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前半生!17岁被包办婚姻嫁给陌生人 逃回加拿大后重获幸福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 1987 年在巴基斯坦出生的加拿大女子Maria Malik,在《多伦多生活》中缕述了她作为巴基斯坦裔小女孩在加国成长的遭遇,当中有她对伊斯兰文化的困扰;有她17岁中学还未毕业被逼举家返回巴基斯坦的跌荡生活;有她18岁便被包办婚姻的下嫁一个经常劈腿有暴力倾向的陌生男子 …… 之后她逃回加国 ……再之后离婚 …… 之后,她讲到自己如何解开重重困锁,而有今天的学业和事业成就与美满婚姻的幸福人生。

Maria Malik 如是缕述了她的前半生:

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普通的多伦多少年,但当我 17 岁时,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了巴基斯坦,并把我嫁给我的表弟。我将细说如何摆脱虐待关系并找到回家的路。

我于 1987 年出生在巴基斯坦的萨戈达(Sargodha),我的父母在这个小城巿通过包办婚姻互相结识,并在一年后诞下我。我的父亲是一名摄影师兼画家,但由于工作机会稀缺而且收入低,他决定到加拿大找机会,为我们的家庭创造了更好的生活。我五个月大的时候,他在蒙特利尔的一家生产男装的制衣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四岁举家移民蒙特利尔

四年后,他以赞助人身份,把我母亲和我带来加拿大。在巴基斯坦,我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唯一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我妈妈向我保证,我们一到达加拿大,便会有弟妹。因此当我父亲从机场来接我们时,我天真地问可否在去新家的路上停下来接我的兄弟姐妹。

到达蒙特利尔大约一年后,我实现了我的愿望,弟弟终于出生了,而几个月后,母亲又怀上了我的妹妹。我父亲决定把全家搬到多伦多,在那里我们可以用英语过日子,虽然他的英语也不太好,但总比他的法语强。他相信开出租车可以赚很多钱。

我们在St. James Town的Wellesley和Parliament交界处附近找了一间肮脏的两房公寓,那位于在该幢大厦的16楼。我在距离我们公寓五分钟步行距离之外的 Rose Avenue Junior Public School 上小学。这所小学面积很大,而且非常多样化,同学分别来自印度、孟加拉国,也有和我一样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

我的成绩永远都界乎B等,代表我不是最聪明的,但我能完成所有功课。运动让我感到充满活力和自由,我加入了几乎所有球队:棒球、篮球、田径。但是我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在下课铃响起后就立刻回家。作为长女的我,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在厨房帮忙,并协助母亲照顾弟妹。

我最终屈服并放弃了运动,一放学便直接回家。虽然能够协助我的母亲使我感到自豪,但还有另一种力量在激励我,就是恐惧。我和我的弟妹有多爱和钦佩我们的父亲,我们就有多害怕他。他脾气暴躁,希望家里事情有条不紊。如果我们知道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就会开始疯狂地整理家居。当我们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时,我们整齐地排成一排,假装在看书。

虽然我父亲要求很高,但他也会很温柔。有一次我生病时,他买了一个加热垫,并在我的床脚坐了好几个小时,给我讲述他早年在加拿大的故事,一直到我感觉好些才停止。我母亲的爱有时更严厉,甚至是冷酷。如果我生病或受伤,她会说:“太糟糕了。立刻起床。你会没事的。”基本上,我和妈妈相处得并不融洽。我很情绪化,而她很任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温馨的时刻,比如她紧紧牵着我们,冒着暴风雪长途跋涉到一家玩具店,只因为她答应给我买一个我非常想要的娃娃。

尽管当时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我也试图保护我的弟妹免受父母恶劣的情绪影响,并从中渐渐成为了他们半个母亲般。我是会接送他们上课和下课,也在父母不在家时照顾他们。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也是我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

我母亲在2000年时又生了一个男孩,与此同时父母决定让我就读士嘉堡的一所女子伊斯兰学校,而不是和朋友一起到附近的公立高中升学。他们说是时候让我了解我的宗教和文化了。我反抗但无济于事,我突然明白我的意愿在他们眼中是多么渺小。

虽然我父亲在星期五会和弟弟们一起去清真寺,但我们家对伊斯兰教的坚持更多的是文化而不是宗教。伊斯兰教只是我身份的一部分,正是如此我感到十分难以适应新学校。学校坐落在一片工业荒地上,墙壁薄如纸,漆成明亮的、病态的绿色,四处没有窗户。以往我已习惯西式衣着,现在要穿着头巾和长袍。小息时间只有 15 分钟,女孩们不允许停留在外。我们每天阅读古兰经并祈祷五次。我们的课程虽然涵盖了标准的高中科目,但非常强调伊斯兰研究。

我乘坐公共汽车往返士嘉堡需时一个半小时,早上 6 点起床,12 个多小时后回到家。我的生活陷入重复:坐车、上学、坐车、家务、晚餐、家庭作业、睡眠,然后再重复。在公立学校上课的朋友在电话上告诉我他们穿的新衣服、听的音乐、闲逛的咖啡店和约会的男孩。而我则在新学校被传统衣服紧紧裹起,身边杜绝一切男性,默默地渴望着我抛弃的、原有的一切。

小学独自去咖啡室  第二天收停学信

在伊斯兰宗教学校(madrasa)生活了一年后,我受够了,我抱怨道:“我没有自己的生命,交通时间耗尽了我所有的空闲时间!”我父母的解决方法是在士嘉堡、离我学校 10 分钟路程之处买房子。他们推断,如果我们住在附近,我就不会那么抗拒。

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到了 10 年级,我受够了家里和外面的限制。学校旁边有一个Coffee Time咖啡室,终于有一天我决定在课间休息时间,去那里亲身体验那个小小的青少年消遣。我在小息结束前回去,而且肯定没有人注意到我。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停学信。

我甚至不能在咖啡店呆五分钟而不受惩罚。我把纸条塞进包里,没有给父母看。第二天,在我和我的弟妹放学后,偷偷溜到了士嘉堡市中心。我以前从未去过商场,我也不被允许前往。我花了几个小时快乐的发呆地四处游荡,迷失在橱窗中。到了放学的时间,我和其他孩子排成一列,像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一样上了我父亲的车。第二天我做了同样的事情。

当学校最终寄信到家中时,我的父母非常愤怒。一方面,我理解他们的反应,因为我撒了谎,另一方面我想到他们加在我身上的限制,我认为自己的行为并非不合理。我父母的期望植根于巴基斯坦的生活,而我则渴望拥有一个充满探索、实验和自我发现精神的加拿大青少年生活。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笼中的鸟,隔着金属栅栏看世界。

部分是出于被停学,部分是出于抗议,我停止学习,结果我所有的课程都不合格。我已经习惯了父母的大喊大叫,它们在我眼中已变得毫无意义。有一天,父亲再次被叫到学校去讨论我的糟糕表现后,筋疲力尽地问道﹕“Maria,你想要什么?”我告诉他我想到公立学校上课,最终父母让步了,但他们有条件:我必须提高成绩,并戴上头巾。

当我在附近的高中开始上 11 年级时,我感觉重回现实世界。女孩们化着妆、穿着低腰牛仔裤去约会和参加派对。我被禁止这样做,不过我加入了排球队和田径队,并可以在午餐时间和新朋友一起到Tim Hortons用餐。

我的成绩仍然摇摆不定。在伊斯兰学校读书时,学校非常重视宗教科,以至于我在其他所有科目上都落后了。一天在学校,我决定摘下头巾,我开始认为戴头巾只是一件强加在我身上的事情。下课后我开始和新朋友一起出去玩,而不是直接回家,并欺骗父母我到学校图书馆温习。我必须小心,因为我的社交圈里有男有女,而我是不被允许有男性朋友。一天下午,我的母亲出于疑心,去了图书馆却发现它已经关门了。因此当我回到家时,她对我大发雷霆。

我没有赎罪,而是开始逃学,而且越来越晚回家。我无法应对持续不断的监视。然后有人,我不知道是谁,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告诉他们我没有戴头巾。这成为最后导火线——由于担心我的弟妹会模仿我,父母决定全家搬回巴基斯坦。

17岁举家返回巴基斯坦生活

原本我的父亲计划往来巴基斯坦和加拿大之间,以经营他的出租车业务,因为当时的他已雇用了十几名司机。我恳求我的父母推迟搬家计划,至少让我完成高中。虽然我出生在巴基斯坦,但加拿大是我的家。反过来,他们试图安抚我,承诺过上悠闲的生活:在巴基斯坦,女孩不必工作。你可以整天购物,只专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他们最终决定在我 11 年级结束时,搬回巴基斯坦全国第二大城市拉合尔(Lahore)。

我对我的祖国感到不能再陌生。当我们从机场开车到我们的新家时,我很震惊地看到孩子们从我们旁边一辆汽车的后尾箱爬出来。这座城市到处都是人和车辆,以及杂乱的颜色和声音,仿似一种受控制的混乱,与我生活的城巿完全不同。

我就读于一所乌尔都语公立学校,但我其实完全不懂得乌尔都语。我也开始经历大家庭生活,我母亲有九个兄弟姐妹,我父亲有八个,他们住在拉合尔(Lahore)和萨戈达(Sagodha)。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被当作名人对待。在巴基斯坦,任何生活在西方的人都会受到尊敬,每个人都想成为你最好的朋友或嫁给你以获得公民身份。

几乎一回国,我就开始收到求婚的请求。更准确地说,是我的父母开始代表我接收求婚。我从未见过的人会出现在我们家并说:“嘿,我们知道你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儿。”我母亲礼貌地接受了这些拜访,但仅此而已,没有其他行动。我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但没有认真看待。我只有 17 岁,我相信我的父母会保护我,避免这些浅薄、野心勃勃的“未来奶奶”伤害我。

我母亲有一个姐姐,她俩从小关系密切。家人和朋友都认识我姨姨的大儿子Sonny,当时他 22 岁。姨姨经常对我的母亲说:“我想让我的儿子迎娶Maria。”我妈妈告诉我她会拒绝姨姨并说:“我们会看到的,我们会看到的。”随着我姨姨的来访次数增加,她把注意力转向了我,她问我﹕“你为什么要上学,Maria?你真漂亮,有很多选择。”我坚持认为教育对我很重要,但她是一股不可动摇的力量。在巴基斯坦,从一个女孩出生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注定要走上婚姻之路。我想工作,自己挣钱。我发现,金钱就是自由。

几周过去了,我开始注意到我母亲的转变,她更认真地对待这些提议并告诉我﹕“你已经 17 岁了,是时候开始寻找丈夫了。”然后她透露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当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已被许诺给了我的表弟。 她说﹕“这个家庭非常富有,你永远不必担心任何事情。”

18岁面对强逼婚姻

几天后,我的父母让我坐下来讨论,父亲认为我和表弟的婚事很棒,认为我将会很高兴。我告诉他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表弟,我想回加拿大读完高中。他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如果你不嫁给他,我就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然后他起身走出房间。

Sonny和我于 2005 年 1 月结婚,我没有参与任何筹备工作;我所做的只是在约定的时间穿着为我选择的礼服和珠宝出现。我整天都在想,我不敢相信我17岁就结婚了。婚礼结束后,我搬进了Sonny的家,那里分别设有他的父母、兄弟和他们家人的单独住处,一大个家总共约有 24 人。在某些方面,这是一种解脱:我和母亲经常吵架,我搬出去让我们缓了一口气。Sonny和我有自己的卧室和浴室,但周围有这么多人,我们几乎没有隐私。Sonny的家人支持我继续接受教育,他们甚至提出支付我的费用并让他们的司机送我上下学。

在我结婚之前,我从来没有亲吻过一个男孩,也没有人,包括我的母亲,和我谈过性。新婚之夜的前奏让我充满焦虑。结束后,我试图尽可能地减少与丈夫发生性关系。我怀疑这是我的思想保护自己的方式。我没有爱上Sonny,但他温柔和善良,至少在开始时是这样。我也明白我已经发誓,我有责任坚持我的婚姻。

然后,在回到拉合尔(Lahore)一年后,也就是我结婚三个月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的父母决定搬回加拿大。由于不习惯食物和水,我的兄弟妹经常生病,而且他们不适应这里的公立学校,每天都是苦苦挣扎。至于我的父母,他们与亲人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面对家人即将离开,我感到沮丧。不管我对以前的生活感到多么孤立和疏远,至少我每隔几天就能见到我的家人。在他们离开之前的每一个晚上,以及往后的每个晚上,我都会哭。

我只有18 岁,就在异国他乡嫁给了一个我几乎不认识的男人。在我们结婚的头几个月,Sonny的家人把我当作女王一样对待。他和建造和管理购物中心的父亲一起工作,我和他的姐妹们变得友好。我去上学了,回到家,屋子很干净,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饭。Sonny和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单独在一起。在爱情方面,我们观念不同,我渴望情感上的联系,而Sonny对婚姻感情的想法只是送我奢华的礼物,但我们开始形成了一种愉快关系。尽管我最初抵制婚姻,但我却慢慢投入到它所承诺的安全和稳定中。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我的家人离开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我的期末考试是乌尔都语,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我把所有东西都留白了,我所有的课程都不合格。当我的公婆发现时,他们说:“你上学有什么意义?”我解释说我需要在美国或英国的学校上学,因为我永远不会懂乌尔都语。

他们拒绝了,说私立学校太贵了!要么是说乌尔都语的公立学校,要么什么都没有,所以我退学了。

不久之后,我的婆婆走进我的房间,取走我的护照、身份证和珠宝首饰。她把所有东西都拿走,说会替我保管。当时,我没有理由不信任她,但现在我怀疑这是故意让我在公婆的控制之下。我甚至没有手机可以给家人打电话。我试图在家中与家人打电话交谈,但总是有人在偷听我们的对话,我不可能公开谈论我感到多么害怕和孤立。

几个星期后,我的婆婆决定是时候让我学习做饭和管理家庭了。我有义务,我也并不反对做家务。从那以后,我和她一起在厨房里度过了我的日子,为这个大家庭做早餐、午餐和晚餐。在我学会一切后,我的婆婆就不再帮助我了,她还命令仆人不要打扫我的房间,这样我就学会了自己做。我并没有因此特别烦恼,我想﹕如果我必须整天待在家里,我还不如打扫卫生。当我告诉丈夫我的工作量激增时,他鼓励说:“你总有一天会经营自己的家庭。你需要学习这些东西。”我无法想像自己会过著如我婆婆那样的生活,我也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但我害怕惹麻烦。

有一天,当我丈夫正在打盹时,我看到他的手机上弹出了一个女人的消息。我滚动浏览它,充满“我爱你”和“我想你”的暧昧对话。这种情况在不同的女人身上又发生了几次,但我试图说服自己可能另有原因。最终,我无法忽视丈夫欺骗我的事实。我很生气,也很受伤,他是我在拉合尔(Lahore)唯一的依靠。我打电话给其中一名女子与她对质,她声称她不知道我丈夫结婚了,并承诺不再联系他。

那天晚上,我和丈夫对峙, 他回答道﹕“这没什么。”并不理会我。在巴基斯坦,男人,尤其是那些有钱的男人,发生婚外情并不少见,妻子倾向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并骗自己他不会再这样出轨了。不过,那些暧昧短讯并没有停止。

我们陷入了一个循环:我每看到一条短讯便会提出,他会淡化它,然后几天后我又会抓住他和另一个女人说话。我告诉了我的嫂子,她又告诉了我的婆婆。婆婆否认一切,不愿承认儿子做错了什么。然后我意识到生活就是这样:我的丈夫会出轨,家人会为他撒谎,而我对此无能为力。Sonny出轨的行为已经破坏我们之间发展真爱的可能性,但他仍然是我的丈夫,我不能离开他。

丈夫是个经常劈腿撒谎的暴力之徒

之后,我从文学中找到了慰藉。离家不远有一家书店,在那里我发现了美国小说家Sidney Sheldon。商店里有他的几十本著作,我把每一本书都看完。Sheldon的主角是在不道德的、男性主导的世界中挣扎的女性,但仍然设法找到自己的声音并为自己挺身而出。当时我并不知道,但Sheldon笔下无畏的女主角们正在深入我的意识,留下深刻印象。

与此同时,我和Sonny的关系也变得岌岌可危。我们无法在不争论他的谎言和欺骗的情况下,安静地进行对话。Sonny的脾气开始表现出来。有几次,他把我推到我们卧室的墙上,把我抱在那里,有一次甚至用拳头打在墙上只距离我的脸几英寸的地方。我当时在想,下一次,他的拳头可不会打到墙上,而是我身上。在另一次冲突时,他把一个遥控器扔向我,他的情绪波动和控制欲侵蚀了我的信心,直到我一无所有。我感到完全无能为力。

一夜之间,一切都变得难以忍受。我在我丈夫的手机上看到另一个女人的短讯,突然间我受够所有了。我很反感,我的精神崩溃了。我把自己锁在浴室里,从墙上抓起玻璃架子,把它砸在台面上。然后我拿起一块玻璃碎片开始割自己,鲜红色的水珠开始浸透我的白色睡衣。我找到了要切断的静脉,但下手时割错地方。鲜血从我的伤口涌出,我伤害了自己。

我丈夫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便敲打着门。我不让他进来,他便绕着房子走到浴室的窗户边,喊我停下来。真实世界好像被隔开来,我听不见他的声音。时间变慢了。最终,Sonny和他父亲破门而入,把玻璃从我手里拽了下来。他们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来家里治疗我的伤口。我真正需要的是一位心理治疗师,一个愿意倾听的人。但是我躺在那里,麻木而沉默,我的眼睛因哭泣而肿胀。正当医师为我缝合伤口,我的丈夫从床脚看着着我。

第二天,我和父母通话。由于丈夫的家人在附近徘徊,我无法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我很痛苦,他们决定让我回多伦多几个月。

决定重返多伦多娘家

当我上车去机场时,我瞥了一眼我的丈夫,他正在露台上打电话,我决定上楼跟他告别。当我走近时,我无意中听到他安排与另一个女人见面,我简直不敢相信。当他转身看到我时,他脸色苍白地辩解道﹕“我只是在和一个朋友说话。”我们都知道那是谎言。我心想,让完结了。我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我的家人了,他们带着鲜花来到机场迎接我。我一看到他们就哭了。我妹妹长高了许多,我几乎认不出她了,我的弟弟们又恢复了他们在巴基斯坦生活时减掉的体重,就连我那坚忍的母亲也抱着我哭得很厉害。我告诉我的父母他们离开后我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没有说我试图自杀,也没有告诉他们我的丈夫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骗子。他们温暖地告诉我,让我待多久就待多久。我与一些现在上大学的老朋友重新联系,并告诉我的父母我想完成高中的学业。当他们说我需要征求Sonny的同意时,我撒谎并告诉他们丈夫支持我。

决心重返校园完成中学

我回到了我以前的公立学校,找了一位导师开始上夜校。我决心读毕 12 年级。我想这是我的第二次机会。我不能失败。我知道我永远是一个妻子,但我坚持认为文凭会给我某种形式的主权,即使当时的我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而全身全心投入学习也是一种让自己远离我在巴基斯坦所经历,自我治愈创伤的方式。

当我的父母注意到我没有接听丈夫的电话时,我向他们坦白了他们离开后我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感到震惊和不安,因为我的父母虽会争吵,但我的父亲永远不会对我母亲动手。不过,在他们看来,这不是分开的理由。我的父母没有把我送回巴基斯坦,而是决定申请Sonny来加拿大,近距离观察我们的相处。对于再次见到丈夫,我感到恐慌,但我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不必回巴基斯坦。

我以优异的成绩从高中毕业,悄悄地申请了几所大学,并被所有己申请大学录取了,包括:多伦多大学、多伦多都会大学(前身为怀雅逊大学)、约克大学。当我告诉父母时,他们感到震惊。 我妈妈说﹕“你丈夫随时到埗,你需要开始生孩子了。”最终,我说服他们让我每周两天在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上课。

我慢慢地把上学天数提高到三天,然后是每周四天,我决心赶上我的同龄人。我进步神速,我选择了政治学和英语双学位,梦想有一天能上法学院。我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一份我喜欢的工作,结交了很棒的朋友,加入了舞蹈队,并竞选学生会并获得了胜利。我的生活终于步入正轨,我从未如此快乐过。

上大学第一年  丈夫来了加国找上门

然后,在我大学第一年快结束的时候,我丈夫的移民申请被接受了。几周后,他抵达多伦多。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几乎没有说话,我们的接触很短暂,感情上也很疏远,我害怕再次见到他。我担心Sonny会毁掉我建立的生活。当我和父母去机场接他时,我妈妈推我去拥抱他,但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现在在我的地盘上,和我的家人住在一起,Sonny又开始给我送礼物了。他在为我父母炫耀,这让我很不舒服。我与丈夫住在我童年时期的卧室,我再次成为别人的妻子,而我的世界其他地方都缩小了。我不再与朋友和学校兴趣俱乐部的人共度时光,而是下课回家做饭和打扫卫生。

过了一会儿,我和Sonny搬进了我们自己的公寓。我们各自有单独的卧室,我在房间的门上安装了一把锁。每天晚上,我用螺栓把门关上,在把手下面放一把椅子。我害怕有什么事情会激起Sonny的愤怒失控。有一天,我回到家发现锁坏了。Sonny翻遍了我的随身物品,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经常翻看我的钱包和笔记本电脑,查看我在和谁说话以及我去过哪里。那天,我直接去Home Depot买了一个更坚固的锁。

随着我即将大学毕业,Sonny宣布我需要放弃工作的想法,并说现在是我们开始生孩子的时候了,这意味着我和他要住在同一个房间内。我提起他的欺骗和谎言,以及我们之间缺乏信任或善意的关系,我问﹕“我们怎么能把一个孩子带进去这样的家庭当中呢?”。Sonny一直压抑的怒火全部爆发出来,他开始大喊大叫,然后砸碎了我们客厅的玻璃桌子。我怕他攻击我,便抓起钱包跑到车上。Sonny跟在后面,但我设法钻进车里锁上了车门。我双手颤抖着关掉手机,开始开车漫无目的地走。我知道Sonny会打电话给我的父母,他们会试图说服我回家。我突然意识到我无处可去。我把车停了下来,无法控制地抽泣,直到我最终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外面已经黑了。我想在避难所过夜,然后打开手机。有几十个来自我母亲的未接电话和语音邮件。她哭着道歉,求我回家。我的弟妹也留言,要我让他们知道我安好。我打电话给妈妈,告诉她我很好,但不能回去了,我不想再担心自己安危。这就是我妈妈终于听到我说话的原因。 她说﹕“回家吧,我们不会让你回到他身边。我们会保护你的。”

我一到父母家,弟妹就跑过来抱我,但父亲大怒,要求我回到丈夫身边。我正视着他,告诉他我永远不会回去了,我的弟妹们都为我挺身而出。他们说如果我们的父母不支持我,他们也会离开。这让我父亲感到非常震惊,于是他默许了。我的父母同意在想到解决办法前让我留在家里。我感到筋疲力尽,爬到旧床上睡着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Sonny多次来家里找我,但我的父母拒绝了他。他甚至派了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恳求我给他第二次机会,但我坚持自己的立场。在纷扰中,我完成大学最后一场期末考试。试后,我坐在一片阳光下哭了。我想着﹕我要毕业了。

离婚 ……

即使在 2007 年,我也从未见过一个离过婚的巴基斯坦人。我的父母警告我,如果我离婚,任何巴基斯坦男人都不会娶我,我会被社区排斥。简而言之,我可以拥有我的自由,但代价是高昂的。我接受了这个命运,因为比起和丈夫一起,我宁可余生独自生活。我的父母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可以支持我离婚,或者他们可以永远失去我。他们最后选择了我。

之后,我正式搬回家,在一家保险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并开始存钱。我的空闲时间都与我的弟妹和学校朋友一起度过。当我 27 岁时,我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认识了一个名叫Saad的男人。他是住在加洲的巴基斯坦裔美国人,我们开始远距离约会。他是我的理想伴侣:善良、有爱心、有耐心,最重要的是,他接受了我本来的样子。 2017 年,他求婚了,我搬到San Jos和他在一起。这一次,我必须计划我的整个婚礼并亲自挑选礼服。

我一直想在大学工作,所以我在史丹福大学找了一份行政助理的工作。我很快被提升为研究部管理员,并与杰出的教授和教职员一起工作,帮助他们获得课程资助。我做了很多演讲,发掘了自己对公开演讲的热情。我很擅长演讲,而人们也会感谢我,赞美我的自信心。经历几十年来被忽视的歳月后,让一屋子的人听我说话是一种力量。

再婚、读研、发展事业 ……

2020 年,我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帮助人们发展公共演讲技巧。我希望其他人能像我一样找到属于他们的声音。我开始对公开演讲的心理学范畴感兴趣:我们害怕什么?为什么会紧张?去年,我开始攻读临床心理学硕士学位,以便更好地支持人们克服焦虑。

现在,我的生活与我想像的完全不同。我有一个充实的事业,一个了不起的丈夫,一个温暖而充满爱的家和一只狗。我的父母也彻底改变了,无论我和弟妹想做什么,他们都支持我们。我妹妹去圭尔夫大学读本科,四年都住在校园里。她现在正在攻读医学学位。我的一个弟弟决定成为一名演员,我的父母自豪地观看他出演的每一个电视节目。我的另一个弟弟仍在寻找他的理想,而我的父母只是希望他快乐。至于我,我的父母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道歉。 他们谈到我的经历时﹕“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们感谢我为我的弟妹树立了如此有力的榜样。当我看到我的弟妹茁壮成长时,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变得值得。

我认为巴基斯坦社区正在发生一种向接纳和开放的文化转变,尤其是在性别角色方面。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希望国内外的年轻巴基斯坦人能够在不损害与家人和朋友关系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的决定。我热爱巴基斯坦文化给我的一切:对家庭的高度赞赏、强烈的职业道德、勇气和信念。像任何其他文化一样,它也有缺陷。

在我经历了所有之后,我明白一切总有希望:我曾以为我的人生会因为包办婚姻而结束了,后来则以为我的人生会因为离婚而尽毁。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了。

(图片:多伦多生活)  T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150万新移民未来三年抵加 是否会令房价疯狂飙升?

福特:绿带保护区建房 为未来新移民激增做准备!

女网红遭卡塔尔航空指因太肥 要求多付3000美元升级头等舱 

【黑五】Well.ca 上千款商品低至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