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工作人员爆料!性骚扰成国会山庄“公开秘密”?

加拿大都市网

■基塞克

综合报道

安省前保守党领袖彭建邦和联邦自由党内阁成员、体育及残障人士部长夏坚(Kent Hehr),于同一天内分别被揭发涉嫌过往与对下属女职员,言辞或行为不当有关的性丑闻,被迫辞职下台,事件引发全民对加国政界包括联邦议会内部性侵犯、性骚扰现象的关注。曾经多年在国会山庄内工作的一位前新民主党女党工,昨天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揭露,这种事情在国会山庄内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被强行触摸或强吻

在彭建邦和夏坚被迫辞之前,新斯高沙省保守党领袖柏利(Jamie Baillie),也于本周较早时爆出丑闻,其早年的不当行为将受到调查,他于周三宣布辞职。
曾经在国会山内工作7年的前新民主党工作人员杜森休丝(Lauren Dobson-Hughes)周五向CBC表示,这类事件迟早会曝光。她表示自己在国会山庄工作期间,面对这种涉及性的不恰当评论和行为如家常便饭,包括她的身材,她的性生活,她是否结婚等被人经常评论,或是她本人被强行抓住、强行触摸或被强吻等。
另一位新民主党女工作人员基塞克(Amy Kishek)向CBC表示,她并没有被性骚扰的经历,但是她在国会山庄工作期间,经常有其他女同事跟她谈及自己所遭受的不当行为。最常遭遇这种情况的是刚刚进入政圈工作的年轻女性,包括实习生、义工或是在国会议员办公室工作,属首次进入职场的年轻女工作人员。“这些新人想尽快成为工作团队中的一员,同时又被反复告知她们能取得这工作职位有多不容易,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职位,令她们因此对老板心存感激。”
基塞克又指出,国会议员的助理和办公室工作人员,经常要花费大量时间在下班以后的各种活动上,很多场合需要大量饮酒,这成为她们工作的一部分。这种是最容易引发被性骚扰的情形。她指国会山庄附近的一些酒吧,被公认成为发生这些不当行为的温床。
一些政坛圈内人表示,性骚扰行为在政圈内是公开的秘密。只是许多加拿大人直到本周才了解到,那些发生在国会或议会大厦内的性骚扰有多严重。休丝表示,这些事例显示,在国会内工作的女性承受着巨大压力,经常令她们把自己的苦水藏在心底。她认为政圈有自己的文化和游戏规则,职员要对自己所在政党保持忠诚,这可能成为很多遭受性侵扰的女性工作人员、甚至男性工作人员不敢发声的一个主要原因。
“没有人想自己的党爆出丑闻,影响胜出选举的机会,或是令自己政党的某一位国会议员爆出丑闻被逐出党团。”休丝解释说,工作人员也不愿意因挺身揭露性骚扰行为而丢了工作,或是被政党列入黑名单。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除了哑忍之外别无选择。
加拿大国会于2014年通过防止和针对性骚扰的政策,规定工作人员在感到被骚扰或不安全时,可向所属政党的党鞭或国会人力资源主管作出正式投诉。
2017年11月,联邦劳工部长凯杜(Patty Hajdu)向国会提交打击联邦政府工作场所、包括国会山庄内性骚扰行为的法案。这法案一旦成为法例之后,受害人若对有关争议的处理过程感到不满时,可以直接向联邦劳工部长投诉,后者可以展开调查并对雇主做出处罚。
不过,这些措施能否保护国会山庄内女性工作人员,仍有待观查。特别是那些国会议员的助理或办公室工作人员,更少得到保护。因为她们不属于国会雇员,其雇主是那些聘请她们的政客。
前自由党工作人员、现任职卡尔顿大学政治管理课程教师的罗宾逊(Jennifer Robson)对CBC表示,这些应对性侵扰的政策发挥作用必须有两个前提,一是当事人或受害人知晓自己的权利。二是他们相信处理投诉的机制是公平合理的。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GO火车将向东延伸至Bowmanville!

【加国创业】2名亚裔少女出售“蔬果盲盒” 定价$25获大卖!

好去处!约克区East Gwillimbury农贸市场

感染新冠的患者易传病毒给宠物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