你們的手撕雞發生什麼事,第一,雞肉是苦的;第二,進食後感到麻痹,你是否加了麻辣(香料),你是不是下錯了東西,或者你有沒有加了洗潔精等不潔凈的東西?」

她說沒有這回事,然後她就取了一些沙姜粉試一試,我就和她說,不要再賣給其他人,她說:「好好好。」,那時候應該是八點前。

救護車到的時候,我已經站不起來,直接向後倒在地上,大約10分鐘左右都是不省人事,我的太太在樓上也是一樣,已經倒下了,救護員進屋後,覺得需要再多叫一輛救護車過來,也問了我的兒子有沒有進食同樣食物,我兒子說有,擔心他一個小時後也會像我們一樣,所以穩妥起見叫了第三輛救護車過來,將我們全部送進醫院。上車時我已看不見,只有耳朵聽到救護員說:「儘快送院。」

有兩個救護員上了2樓,把我太太抬上第一輛救護車,我就登上了第二輛救護車,我的兒子當時只有口唇麻痹、手部麻痹,其他還可以,於是他跟車,我們共使用了兩輛救護車,很快便到了急症室。

到了急症室,只記得醫生當時在房內問我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知不知道自己在哪兒,看看是否清醒,我聽得見,但不太能說話,完全看不見,但雙眼是張開的,只看到光。我只是告訴醫生:「我很辛苦,無法呼吸,我需要氧氣,可否給我氧氣?」他說:「好好好,我現在給你氧氣。」

固然要吸着氧氣,開始嘔吐等癥狀,我只是知道注射了很多東西,我知道自己吐了許多東西。

急症室內至少八個人搶救我……

當我張開眼可以看見東西的時候,我看見急症室內至少有八個人正在搶救我,插喉、為我做許多治療、用剪刀剪開我的衣服和褲子。

至於我太太那一面,我就不知道,我兒子則需要被監察身體情況8個小時,雖然他沒有事,但醫生表示不知道他的身體將會發生怎樣的情況,所以不能離開,一定要留在那兒,他也要檢查心電圖、肺部等。

在急症室的房間內折騰了六至八個小時,搶救時間應該都用了兩個小時,確切時間我不清楚,因為我已經失去知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在我能夠張開雙眼,開始清醒一點兒,就看見自己動也不能動,插滿了儀器、呼吸機,連說話都不能說。醫生問我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說我不知道,醫生又問我的名字,知不知道身處在哪兒?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清醒,當時我也能回答他的問題, 醫生就說:「你現在食物中毒,情況頗嚴重,我要替你做一些治療。」醫生大概說了類似的說話,便又折騰了好幾個小時,當我再次醒來,我的兒子便可以進來了,中間起碼相隔8個小時,就只剩下兩至三個護士在病房。我的兒子問過我的情況後,兒子說:「媽媽入了ICU,醫生說情況比較嚴重,以及現在至少監察身體兩天,所以暫時都不能去探望她。」

當時我想,自己的情況都這麼差,我太太比我更加差,十分擔憂,是非常非常之差,兩夫婦能否挨過此劫,闖過這一關。我太太已經上了ICU,沒想到隔了兩個小時後,我也進了ICU。

那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差不多四、五點,已經折騰了10多個小時了,完全不能動彈,不準吃東西,不能下床,什麼都不能做,全身插滿管子,我的兒子說醫生可以讓他離開,他說回家收拾好東西,晚一點再過來。

喜悅小廚集體中毒事件引起全國華人關注,聯邦相關部門亦作出跟進。(CCUE記者攝)

護士不敢說我太太情況……

我在那一刻感覺十分受傷害,有些護士進來,我可以說一些句子,因為我插着喉,不能說太多說話,我問護士我的太太如何,護士說:「不好意思,我無法回答你。因為我不是你太太的護士,許多資料我也不能透露,不能告訴你,最好晚一點醫生過來,你直接問他,我不方便透露你太太的病情。」我聽到這句說話,感覺十分嚴重,如果他不方便說的話,是否仍然穩定,即是護士都不敢說,可想而知我對太太的擔心,是多麼沉重,希望讀者看到我所描述的感受,可以明白事件的嚴重性,是真的十分嚴重,不是說的那麼簡單。

我們星期日晚上九時進入急症室,因為當時整個人仍是昏昏迷迷,不能動彈。醫生進來後和我說的時候應該是星期一晚上,我遇到一個十分好的護士,我問了他多次可否幫忙問一問醫生我的太太情況如何,我真的十分想知道,想知道我太太究竟有沒有事,星期一晚上她走過來,她不是ICU病房當值的,特地從下面上來告訴我,「你放心啦,你太太情況應該穩定了,但她暫時還沒有蘇醒,詳細情況都要由醫生告訴你,但你不用擔心,她應該沒有事。」那一刻我可以叫做放鬆一點兒,但依然十分擔心,其實我和我太太只是相隔兩三間病房,但我沒有可能下床,因為我插滿了喉管。

兒子:媽媽插滿了喉,不能說話,完全不能動……

直到星期二早上,兒子看到了媽媽,說:「媽媽插滿了喉,不能說話,完全不能動,而且剛剛才蘇醒,剛剛才醒過來,昏迷了一天有多,醒了以後只能用眼睛看一看我,完全不能動彈。」在那一刻聽到兒子對我說這些話,真的感到十分受傷,究竟太太的嚴重性到哪個地步,自己都那麼嚴重,她比我更嚴重,我對兒子說:「你問一問醫生,看看媽媽怎麼樣,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媽媽的情況去到怎麼樣」兒子一看見醫生在ICU那一層走過,便立即追問醫生,醫生非常好,解釋給我兒子聽,說明醫生需要些時間去了解,雖然現在應該沒有問題,但詳細情形都要兩天時間去觀察,究竟她的身體狀況是如何,而Side Effects(後遺症)是怎樣,沒有人知道,也無法回答,因為這種毒也是十分嚴重,也十分猛烈,沒有想過會這麼厲害,普通一般食物中毒不是這樣的,你現在是中毒,不是普通吃錯東西中毒那麼簡單。

星期二早上我對醫生說精神「OK啦」,他說我可以吃點東西了,但我說「我插滿了喉」,醫生說一會兒幫你量度(身體指數),如果OK的話就可拔喉,吊鹽水那些當然要繼續,心電圖也不能拆下來,要待真正穩定下來,才可以把所有儀器拆下來,拔了喉讓你可以喝點水,或吃一點東西,但無法吃固體食物,只可以喝一點流質的東西,蘋果汁、啫喱之類,一會兒護士會給你一個餐單,全是流質的食物。

到下午四點左右,醫生說我的情況十分穩定可以把所有儀器都拔除下來,可以嘗試下床走走,但我怕你下床會頭暈,你就在這裡做個測試, 試試走路,到一定的程度,我覺得你走路穩固,就可以讓你出院,最主要你現在血液含氧量是正常的,你不需要靠呼吸機了,你現在恢復得很快,你太太就慢一點。我何時可以落地走?他說:「等一會兒我叫護士幫你拔走儀器,你便可以落地試試行路。下床後要多等兩三個小時,如果你想出院的話,我少可以准許你出院,因為我要知道你真的沒有問題,因為有些人一下床血含氧量就會變低,你回到家有什麼事又要回來就無謂。

引致喜悅小廚集體中毒事件的「沙姜粉」,被當局驗出曾受污染。(資料圖片)

拔喉後第一時間被人扶着過隔離病房看太太……

我第一時間下床,護士明白我在着急什麼,第一時間扶着我,說與我過去看看太太,我真的覺得非常之安慰,護士知道我想要什麼,可能因為我整天都問她,「太太如何啊?」,當我第一眼看到我太太,我真的覺得十分受傷,因為我太太在病床上插的喉比我多,因為她無法呼吸,要插條管通往肺,要靠機器維持呼吸,在那一刻我看到這個畫面,覺得好痛,是無法用言語或文字講述的痛,那種感覺真是非常之辛苦,比我睡在病床那種感覺還要痛,好痛,痛得十分要緊,我見到太太,實在無法作聲,太太他更加無法出聲,我們倆都無法出聲,我真的已經控制不住,感覺猶如大家不知道經歷了什麼大事,終於走到這一步,有幸我見到她,她見到我,這個是我很大的感覺,而這個感覺會不會長久?她還會否有什麼問題呢,我不敢說,因為她仍插着許多儀器,她完全無法回答我,完全不能動,她嘗試用手勢告訴我不要擔心。我太太說:「你回去房間吧,不要看着我。」做手勢叫兒子扶我出去,可能她自己也有一點忍受不住,而且如果太過傷感,身體插着喉反而感覺更辛苦,我明白她當時的處境,我也要回去房間,我只是看了她5分鐘左右,兒子就扶我回去。

接下來護士說「你不要回去,再多走幾步,想看看你夠不夠氧氣。」於是做了一些測試,隔了幾個小時,大約七時, 護士說如果你想回家的話可以回家了,我決定還是回家去,回家換衣服,在醫院那段時間都頗辛苦,如果回家可能會舒服些、可以睡得着覺,因為在醫院不能睡覺無法入睡。

第二天雖然我不太精神,我依然堅持讓兒子駕車送我回去照看太太,我在醫院多陪她兩天,她才可以出院。看着她從插了許多喉,到一支一支的慢慢被拔走,可以減少儀器,醫生說「這個不需要、那個不需要」,我看到那些液體一包一包的減少,以及醫生告訴我:「她慢慢地康復, OK的了,很快,應該在這兩天內就可以出院」心情始開始放寬,覺得有點安慰,太太終於沒有事。其實我坐在醫院,自覺一半都沒有完全康復,病房護士看見我,都叫我回家休息,給時間自己復元,我說「不行,我要在這裡」我從早上開始,一直陪伴太太到晚上7時多才回家。

經歷劫波兒子長大了!

在這段時間,才終於感覺兒子長大了,回到家所有事都是由他做,他照顧我們一個星期,當父母出事時,他好緊張我們,也見到了另一面,原來兒子平常說不緊張,和他聊天往往「一句起兩句止」,但當有事發生,原來他會疼愛自己的父母,有另一種感覺。

終於到了星期四早上,醫生說「你太太已經康復得七七八八,基本上可以回家,監察完這一天,如果她真的很想回家而那些指數又OK,可以批准她出院。」我們(8月28日晚)九時進院,我的兒子第二天下午才離開,至於我就是星期二晚上出院,我的太太就是星期四晚上出院。兩夫婦可以安然無恙地從醫院走出來,但這個星期於醫院的經歷,身體上的痛楚都不是最痛,最痛是心靈上,即是見到自己的太太這樣子,自己經歷生死關頭很難受的感覺。

袁先生出院後,血壓的上壓超過130,下壓則近100;無法長時間拿重物,而且只要稍為走得急,呼吸便會變得急促,血壓急升,須服血壓葯控制血壓,並每天監測血壓及血含氧量。(CCUE記者攝)

醫生未知後遺症對調味料有陰影

出院後,袁先生和太太仍須於相隔一星期後看家庭醫生做詳細檢查。另外醫院醫生也安排袁氏夫婦到心臟專科複診。袁先生轉述醫生指,該種毒「嚴重影響心臟」,因沒有先例,後遺症難料,出院後仍須持續觀察,直到身體終於可以把所有毒排出來。

從事海產業的袁先生表示中毒後元氣大傷,至今仍未恢復,無法長時間拿重物,而且只要稍為走得急,呼吸便會變得急促,血壓高了,上壓超過130,下壓則近100,須服血壓葯控制血壓,並每天監測血壓及血含氧量。

袁先生還表示事件後對調味品蒙上陰影,除了番茄汁、胡椒粉和黑椒粉等,及正常用的柴米油鹽外,已把其他調味粉全都扔掉,臨近到期的調味料也會扔掉,不敢再用。此外也影響日後的飲食習慣,舌頭變得很小心,只要吃到有什麼不尋常的味道就會立即吐掉,「以後無論如何,覺得有點兒不對味,立即吐出來」。

8月28日喜悅小廚發生集體中毒事件,加拿大中餐及酒店管理協會於9月8日找來該餐廳老闆聯同萬錦區3名議員召開記者會。(資料圖片)

之所以我會那麼著緊,希望你們可以講述這件事發生的所有一切。不要把報道放在餐館上,我覺得餐館事故只是冰山一角。這只是我們兩夫婦的敘述,其實我隔壁房間另外兩位中毒者,可能他們的感覺比我更嚴重呢、可能他們的感覺比我更加強烈。我絕對可以告訴你那種傷害性,進醫院的那種感受遠遠超越餐館金錢、生意上的損失。錢可以再賺,但生命、健康、痛楚、心靈上的傷害,是金錢買不回來,希望藉著你們的報道,可以喚醒餐飲業的人,可以知道食物製作要負責任,不要草率而令食客有傷害、有問題出現。這就是我最終目的、想做的事。

製作:CCUE.ca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英国女富豪遭厨师司机杀害  凶手制造仍活着假象装局侵吞家产

密市溜冰场附近枪杀案 一男子当场死亡!

McCafé麦咖啡胶囊 二盒卖到一盒的价钱!

Nofrills等西人超市最新一周优惠传单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