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数据分析:死胡同与社区公屋为枪击案热点

加拿大都市网

GoPaul指枪械罪案增加是由贫穷和对社区的支援不足造成。星报

【加拿大都市网】一直以来,多伦多的枪械暴力问题看来以相同的模式分布于全布。从枪击伤亡的数据来看,市内某些社区发生的枪击事件少之又少,但另一些社区就多得很,当中的区别似乎是沿着财富、发展机会、地理和族裔方面的差异而形成。然而,细心阅读新近公开的更详尽资料并从另一个角度剖析,发现这个看法存有误导性。《星报》的分析显示,枪械暴力事件与地区的关联相对较少,而与特定的路口、街区、住宅社区和公寓大厦的关联较多。 

自2015年以来,多伦多平均每年发生436宗枪击事件,约为2004至2015年平均数的两倍。数据显示枪击案的分布遍及各区,而像北约克的Jane and Finch社区等,情况特别严重。今年较早时,警方公布了较完整的数据,纪录了由2004至2020年所有的枪击事件,包括没有涉及伤亡的个案,以及案发的具体时间和靠近哪一处路口。 

若转以多年来重复发生枪击事件的地点作分析,会发现个案不只集中在个别地区中出现,而是地图上更狭小的范围,例如某些路口,而且与道路的地形有关。 

例如北约克的Shoreham Court,这条仅百多米长的小街,毗邻Jane Street旁的一列住宅旧楼,延伸至一个“多伦多社区公屋”(Toronto Community Housing,简称TCH)镇屋聚落的死胡同。自2004年以来,这条街已发生了35宗枪击事件,单在2020年就有8宗,为去年全市最多的单一地点。附近的Driftwood Court是另一个热点,自2004年以来累计发生了45宗,为全市单一地点之冠,当中有5人死亡及19人受伤,这条街道的尽头,也是个连接到该条TCH镇屋村的死胡同。 

位于Falstaff Avenue和Maidstone Street的交汇处,在一列TCH公寓楼宇旁,纪录了34宗枪击事件,当中3人死亡。还有在Lawrence Heights的Flemington Road和Varna Drive交汇的马蹄形路口,以及士嘉堡西北的Chester Le Boulevard,两处都是TCH社区的所在地。 

居于Jane and Finch社区的Butterfly GoPaul指出,市内枪械罪案猖獗的地方也是疫情的热点地区,同样是由长期存在的结构性贫穷及不平等现象造成。区内出现越来越多的警力,保安摄录镜比Wi-Fi还要多,令居于当地的年轻人感到愤懑,觉得被滋扰和被视为罪犯。 

丽晶园(Regent Park)社区健康中心行政总监Paulos Gebreyesus认为,枪械暴力问题是社区健康的优先事项,所以中心设立了协助居民应付生活压力的计划。“所有人都以为给警察更多钱、更多枪和更多权力,就可以来解决枪械问题,但我们说,追源溯本,首先要解决社区的问题。”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回应,新数据的分析有助解决问题。“不光是加派警力就能解决的,要着眼于问题的根源,与受影响的社区合作。”他承诺协调警方和不同政府部门,给予这些社区更多支援。 

 

V20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疫情受控 美拟明年2月起解除猴痘公共衞生紧急状态

多伦多警方通缉一男子 涉3起性骚扰案

加拿大11月失业率降至5.1%!工资连升6次追不上通胀

加拿大是如何从美国那里截流新移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