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崩塌!安省夫婦金婚旅行被加航搞砸:丟行李沒什麼但過程令人崩潰!

加拿大都市网

【星島都市網】住在安省Port Rowan的 Andy 和 Margaret Wright 結婚已 50 多年。多年來,他們一直計划去氣候更溫暖的地方度假,以慶祝結婚 50 周年。

「我們的正式周年紀念日恰逢疫情期間,所以我們將行程推遲到了今年。」

這對夫婦決定去聖盧西亞,並通過加拿大航空公司訂了機票。航班起飛和降落都很順利,但他們的託運行李卻沒有到達。

「我們想,沒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事時有發生,」Margaret說。

事情經過

6月6日星期日,他們抵達聖盧西亞後,這對夫婦與加拿大航空公司的一名代表會面,填寫了行李延誤文件,包括他們在安大略省的家庭住址和他們在聖盧西亞住的酒店的名稱。

這對夫婦後來收到了加拿大航空公司發來的短訊提醒,稱行李將被送往聖盧西亞。

「它會搭乘周三的航班,我們被告知它會在晚上6點到7點之間送到酒店。」

但這對夫婦說,第二天,他們接到了加拿大航空公司僱傭的一名快遞員的電話,來送他們的行李。

「快遞司機說,『我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我能確認一下你們的地址嗎?「就在那時,我們才發現他把行李寄到了加拿大,我們的家庭住址,但我們現在並不在那裡。」我說,『你不能送到那兒。那裡沒有人接收。』」Margaret分享道。

「不是說要送到聖盧西亞去嗎?」Andy問。「航空公司沒有任何答案,但因為我們不在家,所以他們一直沒有把行李送到。

這對夫婦隨後說,他們開始給加拿大航空公司打電話發郵件,詢問是否可以把行李放在周三從多倫多皮爾遜飛往聖盧西亞的航班上。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花了幾個小時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沒有人能告訴我們。」

Margaret有兩套衣服可穿。但Andy卻只有他去島上穿的衣服和一件泳衣。

Andy說:「為了這次的旅行我們還借了錢,所以不能出去買衣服,因為衣服很貴,一路上我每天都穿着同樣的衣服。」

Andy說他假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尋找行李,這破壞了他原本應該慶祝的紀念旅行。

「我感覺我花了很多錢卻被欺負了,」他說。「與加拿大航空公司來回溝通卻得不到答覆,這真是令人沮喪,他們似乎不知道行李在哪裡。」

行李一直在機場卻沒人通知

6月16日星期日,這對夫婦結束假期飛回了多倫多皮爾遜機場,但他們仍然不知道行李的下落。

「第二天,我們已經開了兩個小時的車回到Port Rowan,這才發現原來行李一直在皮爾遜機場。」

Margaret說:「我們可能在時機場就從它旁邊走過,但我們給他們打了這麼多次電話也沒有人讓我們去那裡取行李。」

這對夫婦被告知他們可以於 6 月 17 日星期一返回機場領取行李。「我說我不會開車回去,請把它們送回來,」Andy告訴 CityNews。

「他們拒絕了,」Margaret說。「我不明白,當我們不在家時,他們願意送貨上門,但現在卻不願意?這太荒謬了。」

身患殘疾的Andy隨後要求與主管談話。「我從來不會用殘疾作為借口,但坐在車裡四個小時對我來說太難了,我在電話里告訴了那個人。最後,主管同意把行李寄給我們,」他分享道。

Citynews於6月19日採訪的這對夫婦,當時他們仍在等待行李。「就在我們接受採訪之前,我們收到了索賠部門的消息,說『我們很高興看到您的行李被送回。』但我們沒有找到行李。它不在這裡,我在想『發生了什麼事?』」

採訪後的第二天,行李終於送到了他們家門口。

加拿大航空公司的一位發言人表示:「不幸的是,乘客的行李在出港航班上延誤了,由於我們無法獲得臨時地址,因此無法在他們旅行期間將行李送達。」

citynews隨後向加拿大航空公司出示了這對夫婦填寫的行李領取單,上面寫着他們住的酒店的名字。但加航沒有回應。

「我們的政策是讓乘客選擇領取延誤的行李,或者我們將其送達。這次確實出現了延誤,但行李還是會送達的,」該發言人說。「我們將就此事與乘客保持聯繫,包括承擔他們可能產生的臨時費用。」

乘客有權獲得行李延誤賠償

獨立非營利組織「航空乘客權利」的創始人兼總裁 Gábor Lukács 說,任何在旅行中與行李分離的乘客都有權報銷他們需要的物品。

「最重要的是出去購買旅行所需的合理物品,」他解釋道。「我並不是建議你去瘋狂購物。例如,如果你在露營時帳篷不見了,那就買一頂價格合理的帳篷。」

他說,航空公司對行李延誤的賠償責任最高為 2,300 加元。

「如果你有證據證明你的行李被延誤,有帶收據的費用證明。航空公司必須支付這些費用。」

航空乘客權利有一份詳細的清單, 解釋了行李延誤時需要採取的步驟。

Lukács 表示:「很多人仍然不了解自己的權利,雖然沒有防止行李延誤的靈丹妙藥,但你可以做好準備,知道如何減輕對旅行的負面影響。」

但這對夫婦表示,他們不想再為這次旅行花錢了。

「我已經用信用卡支付了這次旅行的費用,我不想再花更多的錢來更換我們所有的衣服,然後等待航空公司賠償,我們的信任現在已經崩塌了,」Andy說。

Margaret說:「如果他們一開始就說,不能把行李送到聖盧西亞,我們可以在回來時在機場領取,那麼事情就結束了。」

「丟了行李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我們必須經歷這一整個流程。接二連三的郵件、短訊和電話。簡直讓人受不了,」Andy補充道。

編譯:YUAN

圖片:加通社、citynews視頻截圖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最强非处方止痛剂!MEDISTIK特强止痛棒原价24.95打折14.95

视频:万锦16街夹Kennedy华人社区 三日内民宅遭枪击兼纵火!

Lotto Max下一期彩票奖池高达$8000万!

王菲18岁女儿李嫣晒唇腭裂手术照 四字形容康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