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诗省与阿尔伯塔省对待毒品的政策截然不同!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当卑诗省宣布将持有少量毒品非刑事化时,也代表和隔壁的亚省的毒品政策差距越来越大了。哈特菲尔德(Lori Hatfield)的儿子于2018年从亚省逃到了卑诗省,希望摆脱与毒品有关的犯罪阴影时,身为母亲的她感到一阵奇怪的解脱。

哈特非尔德亲身体会儿子和毒品之间长期的斗争。“在亚省,他知道除了牢狱外,他不会有其他生活……,在卑诗省有更多的服务,不同类型的服务,不会把每个人都装进同一个牢房中。”

卑诗省的作法令亚省省长康尼 (Jason Kenney)反应激烈,他说:“亚省政府永远不会允许我们的社区成为毒品和毒贩的庇护所。这一举措可能会导致吸毒、暴力、贩运和成瘾的急剧增加。卫生系统已经负担过重。”

事实上,这两个省现在对毒品政策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法。

卑诗省是减害领域的长期创新者,现在拥有好几个受监管的毒品安全注射屋,还有加拿大第一个安全的毒品供应政策,如今甚至推出了非刑事化政策,成年人未来3年将不再因携带少量阿片类药物、甲基苯丙胺、可卡因或摇头丸而被逮捕起诉。

亚省采取了明显不同的方法,拒绝减少危害,包括关闭了位于Lethbridge一处受监管毒品注射场所,而在卡加利市中心设立了毒品康复场所。

观察家说,两个省份处理方式不同,代表了一个核心问题:吸毒是公共卫生问题还是犯罪问题?

卑诗省物质使用中心研究主任克尔(Thomas Kerr)说:“一种观点认为吸毒是一种需要纠正的道德失败,如果你正在使用,你需要完全停止。我认为卑诗的方法是认识到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状况,即使您按需要提供治疗,也不见得适合每个人情况。”

这两个省也以不同的方式衡量成功。

康尼在声明中将矛头指向温哥华,温哥华有加拿大第一个毒品安全注射屋,他认为此举实际上令毒品处于非犯罪化状态,导致混乱、吸毒和死亡人数激增。

由亚联合保守党政府任命的一个小组在2020年发布了一份报告,称卡加利市中心受监管的毒品注射场所附近的犯罪率和混乱程度明显上升。当时,成瘾副部长卢安(Jason Luan) 称这是一个混乱的系统,令人深感不安。

批评者很快将矛头对准了该报告的方法,称该审查被明确指示不要考虑这些场所的好处,也未出示证据表明实际与犯罪的联系度。

药物政策研究人员指出,联邦数据表明亚省的死亡人数正在上升,这是过量使用药物而中毒的结果。

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数据,2021年阿片类药物中毒死亡率最高的两个省是卑诗省和亚省。

卑诗最高,当年每10万人中有41.3人死亡,亚省每10 万人中有33人死亡。全国比率是19.4。

卡加利大学社区健康科学副教授哈尼斯-撒哈(Rebecca Haines-Saah)说:“当省长说,‘哦,那是卑诗方法,’或者,‘他们有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们这里也确实有一个严重的、深层次的问题。”

当然,减少伤害的倡导者说,卑诗省的方法并不完美。许多人对联邦决定将一个人可以携带的药物数量限制在2.5 克感到失望,认为这不足以保护许多依赖常规供应的人。

与此同时,亚省一直在努力开设新的康复床位。根据2019年的预算,该省已经在心理健康和成瘾方面花费了10亿元,但承诺再投入2000万元用于“以康复为导向的护理系统,该系统将提供基于社区的服务和支持的协调网络”。

虽然哈特菲尔德为儿子现在于卑诗省的情况感到安慰,认为他正在康复中,但也希望亚省在减少伤害方面也能取得进步。

哈尼斯-撒哈说,之前亚省对毒品的态度还是比较开放宽容的,但2019年康尼政府上台后出现了变化。她说,卑诗省的卫生官亨利博士(Bonnie Henry)已经站出来支持非刑事化,却没有看到亚省的卫生官有同样态度。

虽然这两种不同的方法会产生什么结果还有待观察,但克尔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亚省会发现自己与加拿大其他地区越来越不同。“某些方面,亚省是在一个孤岛上。他们做自己的事情,感觉是以意识形态出发,不是基于证据的。这与加拿大主要卫生当局的建议不符。”

图:星报

v0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卑诗省山火肆虐 覆蓋范围估计达5903公顷

离谱!加拿大地产经纪竟直接拿屋主家牛奶喝 幸好有监控...

创加国先河!卑诗省设买房强制3天冷静期 毁约要交0.25%!

免学习费用!卑诗省推出新培训计划 助市民晋身专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