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三警员涉性侵女同事脱罪 妇权人士:告性侵罪门槛太高!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三名多伦多警员2015年在一家酒店被控性侵一名新入职女同事的罪名不成立,而对他们的《警察服务法》(Police Services Act,PSA)的指控也在法庭上被撤销。有倡导妇女权益组织认为,现时要告性侵犯罪行为的门槛太高了。

其中一名被告警察的律师告诉CTV新闻,在性侵事件发生近五年后,根据安省警察行为规范法案提出的指控已被撤销,因为原告不想再参与相关的聆讯过程。

妇女法律教育和行动基金(Women’s Legal Education and Action Fund)的执行董事兼总顾问赫瑞克(Pam Hrick)表示:“这完全可以理解,原告或幸存者决意不想再经历事件一次,更不用说两次了。”

负责监督调查的约克区警方早在本周一证实,指控已被撤销。

其中被指控的警员卡拉(Sameer Kara)的刑事辩护律师表示,即使PSA聆讯继续进行,“他将再次被判没有任何不当行为。”他说:“我的当事人长期受到怀疑和不当行为的困扰。就像任何被判无罪的人一样,他有权继续他的生活。”

2017年,警员卡拉、尼兹尼克(Leslie Nyznik)和卡布雷罗(Joshua Cabrero)被判性侵一名女同事的罪名不成立,因为法官表示,她无法清楚地理解原告是否同意在2015年1月17日凌晨与这三名男子发生性关系。

当年的1月16日晚被称为“新丁之夜”(rookie buy night),涉事三名警员那天晚上的活动包括在两家酒吧和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喝酒。当晚这三名警员和新入职泊车执法人员的原告最终来到Westin Harbour Castle的一间酒店房间,房间是其中一名警员租下的。

在那里,原告人(根据法院的出版禁令不能透露姓名)称,她被这三名警员性侵犯。她在2017年的刑事审判中作证说:“我无能为力,我不能动,不能说话,我不能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

然而,安省高等法院法官莫洛伊(Anne Molloy)对申诉人证词的“可靠性”和“可信度”提出了质疑。法官指出申诉人证词中的“不一致之处”,例如她喝了多少酒,并称她对所发生的事件的记忆 “不完整”。

虽然投诉人说她无法说话、移动或看东西,但法官在刑事审判中说,她走出出租车的监控视频 “描绘了完全不同的画面”,所以判三名警员罪名不成立。

妇女法律教育和行动基金的赫瑞克说:“当有人在法庭程序中站出来提出刑事申诉时。我们对经历过性暴力的人提出了很多要求,要求他们对被指控的肇事者负责。”她指出,在涉及性侵犯指控的刑事审判中,需要提供 “重份量”的证据,这往往导致大量 的案件根本没有进入审判程序。她补充说:“这是一个非常高的门槛 …… 在刑事或法庭程序中为性侵犯作证可能是一种艰苦和创伤性的经历。”

据一名警方发言人说,在多伦多警方审查撤销指控的过程中,这三名51分局的警员仍在带薪停职的状态中。

(图片:CTV)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本国10月份商品贸易顺差增至21亿元 进出口额均创纪录

亚马逊网络服务又宕机了? 今年已经第三次了...

安省政府拨款300万 免费培训住宅建筑学徒

Costco假期优惠之九:12款货品特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