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騙局!這個女人把加拿大公司踢出局 業界大佬被玩得團團轉

加拿大都市网

這個10月,Elizabeth Pierce的人生滑落谷底,開始了5年的服刑生涯。曾經的初創公司創始人、女CEO等光環,與她此刻的境遇形成強烈反差。而這一切,都要從極地光纜項目說起。

海底光纜是一項聽起來非常誘人的商業項目,除華為、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頭外,成立於2012年的電信初創公司Quintillion也涉足其中,它的聯合創始人兼CEO名為Elizabeth Pierce。獵雲網報道,Elizabeth之所以選擇海底光纜作為創業項目,主要因為她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阿拉斯加人,深刻地體會過當地糟糕的網絡狀況。

糟糕的情況下看似蘊藏着巨大的商機,在Elizabeth的計劃中,海底光纜和寬帶流量可以賣給阿拉斯加的網絡運營商。不過從整體來看,這是個耗時數年,耗資百億美元的巨大工程。僅是項目的第一階段——在阿拉斯加鋪設光纖,光紙面上計算出的總花費就超過數億美元。

不過Elizabeth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加拿大初創公司Arctic Fibre Inc.也恰好對類似的項目感興趣,創始人是一對父子。Cunningham父子承諾,他們可以籌集到6.4億美元,負責從日本到英國1.6萬公里國際光纜的鋪設工程。而Quintillion要負責阿拉斯加和北極部分的鋪設,雖然距離沒有那麼長,但在氣候惡劣的北極工作,難度極大。

在Elizabeth看來,這個項目雖然很艱巨,但很值得。可在市場分析師和投資者看來,這個項目的難度和前期花費巨大,卻可能沒有辦法換來可靠的、有希望的前景。直到2015年,沒有一家風投願意投資他們的項目。面對這個結果,Cunningham父子提出公司合併,Elizabeth最開始同意了,但最終執行了收購方案,將北極光纖公司的資產納入旗下,並將Cunningham父子踢出了管理層。

之後,在投行Oppenheimer的接洽下,Elizabeth見到了紐約知名私募機構Cooper Investment Partners(CIP)。經過討論,CIP合伙人Adam Murphy表達了有條件的投資意向,前提是Elizabeth拿到一份合同,並且保證一定數目的營收。不過,Elizabeth最終設法說服了Adam,終於在2015年初拿到了CIP投資的1千萬美元。但之後,Elizabeth卻未能如約拿到網絡運營商的合同。在這樣的情況下,Elizabeth想到了一個緩兵之計:她給投資者Adam發了一封郵件,稱電信公司Matanuska Telephone Association的CEO Greg對於簽署合同有點緊張,但態度很堅決。

之後,她砲制了總價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假合同,如一家公司「被同意」在未來20年內不斷增加寬帶購買量,另一家公司「被同意」在一段時間內購買固定的寬帶,無論市場情況如何。這些假合同誤導了投資者,使他們做出了錯誤的判斷。除了CIP,還有另一家法國投行Natixis SA也參與了投資。在近兩年的時間裏,兩家機構向Quintillion投資了超過2.7億美元。

事情敗露後認罪 動機成謎

2016年是Elizabeth的高光時刻。阿拉斯加州長Bill Walker和她一同出席了媒體活動,時任美國聯邦電信交通委員會成員(現任主席)Ajit Pai,甚至飛到美國最北邊的阿拉斯加Utqiagvik市,親自會見Elizabeth,隨後任命她為鄉村寬帶諮詢委員會的主席。

在那段時間裏,她的年收入平均為14.6萬美元,包括薪水和福利。她還和丈夫共同經營一個建造公司,辦公室就在自家車庫,離Quintillion總部不遠。事實上,Quintillion最早就是在她家的車庫裡誕生的。

同樣在2016年,Quintillion正式與知名電信公司Alcatel的子公司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合作,開始了海底光纜的鋪設工程。然而天不遂人願,海床的硬度遠超預期,經常將設備卡住,天氣狀況也不如人意,Elizabeth只好暫停項目,延後近一年再開始。這讓投資者產生了動搖,Adam帶領CIP的投資團隊找到了Elizabeth,想要獲得有關客戶合同的更多資訊,但Elizabeth表示,阿拉斯加人就是不信任外地人,因此最好讓她一個人管理相關事宜。

2017年初,Quintillion財務打算向一個客戶寄出賬單,因為一旦光纜鋪好,客戶就需要按合同打款,購買寬帶。但Elizabeth知道客戶沒有簽過合同,因此是不可能打款的,一旦收到賬單,假合同的事情就會敗露,於是她謊稱客戶的購買計劃有變,強行擱置了賬單的郵寄。這讓CIP等投資者大為惱火,想要讓Elizabeth起訴這家公司,但她對投資者表示,她在跟客戶斡旋,可能會拿到一個更大的合同,可以彌補損失,如果起訴客戶就會破壞努力。憑藉這番說辭,她暫時打消了投資者的顧慮。

不過再怎麼推遲,沒有簽訂的合同也不可能突然就簽好了,Elizabeth的理由也總有用完的一天。2017年中旬,Quintillion的多個「客戶」收到了莫名其妙的賬單。最早跟Elizabeth接觸的Matanuska公司的CEO Greg已經退休,他看到賬單之後表示,他根本不可能向她承諾那麼多錢,這會讓其公司直接破產。

即使是簽過合同的客戶也發現條款被單方面修改過,他們的律師聯繫了Quintillion和CIP進行查證。當CIP員工登陸Elizabeth的谷歌雲盤後發現,裏面的合同都被刪除了,日誌顯示Elizabeth在兩天前移動了78個文件到垃圾箱里。

在CIP律師找到Elizabeth質詢時,她已經雇了律師,除聲稱記不清簽名的細節,還指責CIP律師的問題莫名其妙,並取消了次日的會面。兩天後,Elizabeth通過律師宣布辭職。作為最大的投資者,CIP於2017年9月向美國監管機構彙報了Elizabeth的造假行為。經過半年的調查取證,美國司法部在2018年4月宣布逮捕Elizabeth。今年9月30日,Elizabeth在紐約南區法院認罪,承認犯下一項電信欺詐罪和8項嚴重的身分盜竊罪。在判決書中,法官在綜合考慮一系列證據之後,也無法準確判斷她的動機:「考慮到她成功的職業生涯(在創業之前就有很長的工作經驗)和無犯罪記錄,她的動機成謎。」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季节转换湿度明显改变 要提防两大高发病率皮肤病

杜鲁多出席真相与和解日活动 承认重新建立互信道路漫长

大多伦多地区有女子吃霸王餐 餐馆上传相片呼吁提高警惕

权威经济学家:加拿大将走向严重、不可避免的经济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