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选专访】安省选民关心医疗议题 各党政策大不同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下周四的6月2日是安省省选投票日,从现在一直去到5月28日星期六,选民可以不用等到下周四,现在就可预先投票。

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民望领先,之后是自由党,新民主党,之后是绿党。保守党在医疗上有什么承诺和计划?他们和自由党一样,强调投放资源在家居护理,强调在其中一个区增加长期护理院的床位,已像前届政府在全省增加的数目,多过前届很多。但保守党推出的124号法案则遭到包括护士在内的医护人员抨击,因限制护士和个人支援人员在3年内,每年只许加薪1%,影响士气。有工会和政党批评保守党想将医疗服务推向私营化的方向,不过现任安省保守党政府卫生厅发言人强调,无意再扩大安省医疗服务的私营化服务。

加拿大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请来三个不同党派省选候选人士,讨论各政党在医疗政纲的重点。

 

保守党着重增加医院及护理院床位  病历数码化打通体系讯息流通

寻求连任的保守党议员彭锦威:
回看执政保守党政府刚公布财政预算案,省长福特在医疗保健方面投资比安省历史上任何一个政府都多。经历疫情之后,我们需要一个保持开放的计划,不要再封城。并通过在未来10年里投资400亿元在医院建设,其中包括3000张新床位,拨出270亿;未来3年会有10亿元用于家庭和社区护理。省政府正在建造30000长期护理床位,和翻新重建另外30000张床位,在说的是共60000床位。这可减轻医院的压力,原因是不够长期护理院来照顾病友,病友就要留在医院,变成骨牌效应。

前自由党政府,用了2011年至2018年,很艰辛的起了611新床位。但是我自己选区万锦于人村,已宣布且部分已动工,兴建576张床位。

我们正在投资给一线的医疗人员,不像前政府那样投资在医疗保健官员的架构。

我们也要将患者记录现代化,和将医疗记录系统数码化,一份病历和一份护理计划,可以从一个医生转到另一个医生去。整个疗养治疗流程会更加顺畅,减低积压,病人就不再需要留在医院,他们可以去疗养院。

我想强调有关家居护理,我们知道长者和病患康复者都不喜欢住疗养院或医院,他们最喜欢住在家里。所以我们在未来3年投资10亿元扩大家庭护理,这个拨款能帮助接近70万个家庭,以致他们不需要依赖医院和长期护理设施,也防止了不必要的住院,和进住长期护理院,也同时缩短住院时间。

这些投资能确保安省省民在自己最舒服的家里获得所需要的护理,又减轻医院和长期护理院不必要压力,也帮助保持全省正常运作。我们历史性的将所有在家中要照顾护理的人,逐步提升至每日有4小时护理。这些都是能加强他们无论是家居疗养院各方面护理,是全方位的照顾。

 

自由党倡取缔牟利长期护理院  改善医护PSW待遇 增长者津贴

《A1出击》记者冯凯欣:
至于安省自由党,则强调当选后会投放资源在家居护理,会废除124号法案,结束牟利的长期护理院,并改善长期护理院的服务。但之前自由党执政那麽多年,都未见有改善,如果再给他们上台,是否有信心可以改善得了呢?在新型肺炎疫情期间,长期护理院暴露不少缺失,例如单一个个人支援人员(PSW)需要走几间,才有足够收入维生。而新型冠状病毒,也随着他们走几间而传播出去。长期护理院本身设计,例如有些窗户打不开,影响空气流通,对传染病来说是很大的风险。而疫情期间不少长者也因为新型肺炎而死亡,种种情况引起人们关注和不安,所以长期护理院,PSW亦成为省选期间一个着眼议题。安省自由党的医疗政纲还有什么重点呢?请安省自由党候选人谭贵琼讲解一下。

安省自由党候选人谭贵琼:
在医疗方面,尤其是长期护理,我们知道省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过去两年半的疫情,令大家了解到原来我们的医疗系统真的有很多不足。虽然我们以前可能都知道,但疫情将这个状况凸显出来,我们大家都觉得,我想大家都有感觉,见到长期护老院的情形那麽恶劣。如果不是自己有亲人在那未必知道,但这次疫情将所有情形反映出来。另外,疫情令我们更了解前线护理人员、医生、护士原来是在那麽大压力下生活。而这个疫情将情况增加,但医疗系统没令他们更好发挥,反而让他们更大压力。令他们无论是身体方面,精神方面都觉得压力很大。医疗系统令很多人,比如做手术或检查滞后, 积压非常厉害。如果我们当选之后,我们首先第一件事投资很多钱在医疗系统,清楚手术的积压。另外我们对护理员,医生,护士,会投入更多资源,令他们可用薪金、待遇、精神状况,去增加支援。

有些调查显示95%的省民,都宁愿留在家里养老,多过去长期护理中心。所以自由党上台后,一定保证,如果有人愿意留在家里养老,我们提供支援给他们。我们会希望额外40万的长者可以得到在家上门护理服务。我们见到长期护理院的情况恶劣,我们会推行将私营护理院管理结束,推行护理院由非牟利机构管理。另外,我们会将长者OAS,长者的退休金,每一年每一个人增加1000元。

《A1出击》记者冯凯欣:
你提长期护理院在疫情之下暴露了当中很多缺失,有些声音质疑其实是前自由党政府执政时没处理长期护理院。如果有机会执政,有信心可以改善长期护理院的状况吗?

安省自由党候选人谭贵琼:
我们要向前看,不要看过去历史。向前看自由党做得好的是,我们做了其他党都未必有的广泛咨询。我们想听到省民的声音,知道了解省民的诉求是什么,然后可以针对性去应对。所以我们出台的政策,就是因为我们有做广泛的咨询。(被问到有关全民牙科保健,或药物计划) 我们觉得需要非常针对性,比如关于医疗保健方面,我们知道很多在职人士无医疗保险。如果雇主没有给他们,他们就没有。需要有针对性,我们要保证人们的健康医疗保障,如果是在职人士,可以由一个雇主带到另一个雇主。

新民主党力推全民牙科保健  响应渥京实施药物计划

《A1出击》记者冯凯欣:
一向以福利政策为重点的新民主党候选人说,他们这次省选的中心,是要解决贫富悬殊的问题。所以很多方面提出非常吸引眼球的承诺,例如向合资格的人提供全民牙科保健,连儿童箍牙都包括在内,也有全民心理服务,和配合联邦政府推出全民药物计划。至于钱怎么来才能实施那麽多的派钱项目?候选人说他们这份政纲是有列明价目表,请来安省新民主党候选人,江永聪说说他们新民主党在医疗上的政纲重点。

安省新民主党候选人江永聪:
这次疫情看到,没健康什么都没有,所以新民主党着力投资在人的健康上。多年来,自由党管治下我们的医疗系统一路退化,一路下降,质素一路差。我们要扭转这个问题,疫情期间医疗系统流失了医疗业人员。是时候去修补这个重要的医疗系统,确保家庭社区有个健康的未来。我们看到其实自由党和保守党一路的方向都是想走私有化,新民主党是绝对反对。我们要建立一个更完善的公共系统,投资在公共系统里。

很多新移民来到都说,加拿大最好的方面是全民医疗系统,确保人们如果要看医生,不会担心付不了钱。我们会投资确保医疗系统有足够医疗人员,招聘更多医疗人员,要扩展现有医疗系统,确保我们之前忽略的方面,我们第一会确保全民牙保包括在OHIP里头,去看牙医不需要付昂贵费用,现在洗牙随便洗都要100至200元,我们会让看牙医和洗牙都包在OHIP里头。我们估计,很基本的洗牙和看牙医方面,会帮省民一年省下1200元,而小朋友要箍牙,也要包在全民牙齿保障里,包在OHIP里,这可能帮每个家庭,每个小朋友省13000元。这些是很大的费用,我记得我小时候箍牙,爸爸妈妈很辛苦工作,都担心筹不到钱。我们不需要这种矛盾,我们可以包括在医疗里。确保普通老百姓家庭有好牙齿,好的健康,省回很多钱。

第二我们想推动一个全民心理健康计划,我们觉得这个十分重要。心理健康一向没包在OHIP里。很多时候我们家庭要看心理辅导,疫情期间这个特别重要。因为很多时我们的问题没谈没解决,变成更大问题。我们投资在心理健康,确保家庭,子女,要和心理辅导员谈话,人们不需要给很昂贵的费用,也包在医疗里头。确保家庭健康,确保社会稳定,安全,减低很多社会矛盾。在贫穷,罪案,和治安问题,我们会通过投资在心理健康解决问题。这个我觉得是大和重要的投资,确保我们的社会安全和家庭健康。这次我们也会在pharma care(全民药物计划)方面,同联邦吻合,让我们可以更快拿到pharma care,我们家庭不用担心买药的昂贵费用。

新民主党的医疗政策是维修现有医疗系统,扩大保障范围,这个其实对我们自雇的朋友,普通打工仔很重要。因为现在在我们的移民社区里,很多人是没有被覆蓋,当我们推行全民保障,自雇和打普通工的朋友,很多时候因为这个制造了压力和负担,我们会解决这些负担,令大家生活更无负担。。这次疫情我们看到,没有健康是什么都没有的。我们新民主党会投资在人的健康,也是投资完善的医疗系统。我们会减低其他社会上的开支,这是个很精明的投资。若不投资在心理健康里,罪案加剧,贫穷的问题加剧,所以这个是个完善的计划,保障普通市民的利益,确保社会的长远发展是稳定和安全的。

 

绿党侧重精神健康服务 少年药物癖瘾及精神健康

《A1出击》记者冯凯欣:安省绿党领袖斯古瑞勒在公布政纲时强调,精神健康都是健康的议题,因此会加强与新民主党一样,将精神健康的服务纳入安省医疗保险OHIP里头。另外在处理青少年药物癖瘾的问题上面,就会加快他们获得精神服务,不需要等一年半,承诺减到30日或以下的时间。党领说会将处理青少年药物癖瘾这个问题列入公共卫生紧急项目里,而不是只是一个司法的问题。还会在学校附近找地方提供精神健康服务,也会在10年里兴建6万个支援居住单位,协助精神健康和癖瘾患者。另外绿党上场也会废除124号法案,聘请3万3千名护士。PSW方面就会加薪到时薪25元,绿党也承诺会拨款16亿在家居护理方面。

Global News上周委托叶素斯(Ipsos)做的最新民意调查就显示,安省保守党的民望暂时在近期领先其他政党。有3成8人说如果明天是省选,会投票给保守党;2成8投票给自由党;2成3投票给新民主党,至于绿党的支持率就有6%。而认受性方面,保守党也有领先超过了一半,有5成2的人认同福特和安省保守党的表现,而保守党在安省很多地区不是排第一就是排第二,在905地区,安省保守党的支持率有44%;自由党有30%;新民主党有17%。不过在416多伦多社区,自由党的支持率轻微领先,他们的支持率有30%,保守党只有30%。这个在5月17-19日所作的民意调查,访问了1500个18岁或以上的省民而得出,误差率是2.9%。

(资料图片)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疫情后迎来通胀 选民求稳福特受益

安省大选仅43%选民投票 创历来新低!

安省省选:各党房屋政策大比拼

安省超100万选民提前投票 较上届多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