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扎克伯格:Facebook將變成元宇宙公司

加拿大都市网

■福布斯榜单上600多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在疫情期间猛增4340亿美元,其中贝佐斯和扎克伯格财富增长最快。资料图片

美國科技博客The Verge最近對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進行了長篇專訪,與他探討了關於元宇宙(metaverse)的未來願景,以及Facebook可能在其中發揮的作用。

  六月底,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向員工宣布了一項雄心勃勃的新計劃。該公司的未來將不再局限於目前正在開發的各種社交應用和相應的硬件,而是會遠遠超出這一範疇。他說,Facebook將努力把科幻小說中描繪的終極互聯體驗搬到現實世界——簡單來說,他們將建設一個名為「元宇宙」的世界。

  他在對員工的遠程致辭中說,從事社區、創作者、電商和虛擬現實產品的部門將投入越來越多的精力來實現這一願景。扎克伯格說:「最令我嚮往的是這些領域將如何共同催生一個更偉大的創意。所有這些舉措的總體目標就是幫助人們把元宇宙引入日常生活。」

  元宇宙時代正在慢慢臨近。這個詞是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雪崩》中創造的,它指的是物理現實、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三種模式,在共享的網絡空間中相互融合的一種狀態。本月早些時候,《 紐約時報》探討了包括《堡壘之夜》、Roblox甚至《集合啦!動物森友會》在內的公司和產品如何融入越來越多的類元宇宙元素。事實上,《堡壘之夜》開發商Epic Games的CEO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幾個月來也反覆表示,他很希望能為元宇宙做出貢獻。

  2020年1月,風險投資家馬修·鮑爾(Matthew Ball)撰寫的一篇頗具影響力的文章,試圖定義元宇宙的關鍵特徵,包括:它必須跨越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包含一個完全成熟的經濟生態;並提供「空前的互用性」——也就是說,必須確保用戶可以將自己的化身和商品從元宇宙中的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而不會因為這些地方的運營主體差異而面臨障礙。扎克伯格認為,最關鍵的是,元宇宙不應該由一家公司來運營,它應該是一個「實體互聯網」,由許多不同的參與者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共同運營。

  看着扎克伯格的講述,我無法確定他的願景本身和他制定的時間框架,這二者究竟哪一個更大膽。扎克伯格宣布以更為極致的方式打造一個涵蓋社交、工作、娛樂的Facebook時,正值美國政府試圖拆分他的Facebook之際。國會通過的一攬子法案,可能會迫使該公司剝離Instagram和WhatsApp,並限制Facebook在未來進行收購或提供與其硬件產品相關服務的能力。

  即使科技行業的監管在美國停滯不前——從歷史上看,這並非壞事——但一個蓬勃發展的元宇宙卻會引發一些熟悉和陌生的問題,比如怎樣管理虛擬空間?如何審核其中的內容?它的存在會對我們共同擁有的現實感產生什麼影響?對於仍然被二維社交平台包圍的我們來說,爭論三維世界的難度可能會成倍增加。

  與此同時,扎克伯格則認為,對於個人創作者和藝術家,對於想要在遠離現有城市中心的地方工作和居住的人們,對於教育或娛樂資源較為有限的人們,元宇宙將為他們帶來巨大機會。他說,如果真能開發出「瞬間移動」設備,元宇宙大概會是它最大的舞台。Facebook正試圖通過該公司的Oculus(他們最著名的產品是Quest虛擬現實頭顯設備)來開發一款這樣的產品。

  看完他的演講後,我跟扎克伯格進行了交談。(截至發稿,我們仍然無法使用元宇宙,所以只能用Zoom作為溝通手段。)我們討論了他對實體互聯網的願景,實體互聯網面臨的管理挑戰,以及當今虛擬現實世界中的性別失衡問題。由於拜登總統剛剛猛烈批評過Facebook在刪除反疫苗內容方面的糟糕表現,我也專門向他提出了相關問題。

  「這有點像是打擊犯罪,」他告訴我,「沒有人會奢望你能徹底解決城市中的犯罪問題。」

  以下為專訪的主要內容:

  記者:馬克·扎克伯格,歡迎來到The Vergecast。

  扎克伯格:謝謝,凱西。很高興來到這裡。我們得好好聊聊。

  記者:我們照例會跟你討論很多事情——白宮要求Facebook加大力度刪除跟疫苗有關的錯誤信息,我知道現在很多人都在關心這件事情。我想聊聊這件事,但我還是想先跟你聊聊你幾周前在Facebook內部的這段演講。我最近剛剛看到這段內容。你告訴員工,你對Facebook的未來願景不是我們今天使用的二維版本,而是一種叫做元宇宙的東西。什麼是元宇宙?Facebook打算構建它的哪些部分?

  扎克伯格: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元宇宙這個設想涉及許多公司,涉及整個行業。你可以將它視為移動互聯網的繼承者。這當然不是任何一家公司能夠單槍匹馬建立的東西,但我認為,也希望我們公司在翻開新篇章時,能跟其他為數眾多的公司、創作者和開發者合作為此做出貢獻。但是你可以將元宇宙視為一個實體互聯網,你不僅可以在其中查看內容,還可以置身其中。你會感覺與其他人在一起置身於另一個地方,你會體驗到2D應用或網頁未必能夠提供的不同體驗,例如跳舞,或其他類型的健身活動。

  我覺得很多人想到元宇宙時,只會想到虛擬現實(VR)——這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顯然是我們正在大力投入的一部分,因為這項技術能夠提供最清晰的存在形式。但元宇宙不僅僅是虛擬現實。你可以在所有的計算平台上訪問元宇宙,包括VR和增強現實(AR),還有 PC,也包括移動設備和遊戲機。說到這一點,很多人還認為元宇宙主要是玩遊戲。娛樂顯然會成為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我不認為遊戲就是全部。我認為這是一個持久而同步的環境,讓我們可以共處其中。這大概會是一種混合環境,它包含我們當今看到的社交平台,但卻可以讓我們以具象化的方式置身其中。

  所以它可以是3D的,但不一定非得是3D。你或許可以通過手機來體驗,例如3D音樂會或其他內容。因此既有2D元素,也有3D元素。我希望更詳細地介紹一些用例,但總的來說,我認為這將成為科技行業新篇章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就是令我們興奮的地方。

  它涉及我們正在研究的許多重大主題。比如社區和創作者是一個主題,數字商務是第二個,或者也可以構建下一代計算平台(如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為人們提供存在感。我們今天在Facebook的所有項目都會為構建元宇宙這個願景做出貢獻。

  我希望,如果我們做得夠好,在未來五年左右的時間裏,當我們公司翻開新篇章時,人們對我們的看法就會從一家社交媒體公司變成一家元宇宙公司。顯然,我們在人們現在使用的應用中所做的所有工作,都能直接在構建社區和培養創作者方面為這個願景做出貢獻。所以涉及很多方面。我很好奇你主要想談論哪個方面。但我確實在這方面花了很多時間,進行了許多思考,我們也在做大量的工作。我們會在整個行業的新篇章中開展許多工作,這只是其中的一個重要部分。

  記者:這感覺像是一個相當遙遠的未來願景,儘管其中的一部分現在已經存在,而且正在相互融合。我認為總的來說,它感覺就像互聯網的極致形態。你對員工說,「從我們醒來的那一刻起,到我們上床睡覺的那一刻為止,都能在元宇宙中做幾乎任何你能想像到的事情。」可能我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在以這種方式使用互聯網。

  但這種描述感覺更像是我們在《頭號玩家》或《雪崩》中看到的元宇宙,或者現在的《堡壘之夜》。它讓我們可以把生活中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包括工作,都在這些虛擬空間完成。這種類比能否很好地說明你所提到的那個世界?

  扎克伯格:令我極為興奮的一件事情,是幫助人們獲得更強的存在感,好讓他們可以跟關心的人和同事一起共處,讓他們能去想去的地方。現實的情況是,今天有了移動互聯網,我們已經擁有很多人們從醒來到睡覺都可以訪問的東西。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情況,但我經常會在早晨醒來時,還沒戴上眼鏡就先拿起床邊的手機,看看我在半夜收到的短訊,確保沒有狀況發生,否則我就得在醒來之後立刻解決。所以我不認為這主要是為了讓人們與互聯網展開更多互動,而是為了在大家跟互聯網互動時的方式能夠更加自然。

  想想我們現在擁有的計算平台。我們有手機,它們體積不大。我們在上面花了很多時間,基本上都是通過這些發光的小長方形來調節我們的生活和交流方式。我認為這並不符合人類的互動方式。我們現在舉行遠程會議時,你多半都會在屏幕上看到一張張人臉組成的網格。這也不符合我們處理事情的方式。我們習慣於與人共處一室,獲得一種空間感。比如,如果你坐在我的右邊,那就表示我也坐在你的左邊,所以我們擁有共同的空間感。當你說話時,它來自我的右邊。但現在,所有的人說話都會來自我面前的同一個地方。

  我不知道你有多少這樣的經歷,但我深有體會。在去年的工作會議上,我有時很難記住某人在什麼會議上說了些什麼,因為他們看起來都一樣,而且所有人都被混在一起。我認為部分原因是缺乏空間中的存在感。至於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的作用,以及元宇宙可以給人們帶來的廣泛感受,我覺得是一種存在感,這能讓我們的互動方式更加自然。而且這樣會更舒服。我們的互動會更加豐富,感受也會更真實。未來,你會以全息圖的方式坐在我的沙發上,我也會以全息圖的方式坐在你的沙發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打電話溝通。即使我們在不同的州或遠隔萬里,也會感覺身處一室。所以我認為這種技術真的很強大。

  我從中學開始就一直在考慮這些東西,那時候剛剛開始學編程。我記得我上數學課時會拿出筆記本來,基本上就是坐在那裡寫下代碼和想法,把我放學回家後想寫的代碼記錄下來。其中一些想法是我當時能夠做到的,但我真正想要做的其實是一種實體互聯網的感覺,讓你可以在其中置身於某個環境,把你傳送到不同的地方,讓你可以跟朋友在一起。

  我認為我當時可能沒有足夠的數學知識來完成它,而且當時的技術還不夠好,要到幾十年後才能更好地實現這一點——建立不同的社交體驗並不是我最初看中的方向。但我一直為此感到興奮。早在我創立Facebook之前,我就認為這將是社交互動的聖杯。現在,未來的各種平台能夠將這變成現實,這真的令我興奮不已。

  我們在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方面投入如此多的原因之一在於,智能手機和Facebook差不多是同時出現的,所以我們並沒有在塑造這些平台的發展方面發揮真正重要的作用。從我的角度來看,它們並沒有真正以非常自然的方式發展。按照網格狀排列的應用來導航並不符合人們的習慣。當我們與其他人共處同一片空間時,才能更自然地互動。我們是通過人、人際互動和我們一起做的事情來定位自己和思考世界的。如果能以一種更自然的方式幫助構建今後的計算平台和體驗,讓我們與人建立更多的聯繫,那就會成為一件非常積極的事情。

  記者:我不確定人們真的會覺得整天戴着VR頭盔工作是更自然的方式,但也許我們會習慣這種方式。但我真的對你所說的一些關於元宇宙如何創造今天不存在的就業機會很感興趣,比如在這個元宇宙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各種經濟模式。在這個你想要建立的世界中,會出現哪些新穎的工作形式?

  扎克伯格:我稍後再說這個問題。我們先來聊聊你說的人們不願意整天戴着VR頭盔工作這件事情——在這成為現實之前,很明顯要在技術上完成一個或多個進化才行。在此之後,這才會成為人們的主要工作方式。但我認為可以在這個10年結束時實現。今天,VR頭顯仍然有點笨重,它們可能比你理想的要重一些。這項技術需要進步,要讓你能夠表現自我,還要提高分辨率,要能夠更好地閱讀文本,諸如此類。但我們正在一步步地前進,每個版本都越來越好。就人們的使用方式而言,Quest 2目前一直很受歡迎。我很驚訝。

  我們設計它時主要是針對遊戲,因為我們認為很多社交互動或工作相關的事情要等到以後才會出現,但是Quest 2上的許多最流行的體驗,人們在其中花費最多時間的體驗,已經變成社交。跟工作和生產力相關的事情有很多。甚至還出現了一些我確實沒有想過的體驗,比如健身。像Supernatural和FitXR這樣的應用,你可以像把它想像成Peloton,但不需要單車或跑步機,只需要VR頭顯,你就在那裏面上課,在那裏面打拳或跳舞。這真的很有趣。如果你還沒有嘗試過,那我得提醒你一下,很多人都樂在其中。

  下面再來說工作的問題,以及具體的運作方式。我也不認為這都是VR的事情,還需要使用AR。VR之所以發展得更好,Quest 2這樣的產品之所以比AR眼鏡早幾年出現,是因為在家裡舒舒服服地帶着VR頭顯更能被社會接受。但如果要一整天戴着AR眼鏡,它們就必須看起來像是正常的眼鏡。所以就相當於把10年前的超級計算機的所有材料都塞進一副大約5毫米厚的眼鏡框里——包括計算機芯片、網絡芯片和全息波導,以及用於感知和繪製世界的東西,還包括電池和揚聲器,都要塞進這副眼鏡裏面,這真的很有挑戰。

  甚至可以這樣說,這可能是我們行業在未來10年面臨的最大技術挑戰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我們通常都會為大東西喝彩。但實際上,我認為將元件縮小,把超級計算機塞進一副眼鏡其實更有挑戰性。可是一旦實現,一旦有了這樣的眼鏡,讓我們可以擁有VR頭顯,那就能催生一系列非常有趣的用例。

  到那時,基本上只要打個響指的功夫,就能立刻獲得完美的工位。無論你走到哪裡,比如走進星巴克,坐下來喝杯咖啡,只要揮揮手,你基本上可以調用無數台顯示器,而且全部都設置妥當,尺寸也可以隨意調整,一切都按照你在家裡的使用方式預先配置好了。你可以隨身攜帶它。

  如果你想和某人交談,你正在解決一個問題,可以不用單純通過電話交流,而是可以把他們遠程傳送進來,讓他們看到你所在的全部環境。他們可以看到你面前的5台顯示器或是其他任何東西,以及你的文檔或所有代碼窗口,抑或是你正在處理的3D模型。他們可以站在你旁邊跟你進行互動,然後,他們可以在眨眼間傳送回原來的地方,重新與你相隔兩地。

  所以我想到的是專註時間和個人生產力。我認為可以擁有理想的環境和配置,所以可以稱之為「無限辦公室」。我們已經針對我們的VR頭顯設計了這個版本,它的進步速度很快。我認為這對於多任務處理和隨時隨地設置環境都非常有用。有很多研究表明,當人們可以同時提取多個彼此相關的事情時,效率就會更高。如果你正在編程,打開多個窗口而不是執行單個任務,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認為這會成為一個方向。

  會議也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領域。我已經在VR中開過很多次會。儘管今天的化身不像幾年後那麼逼真,但在很多方面都已經能提供比Zoom更真實、更自由的空間感,因為你們可以獲得共同的空間感。所以如果有人坐在你的右邊,你就坐在他們的左邊。如果你們圍成一圈,每個人都可以記住別人的順序。聲音也有空間感。你看向桌子的一頭,那裡可能有一個屏幕,那些不能使用VR或AR的人可以在那裡進行視頻會議,並從外面參加你的會議。你可以進行投影,不同的人可以根據需要共享任意數量的文檔。所以不會再因為你只有一個屏幕而每次只能分享一個文檔。在VR中,人們可以根據需要調出任意數量的屏幕,這樣就可以在會議期間分享任意數量的背景信息。你有一個白板,可以在上面畫畫。這種感覺真的很瘋狂。

  而我們顯然才剛剛開始。所以這會非常令人興奮,人們可以定製自己的辦公空間,感覺就像在實體辦公室一樣,就像是它的數字化延伸。真的很吸引人。

  但是除了把我們今天通常在辦公室做的那種知識工作遷移到元宇宙中,應該還會有全新的工作類型。這也是你想問的問題。因此,從為人們設計閑逛空間的角度來看,這將成為創作者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會有一些個人創作者負責設計體驗和場所。還會有一些藝術家參與進來。前幾天,我們的Horizon團隊做了一個喜劇節目,還挺搞笑的。你會感覺跟其他人在一起看節目,比所有人分別盯着自己的屏幕更有吸引力。這方面很有潛力。

  記者:是什麼節目?你在節目中講過笑話嗎?

  扎克伯格:我不是喜劇演員,好在有其他人參與。但是,Horizon開發團隊在我們在這個領域的內部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他們會嘗試做些有趣的事情,只是為了構建和測試工作的進展情況。我覺得這很有趣。但是你也可以在那裡舉辦音樂會。你會有一群構建不同體驗的創造者,既包括個人創造者,也可以讓幾十人的團隊一起開發AAA遊戲,在那裡你可以擁有自己的化身,還可以跨越這些體驗。你可以瞬間傳送。你可以隨身攜帶你的服裝和數字物品。所以我認為都會圍繞着這方面構建出整個的經濟生態。

  我在這裡提出了一個更廣泛的觀點:過去5年,我在運營Facebook的過程中學到了一個教訓。我曾經認為,我們的工作是開發人們喜歡使用的產品。但是我認為應該更全面地來看待這件事情。僅僅開發人們喜歡使用的東西是不夠的。就經濟機會而言,它必須創造機會並為社會帶來廣泛而積極的影響。就社會而言,要讓每個人都參與進來,這樣才能具有包容性。所以我們真的是在遵循這些原則從頭開始設計我們在這個空間中所從事的工作。這不僅僅是我們正在開發的一款產品,而是需要成為一個生態系統。所以與我們合作的創作者和開發者,他們不僅要能夠自給自足,還要僱傭很多員工。

  我希望最終會有數百萬人參與其中,參與創建內容——無論是體驗、空間、虛擬商品或虛擬服裝,還是為人們提供策劃,為人們介紹這個空間並確保其安全。這將是一個巨大的經濟生態。坦率地說,我認為需要這樣的經濟生態。這需要掀起一輪浪潮,帶動許多領域蓬勃發展。不能僅僅將其視為我們正在構建的產品。

  記者:那就來談談你將遵循哪些原則來構建它。因為我知道,有些人聽到這個關於元宇宙的願景後,只會條件反射地希望你不要建造它。他們會說,Facebook在二維世界就沒有得到有效的管理,現在又想在三個維空間上構建一個世界,純粹是狂妄自大。人們之所以有這種感覺,原因可能各有不同。但過去幾周里多次出現的問題都跟錯誤信息有關。拜登總統雖然後來收回了這個言論,但他的確在周五談論與新冠疫苗有關的錯誤信息時說過:「Facebook正在草菅人命。」 對於Facebook在讓人們對接種疫苗猶豫不決這方面扮演的角色,你準備怎樣回應?

  扎克伯格:我感謝你完整地闡述了前因後果,因為我確實認為總統在他最初的評論之後了解了更多的背景信息。關於這方面,有很多觀點。其中一方面是我們需要協助推廣權威信息。我們確實這樣做了。我們提供了幫助,全世界有超過20億人通過Facebook和Instagram裏面的置頂信息,在疫情期間獲取有關新冠疫情的權威信息。我們已經幫助了數百萬人,包括美國人,他們會使用我們的疫苗查找工具來接種疫苗。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只要看看分析和實際產生的凈影響,就會發現我們是一股積極的力量。

  事實上,如果你看看使用我們產品的人對疫苗的接受程度,會發現過去幾個月增長了很多。因此,在某種程度上,有些人越來越猶豫,但這並不是我們在Facebook上看到的整體趨勢。而且我還認為,廣泛來看,當你查看任何特定國家的情況時,應該明白一件事情:Facebook和Instagram以及所有這些工具在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都得到廣泛使用。所以如果一個國家沒有達到自己的疫苗目標,但所有這些社交媒體工具所在的其他國家都做得很好,那就應該得出結論:社交媒體平台並不是這件事情的決定性因素。

  但儘管如此,我確實認為我們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們也採用了一系列策略。我們會刪除可能立刻產生傷害的內容。我們的事實核查員標記了錯誤信息後,如果這條信息不會立刻產生傷害,我們就會貼上標籤,降低它的傳播。所以我們會以不同的方式對待這兩者,我覺得這是正確的做法。總的來說,我認為我們在這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自2016年大選以來,我們公司過去5年在這個領域取得了很大進展。很難說有人為疫情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我們已經建立了很多我認為可以真正派上用場的系統。整體來看,我對我們的表現以及我們的凈影響都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依然要積極管理這些社區的完整性,無論你是在談論Facebook上的錯誤信息還是其他類型的傷害——我們會追蹤大約20種不同類型的傷害,從恐怖主義到剝削兒童,再到煽動暴力。傷害的類型有很多種。你需要開發特定的系統來處理它們。我們目前大約有1000多人在開發人工智能和技術系統。大約有超過3萬或3.5萬人協助我們審核內容。我們建立的那種機制將會自然地應用於我們將會從事的所有工作。

  但是當你想到這樣一個系統的完整性時,它有點像在城市中打擊犯罪。沒有人奢望你能徹底解決城市中的犯罪問題。不能因為還會發生犯罪,就說警察失敗了。這不合理。相反,我們普遍期望的是,這套完整性系統,也就是警察部門,能在壞事發生時幫助很好地阻止犯罪,逮捕罪犯,並將犯罪率保持在最低限度。然後繼續推動趨勢朝着積極的方向發展,並走在問題的前面。這也是我們會採取的方式。

  至於元宇宙,則存在不同類型的完整性問題。人們需要考慮許多重大問題,其中之一是,現在存在非常有意義的性別偏差,至少在虛擬現實中,男性比女性多得多。在某些情況下,這會導致騷擾。我們在某些體驗中比其他遊戲和產品做得更好的一件事,是為人們提供了更簡單的工具,便於人們在察覺可能的騷擾行為,從而維護一個安全的空間,使之成為一個包容每個人的空間,讓每個人都想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因為歸根到底,如果社區過於偏向一種性別或另一種性別,或者所有成員都感到不安全,那將不會成為一個健康而充滿活力的社區。所以這些東西是至關重要的。這不僅對於產生良好的社會影響至關重要,對構建優質產品也至關重要。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關注的事情。

  記者:當我閱讀更多有關元宇宙的內容時,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是,在我看來,它有望承載比今天的社交網絡更多的信息。這不是我每天花20或30分鐘翻看的信息流網絡,我有可能要在這裏面工作8個小時以上。而且,正如你所指出的,這不僅僅涉及文本或語音通信,你還會在這些空間中以虛擬方式移動——這是一個辦公室,那裡是一個表演空間。那麼,你認為你現在為了提升空間的安全性和健康性而開發的系統會自然延伸嗎?或者,是否會因為其中所包含的信息量,而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一點?

  扎克伯格:顯然會有新的挑戰。即使只是在我們開發的社交媒體應用所在的二維世界中,也會有新的挑戰。所以肯定會不斷迎接挑戰。但是當我們開始以更具雄心的方式解決很多問題時,在2016年大選之前的整個2010年代中期,並且在那之後真的大力推進時,我們知道,你要嘗試構建這些AI系統,才能主動識別有害內容——這不是短短6個月就能完成的。我們制定了一個路線圖,跨越三四年的時間,以完成各種必要的工作,最終實現較好的結果。

  有時,當你從事長期項目時,可能會有點痛苦,因為你希望馬上達成目標,但卻需要好幾年時間才能實現。但我確實認為,我們現在已經開展了很多AI工作,而且已經聘請了很多內容審核員,我認為現在更容易增加新用例,並讓我們的系統適應不同類型的危害。所以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在考慮的事情。例如,我剛剛提到的性別偏差,許多女性在空間中感受到的騷擾,這些都是更嚴重的問題,可能會出現在遊戲和VR中。顯然,其他平台也存在這種情況。但我認為我們看到的問題的組合可能會有所不同,我相信還會有新的問題。所以我們需要繼續關注此事。

  記者:我想再問一個關於責任的問題。我跟The Verge主編尼萊(Nilay)談論些問題時,他問我,「誰可以增強現實?」 他談到了一個我們都戴着頭顯的世界,比如我們都在看美國國會大廈。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可能都會看到一個疊加層,上面寫着:「這是國會工作的大樓。」 然後有些人可能會看到一個疊加層,上面寫着「2021年1月6日,我們的光榮革命開始了。」也許還有人會看到疊加層上寫着:「蜥蜴人在裏面拿人類做實驗。」 我認為真正的問題是:這個元宇宙是否會導致我們對共同生活的現實世界的看法進一步分化?它會讓我們把自己分隔成一堆不相關的泡泡嗎?我們應該為此擔心嗎?

  扎克伯格:我認為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問題之一。其中包含明顯的利弊。積極的一面是,如果你回到二三十年前,很多人的個人機會和經驗源自彼此之間在物理世界的接近程度。

  所以我小時候參加了我們鎮上的少年棒球聯盟,不是因為我天生擅長棒球,而是因為那是少數可以參加的活動之一。我想,鎮上還有一個對電腦感興趣的孩子——我很幸運還有這麼一個人。那就是我的世界。如果我想打電話給我在露營或其他活動上遇到的人,並想與之保持朋友關係,那就得支付更多費用,因為長途比跟市話貴多了。

  我認為現在最神奇,而且還會更加神奇的事情之一,就是拉平距離為人們創造了更多的機會。如果我今天的環境中長大,不會被困在少年聯盟里,我可以找到志趣相投的人,這樣我就能探索編程,還能加入更有活力的編程社區,或者衝浪社區,或者任何你感興趣的社區。這可能非常有吸引力,也非常積極。我也認為這對創造經濟機會非常重要。當今社會的一大問題是不平等。我認為哈吉·柴提(Raj Chetty)在這方面的研究最有意思,他現在應該在哈佛。他的研究表明,你出生和長大的地方與你未來的流動性和收入高度相關。這與美國認為人人都應該擁有平等機會的觀念背道而馳。

  但在一個可以有更多遠程工作的世界裏,我不知道The Verge是什麼情況,但我可以告訴你Facebook的情況。因為我們很早就知道疫情會持續一段時間,而且我們可能無法去辦公室工作。所以我告訴我們的團隊,「好吧,聽着,別再給自己增加限制,只僱傭那些離辦公室很近的人了,反正他們也進不去辦公室。遠程工作將成為未來的重要組成部分。我認為在5到10年內,大約一半的公司採用遠程辦公。我們現在就應該加倍努力,僱傭不同地方的員工,這樣可以創造更多機會。」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現在要線下復工了,在這樣一個混合的世界裏,就要面臨各種文化問題,「遠程工作的人真的能獲得跟在辦公室裏面彼此接觸的人完全相同的機會嗎?」

  我認為,跟單純在屏幕上進行視頻會議,或者只能打打打電話,無法經常見面相比,當你擁有來自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提供的全息圖這樣的技術時,答案肯定更接近於「是」。這種存在感技術越好,你就越能住在你想住的地方,加入你想加入的社區。我認為,從為人們創造更多機會的角度來看,這很有益。顯然也有一些缺點存在。為了建設一個有凝聚力的社會,需要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基礎,還要了解我們共同居住的世界和我們共同面臨的問題。

  我們現在都想弄清楚的一件事情:當人們有如此多的自由和機會去探索他們感興趣的事物並獲得不同機會,但卻會在實體世界中減少聯繫的情況下,你會如何建立它?但我認為我們可能只會朝這個方向投入更多。我們會解決,或者至少弄清楚如何在內聚點上達到平衡。但總的來說,我們應該慶祝這樣一個事實,我相信這將為人們創造更多機會,不僅是在美國各地,而且是在世界各地。

  記者:你認為應該如何管理元宇宙?如果是由不同公司共同構成元宇宙,誰將負責制定這些政策?

  扎克伯格:我認為其中會包含有許多不同的層次。元宇宙的美好願景不是由哪家公司構建的,而是必須具有互用性和可移植性。你有自己的化身和數字商品,你希望能夠「瞬間移動」到任何地方。你不希望被困在一家公司的產品中。例如,我們正在開發Quest VR頭顯,我們正在開發AR頭顯。但是我們為人們的工作或閑逛開發的軟件,以及為此構建的不同世界,將兼容各種產品。因此,其他公司也可以開發VR或AR平台,我們的軟件將無處不在。就像今天的Facebook或Instagram一樣。

  如果公司開發可以協同工作並跨越界限的東西,而不是僅僅被鎖定在特定平台上,那肯定是好事。但我確實認為,就像W3C幫助我們制定了一系列重要的互聯網協議以及網絡開發標準一樣,也需要一些標準來定義開發人員和創作者如何構建體驗,讓人們可以攜帶他們的虛擬化身、數字商品和朋友,並且能夠在所有這些不同的體驗之間無縫傳送。

  我們已經開始做一些這樣的事情。有一個XR聯盟,我們與微軟以及其他一些正在致力於這類業務的公司合作。但我認為這將是最大的問題之一。我不認為每家公司都會有完全相同的願景。我認為有些公司會有比較孤立的願景。但至少我相信,想要讓它真正發揮作用,就必須很強的便攜性和互聯性。

  記者:風險投資家馬修·鮑爾(Matthew Ball)去年寫了一篇關於元宇宙的精彩文章。我估計你已經看過了。他談到「前所未有的互用性」是這個元宇宙的定義性特徵之一。當今時代最大的技術平台之間幾乎都不具備互用性,最多也就是允許用戶分享聯繫信息或導出照片。所以,按照你的說法,你們似乎正在準備構建比我們如今的系統更具互用性的系統,至少在Facebook這邊是這樣。

  扎克伯格:是的。我認為這符合我們的使命和世界觀。我們通常不會試圖為少數人提供服務,但卻讓他們支付高額費用。那不是我們的商業模式。我們的目的是為儘可能多的人提供服務,並幫助人們建立聯繫。如果你的主要目的是構建社交系統,你肯定希望每個人都能夠成為同一系統的一部分。所以我們肯定希望它的價格儘可能平易近人,希望它們儘可能統一,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確保可以在任何地方運行,可以跨不同平台運行,可以相互交流。關於如何做到這一點,會牽扯到很多大問題,包括隱私問題,也包括知識產權問題。

  順便說一下,我認為馬修·鮑爾的文章很棒。他寫了9篇文章,涉及到元宇宙的不同方面,對於想要了解元宇宙的人,我強烈推薦這些文章。但我想說的是,人們有時可能會有點理想主義,認為這會以某種特定方式發展。我認為馬修提出的願景,例如高度互用性,就是我希望實現的願景。但我認為我們已經從現代計算中看到,有不同的公司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努力。所以從我的角度來看,毫無疑問會有一些公司試圖構建令人難以置信的孤立業務,也有一些公司會試圖構建具開放性和互用性的業務。

  我甚至不認為這是個問題,其中一種會戰勝另一種嗎?我的意思是,開源戰勝封閉了嗎?不同時期都有多種模式共存,有些模式在科技行業的知名度比其他模式更高,但我們將致力於構建一個更具開放性和互用性的產品,這就是我們的目標。但即使在同一套系統中,也有很多關於運作方式的問題。它之所以具備互用性,是因為它是去中心化的嗎?就像現在設計的一堆加密產品一樣,所以沒有中央依賴性?不僅具備互用性,而且沒有集中控制點?或者,這種互用性是不是因為有一些機構制定了標準並使這些體驗能夠協同工作?我認為你可能會在這方面看到多種方法。所以我認為,從發展角度來看,這會成為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記者:我想我還有時間再問兩個問題。其中一個有點書獃子氣,但是當你閱讀有關元宇宙的書籍和電影時會發現,這些空間被某家大公司掌控,往往會成為諷刺作品的主題。你認為元宇宙里可以容納政府擁有的公共空間嗎?比如圖書館、公園,政府是否應該開始考慮這些事情,這樣他們才能在這些東西建成時發揮作用?

  扎克伯格:我當然認為應該有公共空間。這對健康的社區和健康的氛圍非常重要。這些空間的範圍很廣泛,包括政府建造或管理的空間,以及非盈利空間——我猜它們在技術上是私有的,但卻會在沒有盈利目標的情況下為公共利益服務。可以參考維基百科之類的東西,我認為它真的像一種公共產品,儘管它的運營主體是非營利組織,而不是政府。

  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是:如今有一系列重大技術問題幾乎跟50年前的政府一樣。我這裡特指美國政府,他們會投入大量資金來建造這些東西。但現在的美國卻並非如此,而是有許多大型科技公司或大企業在投資建設這種基礎設施。也許這種模式是正確的。當5G推出時,創業公司很難真的投資數百億美元資金。所以應該讓Verizon、AT&T和T-Mobile來做這件事,這很好。

  但是有很多重大的技術問題,比如在這個元宇宙的整體願景中定義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這需要投入數百億美元研究資金,但應該會釋放數千億美元或更多的價值。我認為有一些東西,比如自動駕駛汽車,它看起來已經非常接近AI完整性了,因為需要解決人工智能的許多不同方面的問題才能真正完全解決這個問題。這只是需要大舉投資的重大問題之一,太空探索的某些方面也類似。政府還在疾病研究領域做了很多工作。

  但看看中國,它確實在這些領域進行了很多直接投資。我想知道,隨着時間的推移,這是會是怎樣一種狀態。但是在沒有這些的情況下,我也確實認為擁有公共空間是一個健康社區的標誌。而且會有很多擁有不同動機的創作者和開發者,即使是在今天的移動互聯網和桌面互聯網上,也有很多人對公益事業感興趣。即使他們不是在政府的直接資助下才這麼做的。我認為,元宇宙里肯定也會有很多這樣的東西。

  但是,我確實認為存在一個長期問題。作為一個社會,我們應該需要大量資本和最有才華的技術人員來解決這些未來問題,在這些空間進行領導和創新。空間之間可能會更加平衡,其中一些可能來自政府,但創業公司、開源社區和創作者經濟也將填補其中的大量空間。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如果你成功構建了一個元宇宙,你至少會考慮把它全部送給第一個解決尋寶遊戲的人嗎?

  扎克伯格:我很欣賞你用電影《頭號玩家》做類比。

  不過我還是要吹毛求疵一下,我不認為人們將來會將某家公司所做的產品稱為元宇宙。我希望的是,當我們共同成功構建了一個更具互用性的系統,並且可以在虛擬空間「瞬間移動」時,那就都應該屬於元宇宙。每家公司都不應該擁有自己的元宇宙。希望在未來,詢問一家公司是否正在構建一個元宇宙,聽起來就像詢問他們開發的互聯網進展如何一樣荒謬。我好像跑題了,我都忘記你的問題是什麼了。

  記者:這是個開玩笑的問題。確實有很多東西需要考慮,我很感謝你分享願景。

  扎克伯格: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領域。這將是一個很大的焦點。在移動互聯網之後,這將成為互聯網新篇章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也將成為我們公司的下一個重要篇章,我們會對這個領域加倍下注。在過去17年里,我們努力為人們開發了各種相互聯繫的應用,而他們所使用這些應用的主要渠道就是手機。而且我認為,如果我們成功了,那麼也許5年後,或者7年後,人們會主要把我們當做一家元宇宙公司來看待,而不是一家移動互聯網公司,這有助於建立這種體驗。我認為它確實會橫跨很多領域。

  人們可以相約閑逛,你會感覺自己真的和別人在一起。你可以從事各種不同的工作,還會出現新的工作和娛樂形式。無論是像你所說的遊戲還是極其複雜的尋寶遊戲,還是越來越令人愉快的健身或音樂會,人們甚至還可以一起觀看我們前面提到的喜劇節目。我認為這確實是一片遼闊的天地,我們可以藉此創造大量經濟機會,讓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從事他們真正喜歡的創造性工作,構建各種體驗、虛擬物品、藝術作品,或者其他比現在的工作更能鼓舞他們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很期待能盡一份力,在互聯網翻開新篇章時發揮一些作用。我敢肯定,我們今後幾年將就此進行多次對話。

  記者:當然。我很期待能寫寫元宇宙的出現造成的各種意外問題!但也不會漏掉由此帶來的積極影響。馬克,感謝你來到The Vergecast。

  扎克伯格:很高興參加節目。回頭聊。(新浪科技)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男子涉LCBO144起盗窃案被控罪!金额超$7万!

科学家警告:一种类似埃博拉的病毒可能很快会感染人类

第一销量!Jamieson保健品专场优惠 低至7.5折!

视频:巴黎时装周震惊时刻!超模现场喷出裙装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