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老乾媽如何把5塊錢生意做到37億?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来源:星岛环球网

這是一瓶不可小覷的辣椒醬。北美、歐洲、東南亞、日本、韓國、中國香港、中國台灣……都能見到老乾媽的身影。投資網報道,美國奢侈品閃購電商Gilt更將老乾媽譽之為「全球最頂級的熱醬」,稱其為「教母」。

2013年,老乾媽全球銷售額超過37億元人民幣。很難想像,這艘只做辣椒醬的調味品業「航母」,是個資本市場絕緣體。「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已然成為老乾媽的標籤之一,也讓一眾機構垂涎三尺卻只能望而卻步。

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

「很早之前就有機構在關注了,但是他們(老乾媽)一直閉門不見,走政府渠道也沒用。」北京某投資機構的人士告訴記者。老乾媽確實說到做到,企業經營十餘載,硬是不拿外面1分錢,連僅有的一次銀行貸款,也是熬不過人情「幫襯」而已。

在如今「資本為王」的大環境里,老乾媽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這些年來,有幸邁進老乾媽公司大門的機構,在老乾媽內部人士的記憶中,只有兩家。

「一家北京的,一家香港的,分別是2011年和2012年來的」,當初負責接待這兩家機構的老乾媽內部人士回憶道。因為沒考慮進一步接觸的可能,他甚至已記不清這兩家機構的名稱,來者的名片早已遺忘在某個角落。

他說,「當時他們已經到貴陽了,找到政府,政府的人把他們帶到公司。我們直接拒絕了,沒有這個意向和需求,與他們也沒有什麼可談的,頂多給他們介紹了一下我們公司的發展。」

此外,還有一些機構則是通過貴陽市政府轉達投資的意願。「有一家,政府那面的人給我電話,我直接回絕了。「該老乾媽內部人士告訴記者。而上述北京投資機構人士認為,絕對不只幾家機構,「聽說很多機構都找過貴陽市政府,只是老乾媽不見。」

政府也很壓力「山大」。「見不到公司,機構只能找政府,政府當然鼓勵企業去上市,畢竟貴州的上市公司少得可憐。但企業的工作做不通,老乾媽不要銀行貸款,甚至政府的錢也不要,更不用說外面來的投資機構了。」貴陽一金融從業人士對記者說。#p#副標題#e#

據其介紹,當地不少金融機構都想傍上老乾媽這棵「大樹」,可它就是無縫的雞蛋。「找政府沒用,企業壓根不買賬。政府也知道他們的脾氣,很多意向不用轉達,就直接把機構回絕了。」

與大部分公司不同,老乾媽從不與當地政府拉關係,有底氣便相對強勢一些。「尤其是這幾年公司越做越大,即便是政府的人,想見那幾位高層也很難。」貴陽當地一政府部門官員感慨道。

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上述老乾媽內部人士反覆強調「我們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其表示,公司一直堅持現款交易,而且有多少錢就做多少事,從沒出現過資金周轉困難的情況。「我們沒有這個需求,而且只專註做辣椒醬,不搞其他的,所以沒有跟那些機構接觸的必要嘛。」

完全的家族企業

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不讓別人入股,也不去參股、控股別人。老乾媽就是這樣一個特別的存在。據工商資料顯示,這家年銷售額數十億元的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文中稱「老乾媽」),註冊資本僅1000萬元。

公司成立於1997年10月5日,股東結構極其簡單,只有陶華碧與其兩個兒子。其中,陶華碧僅佔1%的比例,大兒子李貴山持有49%,小兒子李輝2012年5月才入股,持有50%。

如今,陶華碧已不再管老乾媽的具體事務,只掌握大方向。李貴山主管市場,李輝負責生產。在記者採訪時,三人均不在貴陽。李輝告知記者其在外出差,而前述老乾媽內部人士表示陶華碧在重慶。至於李貴山,「我們現在在開拓海外市場,李總(李貴山)常年不在家。」

不需藉助資本的紐帶,僅靠自己強大的現金流,老乾媽的市場越做越廣,北美、歐洲、東南亞、日本、韓國、中國香港、中國台灣……

「可以說,只要有華人在的地方,就有老乾媽。」上述北京投資機構人士說。

「老乾媽是一家非常純粹和質樸的公司,有一個最簡單的商業模式。我覺得這個模式是合理的。」深創投西南大區負責人許翔對記者說。

在許翔看來,企業是千姿百態的,不是每一家公司都適合上市,也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須依靠資本才能做強做大。

與歐洲許多古老的公司一樣,做好產品,恪守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充裕的現金流和強大的品牌效應,便可以支撐老乾媽繼續往前走很遠。

「即便老乾媽願意融資,也不是隨便哪家機構就能出得起價錢,這麼優良的資產,又很賺錢,估值肯定會很高。」上述北京投資機構人士對記者說。

LP的很好人選

「我沒有去找過它。找它的那些投資機構說簡單一點就是想忽悠它上市賺錢,這是很低的理念。人家企業不需要,你就讓它自己生長,不要去打擾人家嘛。」許翔告訴周報記者。

許翔表示,老乾媽是一個很不錯的企業,但並不是一個好的投資標的。他解釋,「發展理念不吻合,而且老乾媽現金流很充足,不缺錢,非得去投資它,那不是浪費社會資源嗎?投資應該是優化社會資源的配置,投給需要的人,投後能產生協同效應,能起到一加一大於二的作用。」

相反,許翔認為,老乾媽現金流充足,是投資人、LP很好的人選。「不過,他們不理解你也很難說服他們。」

據悉,貴陽市政府曾經期望老乾媽能走多元化路線,陶華碧不為所動。「我只曉得炒辣椒,我只干我會的。」這是陶華碧始終堅持的東西,用自己的錢,做自己的辣椒。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皮尔逊机场发生“坠机”?不必担心这只是...

加拿大劳动力严重短缺?统计局最新报告提出质疑

顾客中500万拟休假一年去开飞机

26800毫安超薄充电宝 打折叠优惠券$32.99