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球队车祸后 身体残疾的伤者如何面对内心创伤?

加拿大都市网

■■多伦多的Kevin Rempel曾经走过车祸复健之路,他透过视频每天与沙省野马受伤球员对话,鼓励他们未来继续打冰球。CBC

■■杜鲁多早前探望Ryan Straschnitzki。Straschnitzki说未来想打残疾人冰球。CBC

星岛日报报道

沙省洪堡野马的车祸悲剧中,还有十几个正在为生命奋战的冰球员躺在病床上,他们虽然或可存活,但如何面对身体残疾,也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幸好有一位过来人,为他们送上鼓励,并答应会带他们重回冰球场。

现年35岁的雷佩尔(Kevin Rempel)与多数人一样,高度关注这宗车祸,但不同的是,他更懂得野马受伤球员的内心痛苦与恐惧,因为醒过来时,听到的是医生告知他们可能永远不能再走路。
雷佩尔是前加拿大残奥会国家代表队冰球员,他曾经是运动高手,但2006年一场摩托车事故,让年仅23岁的他处于半瘫痪状态。这正是18岁野马球员史特卡尼斯基(Ryan Straschnitzki)如今面对的现况,他躺在病床上,不知道自己未来该怎么办。

面对身体伤残最难受

虽然雷佩尔没有到过沙省、从未亲身见过野马球员,但他说:“我曾待在那个超级黑暗的地方,不知道自己生活或周遭发生什么事。但我懂得身处医院房间的感觉,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
为了帮助像史特卡尼斯基一样的野马球员度过最难的一关,雷佩尔在自己多伦多的柏文内架起了摄影机,固定录制视频,与野马受伤球员对话,给予鼓励帮助。他很高兴听到史特卡尼斯基想未来尝试残疾人冰球活动,他乐意提供所有资源。
雷佩尔说自己很幸运,在密集的复健疗程后,他从仅能活动一只脚趾头起,一年后得以走路。但他仍然会常感到痛楚,而且从未恢复到能踢摆腿部。
雷佩尔在视频中告诉野马球员:“你一定有想放弃的念头,但你的家人、朋友、社区等会帮助你度过难关。你只要知道自己不孤单,因为在洪堡、沙省、加拿大、整个冰球界,大家都会帮助你。”

教导家人鼓励伤者

他分享了自己的康复过程,因为就算可以活动身体,但药物副作用让他的听觉与大小便功能都受到影响,所以常常感到很沮丧。“我曾问治疗师:我怎样才会变得更好?但治疗师总是说:你只要不断尝试。我真的很想给他一记耳光!”但雷佩尔强调,真的只能不断尝试,才会不断前进。“现在看起来很黯淡,但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不是结束,是重建新生活的开始。”
他亦对伤者家人说:“与家中残疾人学习一起过新生活,是一段漫长的过度适应期。你不可能去除伤者身上的痛苦,所以只需要给予最好的陪伴与支持。”
雷佩尔表示,练习残疾人冰球,让他找回自信,他鼓励野马冰球的队员,只要他们想尝试这项运动,他就乐意帮忙。“只要你准备好了,让我知道,我有很多装备,都给你们,让你们可以再度在沙省的冰场上,享受打冰球的乐趣。”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订新车三年还未到货 行内人士爆内幕!

女子常喝豆浆患咽喉癌 这个习惯惹的祸

父子以毒品酒精控制并性侵多名未成年女孩

悲剧!加拿大四名儿童钓鱼时被涨潮冲走!死于河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